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醫院的那一晚,我跟添財一整夜都沒有闔眼。一方面是為了讓
添財的媽媽跟阿郎能好好的睡一覺,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我跟添財燈完
全沒有睡意。一整夜我們兩個人無言的坐在親屬休息室對望,臉上的
表情都擔心著加護病房內隨時會有讓我們心痛的消息傳來,想抽菸的
時候就輪流出去。

  那一晚,我跟添財兩個人都抽掉了一整包的菸。

  隔天近中午,我跟添財終於能夠進入加護病房探視富貴阿爸,我
們先是在外面先小心的穿好隔離衣跟口罩後,才拖著沉重疲累的腳步
慢慢的走向富貴阿爸的床位。加護病房內雖然由於管制,所以不像家
屬休息室內有那麼多的負面情緒,但是卻多了一份讓人窒息的壓迫感
,身上的隔離服跟臉上的口罩也帶給我們無比的緊繃。病房內的醫生
跟護士每個人也似乎都繃著神經,隨時注意著病人的情況。

  富貴阿爸依然是處於昏迷狀態,他的身上插了很多監測用的管線
,臉上也擺滿了維生裝置。添財走到富貴阿爸的身旁叫喚著,他卻一
點反應都沒有,我不發一語看著躺在病床上動彈不得的富貴阿爸,現
在的他不能喝他最愛的茶,不能抽他最愛的菸,甚至連睜開眼睛看一
眼他最愛的兒子都辦不到。

  添財則是一直在富貴阿爸的耳邊不停的說著,雖然因為口罩的阻
隔而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我想當時的添財臉上應該是帶著笑容,因
為他所說的那些話,全都是我們在學校所發生的一些趣事。

  我沒有說些什麼,只是站在添財的身邊安靜的看著,直到負責照
顧富貴阿爸的那個護士走到我們的身邊時,我才發現探病的時間已經
到了,於是我拍了拍添財的肩膀,對他示意該離開了。

  我原先以為添財會賴在這裡好一陣子不肯離開,想不到他卻完全
出乎我的意料,只是在富貴阿爸的耳邊小聲的說道:「阿爸,你先休
息一下,我等下再來看你喔!」

  說完後,添財立即轉過身來,眼中帶笑的對我說:「走吧!」

  我呆愣的看著添財,鼻頭有股酸澀感,我轉身對護士問道:「不
好意思,可以讓我再跟病人說幾句話嗎?」

  聽到我的要求,護士的眼神裡充滿了不解,她或許是在疑惑,我
們兩個跟個陷入昏迷的病患到底有什麼話好說,只是她質疑歸質疑,
還是同意了我的請求。

  在得到護士的首肯以後,我走到富貴阿爸的身旁,微笑的對他說
:「阿伯,添財已經長大囉!他已經不是之前那個任性不懂事的小孩
子了,你都感覺到了吧?」

  富貴阿爸當然是沒有對我所說的話作出任何的反應。雖然沒有接
收到任何的回應,但我還是自顧自的接著說:「雖然我曾經暗自發誓
,要是在跟你一起上牌桌,我就變成你家豬舍裡的豬,但是我現在卻
好懷念跟你們一起打牌時的開心,什麼時候要再來開桌啊。」

  在說完我想說的話後,我又盯著富貴阿爸看了一下,他的雙眼依
然是緊閉著。後來,直到護士又跑來趕人,我才不得不將我的目光從
富貴阿爸的身上抽離,跟添財兩個人準備離開加護病房。

  只是在把目光抽離富貴阿爸的那一瞬間,我似乎看到了他在氧氣
罩裡的嘴唇微微的上揚,就像是在微笑似的。當時我心想,或許是錯
覺吧,就沒有跟添財說些什麼。但是就在我們即將步出加護病房的時
候,突然有一名護士跑向我們,說了一個讓我們意外不已的消息。

  富貴阿爸醒了。

  聽到富貴阿爸脫離昏迷的消息,我跟添財兩個人都雀躍不已,恨
不得馬上衝過去看他,只是那名護士要我們先到外面等候,等醫生檢
查沒問題,確認脫離險境後,會把富貴阿爸移到普通病房裡。

  我們一步出加護病房,立刻就把那天大的好消息讓添財的媽媽還
有阿郎知道,只見阿郎高興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是拚命的笑著。
而添財的媽媽高興到流出眼淚,直說著「阿彌陀佛!佛祖保佑!」

  過了一會兒,富貴阿爸果然移出了加護病房,轉到之前住的癌症
病房裡。當時的他躺臥在病床上,讓醫生為他做更進一步的檢查,在
確認一切沒問題後,醫生又對我們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接著才離開
病房。醫生前腳才剛離開,添財就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後腳跟著跑
出了病房,留下一旁的我錯愕的站在病房裡,就在我想跟出去看看是
什麼情況的時候,富貴阿爸突然出聲叫住我:「肖年欸,你怎麼也來
了?學校那邊不要緊嗎?」

  「沒差啦!」我笑了笑。

  「老闆!」一旁的阿郎開心的說:「他跟小老闆一聽到消息,立
刻就趕來看你了捏!這個肖年欸還真的是個好人,小老闆能跟他當朋
友真是太好了。」

  「你還敢說!」對於阿郎的話,富貴阿爸不但沒有附和,反而怒
目相視的罵道:「我不是跟你們說過不要讓添財他們知道我住院的事
嗎?如果耽誤到他們的學業怎麼辦?」

  阿郎被富貴阿爸這麼一罵,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低著頭好像
犯了什麼滔天大錯一般。我則是一旁打著圓場說:「沒關係啦!反正
快考試了,課也幾乎都上完了,而且我覺得你住院的事,添財有權力
知道啊,你就不要責備郎叔了。」

  「呵呵!」富貴阿爸聽到我的話,微微一笑:「讀書人說話就是
有說服力,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話才好!」

  看到富貴阿爸笑了,阿郎緊張的表情終於稍微和緩,病房內的氣
氛也輕鬆了許多。我靜靜的看著微笑不已的富貴阿爸,當時的他看起
來還是有些疲憊,跟過去那個精力十足的模樣比起來相差很多,讓人
有些不忍。但是我轉念一想,至少他是醒過來了,比起之前昏迷不醒
,完全無法做出反應要來得好多了。

  「添財呢?」富貴阿爸問道:「他怎麼出去了那麼久?」

  被富貴阿爸這麼一問,我才想到添財還沒有回到病房,阿郎一聽
到富貴阿爸在尋找他的乖兒子,連忙起步想到外面去尋找添財。我把
阿郎拉住,對他說道:「我去找吧。」

  我才剛走出病房,就看到添財出現在走廊的一頭,慢慢的向病房
走來,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當時的他表情甚至比起富貴阿爸還在昏
迷的時候還要難看。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