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再回包廂裡,在雪琳哭著跑走後,我站在原地好一陣子都
無法做出任何反應,直到意會到雪琳真的離開了,已經不知道過了多
久。我直接起步往出口的地方走去,不打算再回到包廂,因為來這裡
的意義似乎都已經沒了,現在的我也一點沒有想唱歌的意思。

  正當我走到包廂外的路口時,後方傳來了一陣熟悉的叫喚聲,我
轉過身去只看到添財站在包廂的門口。

  「雪琳咧?」添財向我跑了過來。

  「走了……」

  「走了?」添財驚訝的說:「那你有跟她把話說清楚了嗎?」

  「沒有……」我無力的說:「她叫我不要過去,然後她就離開了
……」

  添財大概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沒有再問什麼,只是自顧自的
往門口處走去,他走沒幾步又回過頭看了看我說:「怎麼還站在那邊
?走啦!」

  我疑惑的看著他。

  「你不是打算要走了嗎?」

  「嗯……」我點了點頭:「你不繼續唱嗎?」

  「不用了啦!」添財搔了搔頭:「他們唱的那些流行歌我又都不
會!」

  說完後,添財又自顧自的走去,我則是呆呆的看著添財的背影好
一下子,才跟了上去。他不是一個擅於說謊的人,所以我很輕易的就
看穿了他剛剛那些話,不過是說來安慰我的。其實添財一直都很融入
包廂裡一大群人一起同樂的氣氛,之所以會決定提前離開,不過就是
為了我,為了不想讓我自己一個人孤單的離開。

  「我們去商圈逛逛吧!」

  在走到我們停機車的地方後,添財跟我建議著,我則是疑惑的看
著他,畢竟這還是頭一次他主動邀我去逛街。或許是看到我眼神中的
疑問,添財才補充道:「我想去買幾頂帽子來戴戴,那些女生說我戴
帽子的話應該會很好看!她們說的是什麼卡……卡什麼帽……卡撐帽
嗎?」

  「卡車帽……」

  「對啦!就是卡車帽!」添財哈哈大笑:「我想說你的眼光比較
好,所以想找你跟我一起去看一下帽子。可以嗎?」

  我點了點頭。

  在得到我的首肯後,添財高興的咧嘴笑著,立刻騎上他的機車,
直催促著我。自從上次在商圈遇到招弟,然後發生了那一些亂七八糟
的鳥事之後,我們就再也沒有到過商圈。一方面是由於不想讓添財觸
景傷情,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後來我自己跟雪琳的關係也變得越來越僵


  不知道為什麼,在前往商圈的路上,一直有一股莫名的不安籠罩
著我,總覺得好像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似的。於是在停紅綠燈的時候,
我對添財試探性的問道:「我們要不要先回宿舍,改天再去看帽子?


  「為什麼要改天?」添財露出疑惑的表情:「我今天就想買帽子
欸!」

  眼看添財敗家的欲望如此的強烈,我也不方便再潑他冷水,只好
安慰自己,一定是我想太多了。

  只是我那從來都沒有背叛過我的第六感,這一次依然是很忠誠。
就在我跟添財在一間美式的潮流店敗完家,正打算要到其他地方逛逛
的時候,突然看到前方聚集了一大群的人潮,還傳來一陣陣男女的爭
吵聲。我原本不打算搭理,哪知道添財那個好奇寶寶竟跑了過去跟著
湊熱鬧,我無奈何只好跟了上去。

  當我走過去,想拉添財離開的時候,耳邊竟傳來了一個我再熟悉
不過的聲音,我不用往聲音的出處看去,光看添財難看到不行的表情
,我就知道我的猜測沒有錯。這些聚集於此的人潮全都是在看熱鬧,
看的是正中央一對正在爭吵的男女,那一對男女正是上次跟我們在茶
坊起爭執的那一對狗男女,招弟跟她的某一個男朋友。

  招弟這個三八面對著那名男子,一點招架之力都沒有,只能逞逞
口舌之快。至於那個男的,看不出來他一個斯文樣,對付起女生來卻
一點都不手軟,只見他把招弟的肩膀抓著,拚命的往一間歇業中店面
的鐵門上撞。

  「妳竟然敢在外面還給我有別的男人!」男子怒吼。

  「關你屁事啊!」招弟拚命的掙扎,想擺脫男子的箝制,「你放
開我!很痛欸!」

  「什麼叫『關我屁事』?」男子的怒火似乎更大了,只見他抓住
招弟的那隻手正顫抖著,「我花了多少錢在妳身上!妳竟然敢給我在
外面還有別的男人!」

  「你有資格說我嗎?」招弟一點愧意都沒有,還囂張的回話:「
你有本事就跟你老婆離婚再來跟我談這個吧!」

  招弟的話像是顆炸彈似的轟炸開來,在場許多人的臉上都露出了
驚訝的神情,許多人開始對眼前的這對男女議論紛紛。我不知道招弟
說那番話的目的是什麼,或許她只是純粹的想出一口氣,但是那並不
是一個明智的決定,因為那個男子很明顯的完全被惹火了,只見他滿
臉通紅,空出來的左手緊握著在顫抖,完完全全就是惱羞成怒的模樣


  「真是什麼人養什麼狗。」

  我在心裡想著,打算趕快離開,以免被招弟那個死三八發現,被
拖進這灘渾水。但是身旁的添財似乎跟我有著不同的想法,他的眉頭
深鎖,似乎在盤算著什麼。

  添財的表情似乎在告訴我,他隨時都可能會衝出去。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