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添財老家的生活非常的悠閒,或許這是鄉村的最大好處,泡完
茶之後,富貴阿爸叫添財帶我到附近逛一逛,於是乎添財帶著我來到
他們家的畜牧場。

  我看到了好久不見的哞哞子,添財一看到牠還是不免俗的給了一
個大大的擁抱,我則是蹲在哞哞子的面前,把我的手攤平對牠下達握
手的命令。不過看來牛果然不像狗那麼受教,哞哞子也不知道是聽不
懂握手是什麼意思,還是根本不想鳥我,腳連動都不想動一下。於是
我放棄,拖著添財繼續往下走,添財則是依依不捨的望著供他喝奶到
大的哞哞子看著,眼眶泛著淚光。

  接著,我還看到傳說中那隻名為咩子的羊,當牠看到我們的時候
,竟用非常挑逗的眼神看著我,害我嚇得連忙拖著添財離開羊舍那個
見鬼的地方。

  然後我還看了咕子、呱子……一堆有著啊薩布魯怪名字的動物,
這樣晃一圈下來,我終於忍不住對添財提出我的疑問:「你家的動物
為什麼都只有一隻有取名字?」

  「因為只有牠們是我的朋友啊!」

  「啥咪朋友?」

  「我都會跟牠們聊天啊,要其他動物幹什麼的話,也只要跟牠們
說就好啦。」

  我無言的看著添財,心想著他把自己當泰山不成。

  然後我們還到添財他們村裡晃了一圈,添財興高采烈的跟我說著
他曾經在這個地方幹過些什麼事,那個地方又曾經有過什麼好吃的東
西。我們這樣一直逛著,直到一棵很大的樹下時,添財猛然停下了他
的步伐,盯著樹幹上一處不放。

  「怎麼了?」我問。

  添財沒有回答我,依然是盯著樹幹不放,表情看起來很無奈。我
這才發現到添財的不對勁,於是我順著添財的視線往樹幹上看去,這
才發現了讓添財失常的原因。

  樹幹上刻了一個很多人小時候都刻過的圖案,一把畫風簡陋到不
行的傘下面分別寫了兩個名字,添財跟招弟。這兩個看起來在這個村
莊裡其實普遍到不行的名字,當它們放在一起的時候,看在我們的眼
裡就是格外的刺眼。我轉過頭去看了看添財,此時的他又露出了之前
我常看到的那個神情,我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問:「幹什麼發呆
?」

  「沒什麼……」

  雖然添財嘴巴上說沒什麼,但是他的模樣卻把他出賣的很徹底,
我看添財不願意承認他的失敗,不願意承認他還是無法擺脫招弟給予
他的陰霾,我也不想直接點破他。我沒有說什麼,隨手拿起地上一顆
石頭,用力往樹上刮了幾下,把樹上那個礙眼的圖案刮得一乾二淨。

  雖然那棵樹很可憐的被我這個沒公德心的人給刮掉了一大片,但
是現在的它看起來卻比之前還要順眼多了。接著我走到添財的身邊,
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說:「你還說這個村莊很純樸,怎麼卻有人
那麼沒公德心的把樹皮給刮掉一大片!」

  添財聽了我的話後,慢慢的抬起頭來看了看把他打進惡夢的那塊
樹皮,當他看到那已經被刮成一片空白的樹幹時,張大了嘴巴一副不
可置信的模樣。我沒有說什麼,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反而是添財的
反應讓我有些驚訝,他突然很用力的抱住我。

  被他突然這樣一抱,我硬生生的愣了一下,接著才回過神想推開
他,只是就在我想推開他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了添財的哭聲。想不
到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竟然會出現在添財的老家,曾經兩小無猜
刻畫下的痕跡讓添財徹底的崩潰了。我沒有再做出想推開添財的舉動
,讓他在我的身上徹底的發洩,雖然這個經驗對我來說非常的噁心。

  添財發洩的時間非常的長,我也不方便打擾他,只好這樣讓他抱
著。只是隨著時間一長,我開始懷疑我這樣的決定是不是正確,尤其
是當有當地居民走過我們身邊,驚訝的大叫「夭壽喔!」的時候。

  好不容易添財終於發洩完了,我都懶得算他到底窩在我身上哭了
多久,只知道原本藍色的天空都已經變成一片紅暈。

  「幹!你還真是會哭!」

  「嘿啊!」添財還停不下眼淚,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我小時候
就很愛哭了。」

  「死娘娘腔!」

  「哈哈!」添財終於破涕為笑:「雪琳也是叫我娘砲欸!」

  添財竟然很該死的提到了雪琳。

  他說完後看到我突然垮下的表情,才發現不對勁的趕緊用手摀住
自己的嘴巴,我沒有說什麼,只是自顧自的往回程走去。添財也隨後
跟上,跟在我的身邊小心的走著一直在注意我的情況,從臉上緊繃的
情形來判斷,我現在的臉色一定非常的難看。

  我們一直沉默的走著,直到快要到他家的時候,添財才小聲的說
:「對不起……」

  「幹嘛道歉?」我盡力的扯起微笑,對添財說:「把你的眼淚擦
乾,而且你的眼睛好腫!」

  說完後,我又努力的扯起微笑,想試圖讓添財釋懷一點。我想添
財應該接收到我的善意了,他也綻開了笑容,雖然當時的我笑得比哭
還難看。

  回到添財他們家後,飯桌上早已擺滿了整桌豐富的菜,富貴阿爸
也早已坐在主人位上大聲的吆喝著:「肖年欸!吃飯喔!今天特地為
了你加菜!」

  接下來的晚餐又是讓我驚嘆的一餐,想不到添財他們的晚餐吃得
是很多人過年過節的時候才會吃到的東西,桌面上擺了龍蝦、鮑魚、
跟魚翅,還有一些像是法國料理的餐點,這一桌可以說是中西合璧的
滿漢全席。

  吃完這一頓豐富的餐點後,我突然菸癮犯了,站起身來不好意思
的說:「不好意思……我想到外面抽根菸。」

  就在我站在添財他們家門外,一邊享受著鄉村晚間的好空氣,一
邊破壞著鄉村夜間的好空氣的時候,後面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我轉
過頭去看了看,只見富貴阿爸穿著輕便的服裝向著我走來。

  他走到我的身邊,小聲的對我說:「肖年欸!菸來一支吧。」

  我拿出我的菸盒,遞給富貴阿爸,待他刁起菸後又幫他點燃。富
貴阿爸用力的吸了一口菸,痛快的吐了一口,看他的享受的模樣,我
在心裡納悶著為什麼添財他爸抽個菸還要跑到外面來。

  不等我發問,富貴阿爸自己便自顧自的像是抱怨似的對著我說:
「吼!林北已經很久都不能盡情抽菸了,自從之前身體出了些問題以
後,孩子的媽就不准我抽菸了,偏偏我又菸癮大,常常都偷買菸抽。


  說完後,富貴阿爸豪邁的笑著。

  「你跟添財兩個人很好吼!」

  我點了點頭。

  「看到你們這樣我就放心了……」富貴阿爸語重心長的說著:「
這個孩子從小就孤僻得很,沒什麼朋友,我們還擔心他一個人出去讀
書會不會被騙,還好他遇到你。」

  我笑了笑。

  就當我們一老一少站在外面悠閒的抽著菸,破壞空氣的時候,後
面又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富貴阿爸一聽到腳步聲,嚇得連忙把手上的
菸丟到地下,用力的踩了幾下。我轉過頭去看了看,只見添財傻笑的
對我們說:「我們來打麻將好不好?」

  「賀啊!」富貴阿爸大笑說:「肖年欸你會不會打牌?」

  我點頭,接著豪氣的說:「我是自摸王。」

  「讚!」富貴阿爸豪氣的笑著:「氣勢讚!」

  添財一聽到能打牌,立刻開心的跑進屋裡,想必是去準備牌桌了
。我丟掉手上所剩不多的菸蒂,正想進屋的時候,富貴阿爸突然拉住
我的手,小聲的對我說:「肖年欸,我身體不舒服的事情你就不要跟
添財那孩子說了,我希望他好好的讀書,不要擔心家裡的事。」

  我點了點頭。

  見我給了承諾後,富貴阿爸笑著攬住我的肩膀,跟我走進屋內。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