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富貴阿爸宣布不治的當天晚上,我就起身離開台中,獨自一個
人搭上回台北的火車。之所以沒有留到富貴阿爸的喪禮結束,一方面
是因為我還得回學校幫添財辦理喪假的相關事宜,另一方面則是因為
自己沒有把握能夠熬過喪禮的衝擊。

  在回台北的火車上,我又打了一次雪琳的電話,她還是沒有接我
的電話,接著我又傳了封簡訊給她。

  「添財的爸爸剛剛去世了,我們都很難過。」

  傳完訊息後,我把手機放回口袋,頭靠在窗戶上休息著。在得知
富貴阿爸病危到他死去,不過才短短的一天,我卻好像一整個禮拜都
沒有闔眼般的累。我閉上眼睛想讓自己休息一下,卻怎麼樣都睡不著
,很多畫面在腦袋裡盤旋著,添財家人臉上的憂傷,阿郎堅毅的表情
,最後出現在我腦海裡的,是添財最後那個堅定的神情。

  在火車上我回想起添財當時堅毅的那個眼神,我知道他下了一個
決定,我能夠隱約的感覺到,那個決定似乎將會把添財帶離我的身邊


  回到台北已經是半夜,當我回到宿舍的時候,舍監依然是在他應
該在的那個地方守護著宿舍的安全,當他看到我的時候,臉上的表情
有些尷尬,只見他小心的問著:「那個……那位小哥他爹爹還好吧?


  「死了……」

  我簡單的丟下一句話後,便按下電梯的開關,頭也不回的走進電
梯,從電梯的鏡子裡,我看到了舍監驚訝不已的表情。

  那一晚,我又一夜未眠。

  隔天幫添財辦理完喪假事宜後,我沒有去上課,待在寢室裡一整
天,又打了一通電話給雪琳,傳了一封簡訊,聽到一次語音信箱,沒
有收到任何回訊。其實我有沒有回來台北似乎也不是那麼的重要,沒
有心情去上課,寢室裡也空蕩蕩的,聽不到添財那熟悉的聒噪聲。

  添財不在的那幾天,晚上都會打電話來跟我報備富貴阿爸身故後
的一些事宜,從那幾通簡短的電話裡,我再度發現了添財的成長,他
一個人跟阿郎擔起了富貴阿爸身故後大大小小的雜事處理,每天都忙
得不可開交。

  在處理完富貴阿爸的喪事後,添財終於回到學校,只是在經歷過
家庭變故後,添財變得沉悶了很多,每天除了上課以外幾乎沒有離開
過宿舍,在寢室的時候也沒有再玩他以前最愛玩的麻將遊戲。看他那
個消沉的模樣,我雖然不忍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另外,添財在回來以後,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自己一個人躺在床
上,盯著天花板發呆,悶著頭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事。

  這一段時間裡,不管遭遇多少次失敗,我一直持續著打電話給雪
琳,偶爾也會傳簡訊跟她訴說當時的心情。我不知道這樣做有什麼意
義,我只記得添財曾經引述過,富貴阿爸說過的那句話。

  「不管遇到什麼事,有什麼問題,都不要輕言放棄,只要放膽去
衝,一定沒問題!」

  我原本以為我們青澀的大一時光會就這樣結束,當時我想都沒想
到在即將面臨期末考的時候,添財會帶給我另一個衝擊。

  一天傍晚,添財主動邀我去頂樓抽菸。當我跟他兩個人來到頂樓
時,添財卻安靜了好一下子,久久不發一語,我們兩個手上的菸都快
抽完了,他還是一句話都沒有說。我沒有催他,因為從他的臉上我看
到掙扎,他好似在心裡掙扎著什麼似的,表情有些緊繃。

  「對不起……」好一下子後,添財才開口:「現在才跟你說,我
已經辦好休學了……」

  我驚訝的瞪大了雙眼看著添財,完全無法做出反應,等到我回過
神後,想都沒想就抓住他的衣領,把他整個人揪到我的面前。

  「你在說什麼傻話!」我怒道:「沒事幹嘛辦什麼休學!」

  添財堅決的看著我,不發一語。

  「你在擔心家裡的事嗎?」我大聲的吼著:「你忘了你爸說過什
麼了嗎?你辦休學的話,你對得起他嗎?」

  添財還是沒有說什麼,只是一直盯著我看,好一下子後他才緩緩
說道:「我不是擔心家裡的事,家裡的事郎叔會處理好,我根本就不
擔心。」

  「那你幹嘛要辦休學?」

  「因為我要去考醫學院!」

  添財堅定的說著,反而是我愣在原地完全無法反應添財所說的話
在稍微猜測過添財的行為後,我問道:「你以為醫學院很好考嗎?你
幹什麼要那樣做?你是不是把你爸的死都怪罪到自己身上了?就算你
考上醫學院,他也不會活過來的!」

  對於我一連串的質問,添財沒有立刻回答,他先是不發一語的看
著我,接著才苦笑的說:「你問的那些問題,我都沒有想過。」

  我滿是疑問的看著添財,鬆開緊抓住他的手。

  「我只是覺得好不甘心……」添財低下頭來,彷彿在說給自己聽
一般,語帶哽噎的小聲說著:「那個時候我跟在醫生後面跑出病房,
其實是去問關於我阿爸病情的問題。醫生跟我說了好多,我全都聽不
懂他在說什麼,我問了好多問題,問他我爸為什麼會得那種病,問他
我們該怎麼辦才好,我問了好多,好多……醫生也回答了好多好多,
但是我都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我安靜的聽添財說著,做不出任何反應。

  「我很笨,這個你也知道。」添財抬起頭來,用他早已紅腫的雙
眼看著我:「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一樣笨,跟我一樣都聽不懂醫生
在跟他們說些什麼,我想考醫學院的理由沒有那麼偉大,我從沒想過
我要救多少人,我只是覺得我很笨,所以我說的話,再笨的人一定都
聽得懂,我只是想當一個能讓每個人都能清楚的知道,他家人到底生
了什麼病的醫生……」

  添財泣不成聲的說著,我不知道什麼時候眼前也早已模糊。

  「我不知道我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考上醫學院,可能要花個兩年
、三年,甚至四、五年都可能,這些我都知道……」

  「那你知道如果今年你沒考上,就會被抓去當兵了嗎?」

  「那我當完兵會繼續考,直到考上為止!」

  添財突然停止了哭泣,堅定的看著我,他當時的眼神我很熟悉,
就跟他學騎車那時的眼神一樣,那個時候的添財不管跌倒了幾次,不
管摔的有多痛,他都會用相同的眼神爬起來,繼續挑戰。

  突然間,我覺得我根本就不是反對添財休學,我只是不希望失去
他這個朋友,在跟他相處了近一年後,我跟他不知不覺的有了極深的
羈絆。我氣的不過就是,他為什麼能夠那麼輕易的就下決定離開,一
點都沒有考慮到我。

  「你什麼時後決定要辦休學的?」

  「從那天問完醫生後,我就開始想了……」添財說:「只是這幾
天才真的做好決定。」

  「你家的人都知道了嗎?」

  「嗯。」添財點了點頭。

  「你什麼時候要搬走?」

  「郎叔明天中午會來幫我載行李。」

  明天嗎?聽到添財的回答,我心想著原來添財是那麼無情的人,
今天才說再見,隔天就立刻要離開。我苦笑,轉過身去對添財說道:
「那你該把行李收拾一下了。」

  那一晚,我又打了一通電話給雪琳,傳了封簡訊跟她說添財要離
開的消息。那一晚,我跟添財又一夜未眠,我們兩個聊了一整晚,聊
這近一年來相處的時時刻刻,直到東邊的天空微亮,我們還在聊著。
我突然覺得,我們好像不只認識一年似的,怎麼才短短的一年,卻聊
都聊不完。

  直到添財的電話響起,我們才提著他的行李,來到宿舍門口。那
一百零一個阿郎站在宿舍門口,早已開好行李廂在等待著,當他看到
我的時候依然是那充滿活力的招呼。

  待我們把行李放進車廂後,添財叫阿郎先到車子裡等一下。

  「你快走吧!」

  對於我無情的驅趕,添財微微的愣了一下,接著笑著對我說:「
怎麼那麼無情?」

  「開玩笑的……」我苦笑。

  「哈哈!」添財哈哈大笑:「你還是那麼幽默!」

  接著我們都沉默了,我看得出來添財跟我一樣,都捨不得說出那
短短只有兩個字的「再見」。

  「考試加油!知道嗎?」好一下子後,我才對添財說道:「在你
考上之前,都不要跟我聯絡!」

  「蛤!」添財大吃一驚的說:「那可能要好幾年欸!」

  「開玩笑的。」

  「原來是開玩笑的,哈哈!嚇我一跳。」

  「其實我是認真的。」

  「呃!」添財愣了一下:「到底是真的還假的。」

  對於添財那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我大笑不已的說:「開玩笑的
啦!有空的話記得打電話給我。」

  「嗯!」添財用力的點了點頭:「你有空也要來我家玩啊!下次
我帶你騎牛到村裡逛逛!」

  「好啊!我要騎哞哞子。」

  說完後,我跟添財兩個人都哈哈大笑,但是就是無法說出「再見
」,直到我的手機響起。我從口袋裡拿出手機,當我看到螢幕上顯示
的名字後,愣在原地久久做不出反應。添財見我反常的舉動,也湊上
前來看著我的手機螢幕,他的反應比我還要來得大,只見他整個人都
跳了起來。

  當時手機上正顯示著「我對不起的雪琳」。

  就在我猶豫著該不該接的時候,添財咧嘴笑著對我說:「我就說
吧,一定沒問題的!時間也不早了,我該走了,等我到家後再打電話
給你吧。」

  我點了點頭,微笑的說:「再見。」

  最後,我們還是說出了「再見」兩個字,我看著添財不停的在車
內揮舞著他的手,看著添財他們家的賓士車駛離宿舍前的巷子。我這
才拿起我的手機看了看,只是雪琳早已把電話掛斷。

  我盯著毫無動靜的手機發呆,添財曾經在醫院裡跟我說過的一句
話竄進我的腦中。

  「只要你自己不輕言放棄,總有一天她一定會懂的。」

  我的腦袋反覆播放著添財說的那句話,在找到雪琳的電話後,我
按下手機的通話鍵。



                         -End-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