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們大一即將結束的時候,添財他們家傳來了讓我們震撼的消
息。

  當時已經是傍晚,添財的手機響起,他接起電話後先是開心的對
電話那頭打著招呼,我看他講電話的模樣,心想應該是他們家裡打來
的。只是那通開心的談話沒維持多久,添財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講到
最後甚至紅了眼眶。

  等他掛斷電話後,我湊上前去詢問發生了什麼事,只見添財擤著
鼻涕,哽咽的說:「郎叔剛剛打電話來說,我阿爸住院了,剛剛醫院
還發了病危通知。」

  聽完添財的話,我感覺到整個人像是被丟到真空裡一般,四周的
聲音都不見了。負責收藏回憶的抽屜被打開,之前在添財他們家的那
一段記憶掉了出來,我回想起了跟富貴阿爸相處的那一段時間。

  我回想起第一次看到富貴阿爸時,把他當成流氓的驚訝;回想起
富貴阿爸得知我的身分後對我的殷勤;回想起他聊到茶道時那認真的
模樣;回想起他在牌桌上那差到不行的牌品。

  我也回想起跟他抽菸的時候,他那個有點離譜的咳嗽;回想起他
後來跟我抱怨著,因為身體有些毛病而不能抽菸的痛苦。

  最後,我想到了他後來跟我說的一些話,想到了他對添財的關愛
跟擔心。

  我猛然上前把呆坐在床上,茫然失措的添財拉起,連東西都沒有
收拾就往外跑去。當時的時間早已經是宵禁時間,所以當我們跑出電
梯的時候,舍監立即跑到我們面前擋住我們。

  「小哥啊!這麼晚了你們要去哪?」

  「滾開……」我冷然的回道。

  「不行啦!現在放你們出去的話,俺會被罵死的!」

  「我說……」我忍住怒氣:「滾開!」

  被我這麼一吼,舍監愣了一下,接著也不客氣的回道:「不可能
!你這兔崽子他奶奶的是什麼態度,格老子的俺今天怎麼樣都不會放
你們離開宿舍!」

  「他爸爸剛剛被醫院發病危通知了,快要掛了!」我大聲的對舍
監吼著:「我叫你滾開!聽到沒有!」

  舍監聽到我的話愣了一下,完全沒有回應,我索性乾脆用力推開
他,拉著添財往外跑去。跑到宿舍外後,我立即招了台計程車坐了上
去,在上車後我才稍微冷靜下來,也到那個時候我才發現,我的眼淚
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流了下來。

  我們搭上了最後一班前往台中的火車,在火車上我跟添財不發一
語的坐著,他一直都是一個茫然的模樣,相較於他,我則是慌張不已
。雖然富貴阿爸就醫的醫院位於台中,跟雲林比較起來有比較近,但
是在現在這個時刻,再多一分鐘的等待對我們來說都是煎熬,我看著
車窗外一片昏暗中一個個路燈閃過,心裡希望著能夠快一點到達醫院


  到達台中車站之後,早已接到通知的阿郎已經在車站外等我們,
我們連忙上車,在阿郎的帶領下來到富貴阿爸所在的醫院。富貴阿爸
當時人正在加護病房當中,我們到達的時間並不能探病,所以只能先
前往加護病房外的家屬休息室。當添財他媽媽一看到我們,整個人像
是得到了什麼依靠似的緊抱著添財痛哭,添財也不能自己的哭著。我
到了醫院之後反而變得比較冷靜,對阿郎詢問著富貴阿爸的病情。

  只見阿郎面帶憂愁的說:「其實老闆去年就診斷出罹患肺癌了,
還是末期,只是他怕小老闆擔心不肯去讀大學,所以一直都沒有讓他
知道。」

  我不發一語的看著阿郎,同時對於他所說的話有些驚訝,想不到
富貴阿爸罹患的是肺癌。我呆愣在原地,想到了我給富貴阿爸的那一
支菸,一股罪惡感突然湧現。

  「原本想說可以多撐一下的,老闆這一年來也都很注重養生,怎
麼知道那麼快就……」

  阿郎說到此,突然停頓下來,我看得出來他一直強忍著自己的悲
傷。雖然不知道他在添財他們家工作多久了,不過看他對富貴阿爸那
個忠心的模樣,想必他們兩人的感情一定非常的深厚。但是他為了不
讓家裡的人更加的傷心,他只能強忍住自己的悲傷,努力的振作起來


  「那現在的情況呢?」

  「我們也不知道,老闆陷入昏迷以後就送進加護病房了,一直到
現在都沒有什麼消息。」

  我沒有再問什麼,心想著不要再增加他們的煩惱或許會比較好,
於是坐到添財他們附近的一張椅子上,看著周圍的一切。由於是加護
病房家屬休息室的緣故,所以這裡的人所等待的都是陷入危險中的親
人或朋友,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一抹憂傷,有的人甚至眼淚沒有停過


  或許是感染到周圍的悲傷氣氛,我的心情更加的沉重。不知道為
什麼,這個時候我突然很想聽聽雪琳的聲音,於是我起身走到休息室
外,也不管現在時間已經多晚了,我拿起手機直接撥出電話。

  當然最後還是接進了語音信箱,會得到這樣的一個結果我並不意
外,我苦笑,把手機放回口袋。就在我悶到犯菸癮,想到外面抽根菸
的時候,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我轉過頭去,只看到添財站在我身旁
,苦笑的看著我說:「陪我去抽根菸好嗎?」

  添財說完後,也不等我回應就自顧自的走去,當我們走到醫院外
的時候,添財點燃了菸,吸吐了一大口後才對我問道:「你剛剛又打
電話給雪琳了嗎?」

  我點了點頭。

  「她有接嗎?」

  我苦笑,搖了搖頭。

  「可能是因為晚了吧,她說不定睡了。」添財安慰著我:「你不
要想太多啦!」

  我微笑,點了點頭。

  「我阿爸跟我說過……」添財掛著笑容對我說:「不管遇到什麼
事,有什麼問題,都不要輕言放棄,只要放膽去衝,一定沒問題……


  我不發一語的看著添財。

  「你是一個很好的人!」添財堅決的看著我:「我相信雪琳一定
也這麼覺得,只要你自己不輕言放棄,總有一天她一定會懂的。」

  聽完添財的話後,我微笑的點了點頭。添財則是熄掉他手上快抽
完的菸,立即又點燃一根。

  那還是我第一次,看到添財在短時間內連續抽了兩根菸。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