公告版位
本部落格文章版權屬於許小嚕所有,聯繫請來信:ryuichiru@gmail.com

行銷相關網誌已搬遷到blogger:小嚕:行銷武士道

  在夢中,我張開我的眼睛。

  眼前一片荒蕪,除了大海以外就是沙子跟石塊,除此之外什麼都
沒有。喔,不,還有我眼前一位老者,他把自己用一種奇怪的披風包
得緊緊的,跟炎熱的天氣非常的不搭。

  「這裡是哪裡?」我問。

  「這裡是地球啊。」老者說,雖然他的臉被一頂大帽子給蓋掉大
半,但是從語調裡還是看得出他對我的問題的訕笑。

  「廢話,」我也對老者不以為然:「我當然知道是地球,問題是
這裡是哪裡?台灣嗎?還是中東?」

  對於我的問題,老者輕挑了一下眼睛,似乎有些訝異。我看著老
者奇怪的打扮,跟四周圍奇怪的景色,比老者還要來著訝異許多。我
明明還記得自己才剛做完實驗,舒適的躺在研究室的躺椅上,把冷氣
開到最大,讓舒適的冷封包裹著自己,打算舒服的睡上一覺,怎麼一
張開眼睛卻掉到這個詭異的地方。

  「台灣……」老者喃喃自語:「好遙遠的一個名詞啊。」

  「遙遠?」

  「記得台灣被淹沒的時候,我才剛懂事呢,現在都已經半隻腳進
棺材了。」

  說完後,老者自顧自的呵呵笑了起來,看著他的似笑似哭的神情
,我更加的茫然,對於這個詭異的地方,奇怪的老者,充滿了疑問。

  「你是歷史學家?」老者瞄了我一眼問。

  「我?」我搔了搔頭:「我只是個研究生啦,也不是讀什麼歷史
的。」

  「喔?」老者又輕輕的挑了一下眉:「怪哉!怪哉!在這個時代
,不是歷史學家卻知道『台灣』的年輕人,真是罕見。」

  對於老者的一舉一動,我只覺得渾身發毛,見老者淨說些我聽不
懂的話,一頭霧水的我一股無名火湧了上來,只覺得天氣的炎熱讓我
口渴的不得了。

  「喂!」我不客氣的對老者說:「有沒有水,我好渴。」

  「水?」老者對於我的要求似乎非常的驚訝,哈哈大笑起來。

  「笑,笑什麼!」

  「這個世界的水,老早就沒人敢喝了,你眼前的那片海水,裡面
都不知道藏了多少的毒素,多少一瞬間就能讓你斃命的細菌。」老者
自顧自的說著:「想試試看嗎?」

  老者像是在開玩笑,但言語中卻又無比的認真,讓我直發毛。見
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老者從他的包包裡掏了一個藥丸交到我的手裡
:「吃了吧,吃了就不會渴了。」

  我手裡捧著老者遞給我的藥丸,遲遲不敢送進嘴裡,老者見我顧
忌的模樣,又是哈哈大笑,接著自己丟了顆藥丸到嘴巴裡:「真是個
怪人,連台灣都說得出來,卻識不得這大家都知道的救命藥丸。」

  對於老者的訕笑,我哼哼兩聲,吞下那顆他口中的救命藥丸。奇
妙的是,吞下他之後,我想喝水的欲望消失了,只覺得喉嚨滋潤,甚
至連原先有些餓的肚子都有了飽足感。

  「這是什麼?好妙!」我驚訝的問。

  「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

  「騙你幹嘛。」

  「在這個沒水沒食物的時代,這是唯一能讓我們生存下去的藥丸
,你不知道是怎麼活到現在的?」老者滿是驚訝。

  「沒水?沒食物?」我更是疑惑:「你都不吃飯?麵?牛排?漢
堡?肉?」

  對於我一連串的問題,老者的臉沉了下來問道:「你到底是誰?
打哪來的?」

  「我來自台灣啊,這裡不是台灣嗎?」

  「台灣早沉了,在北極冰山第一次大融化的時後就消失了,那都
是五十年前的事了!」

  「胡扯!」對於老者的胡言亂語,我越聽越氣:「既然你不想認
真回答我,那我就先走了。」

  我起身準備離開老者所在的篷子,就在我準備走出去的時候,老
者慌張的叫住我:「慢著,你這樣就想走出去,不想活了嗎?」

  「什麼意思?」

  「這顆星球的臭氧層早就都消失了,你沒有穿這種特殊的衣服,
曝曬在陽光底下,想死嗎?」

  「笑話!那麼熱的天氣穿那麼多,我才會熱死,你看……」我邊
說邊往我的手臂看去,不看還好,一看嚇得我完全說不出話。

  只見到我的手臂開始發黑,部分地方也慢慢的出現燒傷後的潰爛
,像是被高溫燃燒過一般。在我驚訝的同時,老者以及他所位於的蓬
子全都消失,只剩下我獨自站立於荒蕪的大地上,直接曝曬於陽光下
的身體如同被火燃燒般的難受,衣服也逐漸被曬出破洞。

  就在這個時候,老者的聲音像是天音般傳進我的耳朵裡。

  「地球就如同你所見,在這幾十年裡被人們不當的濫用、消耗,
已經不再是過去美麗的地球了,經歷幾次冰河融解後,所剩的大地已
經不多了。所有的生物也都因為臭氧的消失,被原先我們賴以為生的
太陽給燃燒殆盡。水?食物?多麼遙遠,令人懷念的名詞,現在能讓
我們維生的就是你剛剛吃下的那顆藥丸,能過的生活,就是在炎熱的
太陽下穿著厚重的維生衣。但是,這樣痛苦的生活也不會再維持太久
了,馬上就是最後一次冰河融化,到了那個時候,所有的痛苦就都沒
了……」

  老者的聲音消失了,只留下我獨自在空曠的大地上忍受陽光的曝
曬,我只覺得全身像是有把火在燃燒一般,最後,忍受不住的我仰天
長嘯。

  「啊!」

  我再次睜開眼睛,眼前是我所熟悉的實驗室,我走到窗戶旁看了
一眼,是熟悉的台灣,熟悉的高雄街頭。我盯著窗外,回想著剛剛的
夢境,思索了一下後,我拿起冷氣的遙控器,按下關閉鍵,接著打開
窗戶跟電風扇,以為持室內通風。

  坐在桌前,我盯著我的電腦,讓窗外吹來的風輕打著我的後腦。
接著,我打開一個空白的文件檔案,慢慢的在鍵盤下敲打著。

  在夢中,我張開我的眼睛……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5904668
  • 很寫實的夢境

    意謂著地球將來的結果。
  • 是啊,當時是想一篇關於環保議題的文章,
    好像有什麼用意來著,忘記了。

    小嚕 於 2008/11/13 00: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