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要去唱歌,添財一大早就起來打扮,只見他把一大坨髮蠟抹
在自己的頭髮上,抓了半天抓不出一個造型,到最後連我都看不下去
了,乾脆把他的頭整個抓過來,用我純熟的技術抓個幾下,立刻就抓
出了一個再適合嘻哈風不過的帥氣髮型。

  「帥吧!」我得意的說。

  只見添財滿意的左看右看,又把頭湊近鏡子看了好一會兒後才滿
意的說:「好讚喔!」

  我沒說什麼,只是笑了笑,接著隨便套了件襯衫跟牛仔褲,頭髮
也懶得整理,用我的手隨便梳理一下就打算出門。我從全身鏡裡看了
看自己,又看了看站在我後方的添財,無奈的笑了笑。想不到一開始
教添財怎麼穿衣服打扮的我,現在對於打扮竟然比添財還要來得隨便


  當我背上我的包包,準備要出門的時候,添財還在那邊左摸一下
頭髮,右整理一下衣服。眼看著時間就快來不及了,我才催促著添財
趕快出門,他才停下不斷意淫著自己的行為,溫溫吞吞的做好出門的
準備。

  當我們到達 KTV的時候,遠遠的看到一堆熟悉的面孔站在門口處
,這時我才感覺到不對勁,因為人群之中有很多是之前跟我們聯誼的
那些女生,我這才想到班上的男生有很多都一直有在跟她們班的女生
聯絡,心想著莫非這次的唱歌約目的是要延續上次的聯誼。

  不過這個出乎意料的發展,卻讓我升起了一股希望,我在心裡希
望著,希望著今天能夠遇到雪琳。

  上天似乎還沒有打算放棄我,在我跟添財停好車走近人群時,我
果然在對方女生的人群裡看到雪琳的身影。雪琳也發現了我,只見她
很明顯的愣了一下,接著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我感覺得到她似乎有離
開的打算,只是在跟她們班上的同學交談後,她似乎打消了離開的念
頭。

  只是我的立場反而變得有些尷尬,因為她們班的女生好像都對我
有敵意,有的人甚至毫不客氣的瞪著我。

  我一度有打算直接轉身離開,但是轉念一想如果就這麼走掉了,
接下來能夠遇到雪琳的機會就更是微乎其微了。於是我硬著頭皮留了
下來,打算找機會跟雪琳把話說清楚。

  包廂裡的氣氛其實很融洽,連添財都跟對方的女生都處得非常的
愉快,唯一一個格格不入的人無非就是我。我一個人坐在座位上,除
了添財跟班上的男生外,我沒有跟任何的女生有交談。添財問我怎麼
都不說話,我沒有回答,只是無奈的笑了笑,心想著當初我還是班上
的男公關,沒想到今天會是這樣的情景。

  我一直盯著雪琳看,等待能夠有跟她單獨交談的機會,只是雪琳
似乎一直不肯給我機會,她離開座位的時候,身邊總是跟著其他的女
生。我等待了好一會兒,等到自己都想放棄,心想著乾脆離開算了。
添財似乎也看出了我的窘境,他沒有說什麼,只是沒過多久,我就收
到他傳來的訊息。

  「傳簡訊給她啊!如果是訊息的話她就只有打開才會知道是誰傳
的!」

  我呆愣的看著那封簡訊,心裡訝異著為什麼我之前完全沒有想到
這個方法,竟要等到添財來教我。我先是小聲的跟一旁的添財道謝,
接著走到包廂外,傳了封簡訊給坐在我正對面的雪琳。

  「我想跟妳說,對不起!希望妳能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解釋清楚
,求求妳。」

  訊息很快就傳到雪琳的手上,當我回到包廂的時候,她手上正拿
著手機,表情看起來有些複雜。她沒有回我的訊息,只是在看完簡訊
後把手機放回包包裡,接著很小聲的跟一旁的朋友說了幾句話。只見
她說完後,她身邊的那個女生突然站了起來瞪視著我,我心想著她該
不會打算直接對我開嗆一些像「負心漢」之類的話吧。

  她並沒有這樣做,只是大聲的詢問在場的大家能不能讓她們插播
一首歌。在得到大家的同意後,她立即到點歌器旁按了按,接著螢幕
上出現了斗大的字寫著「已為您插播日光機場」。看著螢幕上浮現的
那些字,我心想著這首歌莫非就是雪琳要給我的回應,突然絕望感又
油然而生,對於這首歌我再熟悉不過了。

  日光機場悲淒的前奏沒過多久就在包廂裡環繞,全場似乎也感受
到了歌曲的情境,說話的人逐漸少了起來,大家都安靜的等著,似乎
都在等待著麥克風的主人發聲。

  雪琳的歌聲很好,真的很好,完全將歌曲的意境表達的淋漓盡致
,但是也因為這樣,她所唱出來的每字每句都像刀一樣狠狠的割在我
的心頭。雪琳在唱歌的同時,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過我,她的眼神就
如同歌詞般的悲傷,完全沒有溫度的一雙眼睛沒有任何阻礙的直接看
著我的雙眼,我也直接的接收了她的悲傷,沒有任何的逃避。

  或許是被歌曲的情境感染,在場有些女生的眼眶已經泛紅,我的
身邊也傳來了一陣啜泣聲,是添財,他早已經淚流滿面,哽噎的說著
:「雪琳好會唱歌喔……嗚……嗚……」

  「從雲端到路上,從糾纏到離散,有緣太短暫,比無緣還慘。從
昨天到今天,從今天到明天,時間原來是欺騙……」( 日光機場,原
唱許茹芸,作詞許常德,作曲郭子,編曲涂惠元。 )

  雪琳用悲傷的語調唱著,每字每句都唱進我的耳裡,刺進我的心
裡,我感覺到心臟彷彿糾結在一起般的難受,鼻頭開始酸澀,視線也
變得越來越模糊。終於,歌曲的尾奏出現,大家的掌聲開始此起彼落
的響起,在掌聲中雪琳站起身來,頭也不回的跑出了包廂。一見雪琳
離開,我沒有多加遲疑也跟著跑出去,在離開包廂後我立刻發現了她
的身影。

  「雪琳!」我大聲的呼喊著。

  雪琳停下了腳步,低著頭站在原地,就在我想走上前去的時候,
她突然大聲對我喊道:「不要過來!」

  我停住了我的腳步,呆愣的望著雪琳,只見她慢慢的抬起她的頭
,用早已哭紅的雙眼看著我,顫抖的說:「不要過來……」

  雪琳的眼淚跟拒絕的話語,就像是一顆炸彈轟炸在我身上一樣,
讓我停止了任何的行為能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從我的視線中離開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