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財他們家真的很大,雖然常常聽他訴說他們家的碩大,但是真
的是百聞不如一見,真的親眼所見的時候,那種震撼真的是非常的驚
人。

  第一次去他家,是在我們大一過了一半的時候。

  就在我們考完大一期末考的那一天,回到寢室後我們都忙著整理
自己的行李,打算回家過大學生涯的第一個寒假。我們兩個都沒有聊
些什麼,只是自顧自的整理著自己的衣物,這樣的低氣壓在我們寢室
裡,自從那天雪琳約我去看電影,卻放我鴿子後,已經維持了好一陣
子了。

  那天我在女生宿舍底下共打了五通電話給雪琳,只是每次的結果
都是接到語音信箱,我不是一個笨蛋,大概也知道是什麼情形了,於
是我發動機車,打算回男生宿舍去。添財那個二愣子則完全都在狀況
外,還一直停留在要跟雪琳一起去看電影的愉悅當中,所以當他看到
我發動機車打算離開的時候,他臉上的表情很明顯的由愉悅轉為錯愕


  「雪琳還沒下來欸!」

  「那又怎樣?」

  「不等她了嗎?還是要我留下來等她?」

  「我要回宿舍幹嘛要等她?」我冷然的說:「你要在這邊等她,
我是不反對啦,只是她不會出現的,你也不用浪費時間了。」

  說完後,我就扭動油門離開女生宿舍的門口,留下錯愕的添財一
個人在女生宿舍前面等待著不可能會出現的雪琳。在我回到寢室後,
約莫過了半個小時,添財才垮著一張臉出現,他一進到寢室就氣沖沖
的對我興師問罪。

  「你是不是惹雪琳生氣?」

  「關我屁事。」

  「怎麼可能!」添財無理取鬧的吼著:「如果不是你惹她生氣,
她為什麼會放我們鴿子。」

  我不想搭理他,乾脆索性往床上一躺,打算當作沒聽到,直到他
鬧完為止。只是想不到添財這個人對於某些事情有著強烈的執念,他
一點也不打算放過我,不停的對我興師問罪,不斷的自己猜測一些沒
發生過的事來給我施加罪名。他的不知老歹已經到了我想當作沒聽到
都沒辦法的地步,在我的忍耐即將突破臨界點的時候,我慢慢的撐起
自己的身體,瞪著添財問:「你叫完了沒?」

  「還沒!你還沒回答我,你到底做了什麼事惹雪琳生氣!」

  「我唯一做的一件錯事,」我冷然的說:「就是跟雪琳說要找你
一起去,還有跟她說你喜歡她。」

  聽了我的話,添財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站在原地動也不動。

  我沒有打算停止,接著大聲的對他吼道:「還有!我最不該的就
是竟然想把雪琳這朵鮮花插在你這坨牛糞上!」

  「什……什麼意思?」添財好像沒有聽懂似,結巴的說著。

  「你知道剛剛我們那通電話是怎麼結束的嗎?」我瞪著他,冷淡
的說著:「我跟雪琳說,我想幫你追她,接著她就掛我電話了。」

  添財似乎有些釐清了,表情有些複雜。

  「我可以很直接的跟你說,你被打搶了,雪琳不喜歡你。」我有
些不顧後果,失控的說:「我甚至覺得她連看到你都不想!」

  接著添財就崩潰了。

  他從那天之後就沒有在我面前提到過雪琳,這樣我雖然清靜了許
多,卻一點愉悅的感覺都沒有。因為從那之後,我又跟雪琳斷聯了,
這次失去聯絡的時間很長,長到讓我有一種我們似乎不會再見面的錯
覺。添財的行為反而更加的提醒我,雪琳消失了這一回事,也一直提
醒著我到底做了一件多麼愚蠢的事。

  在那之後,我們迎接了寢室有史以來最強烈的低氣壓。

  那段時間裡,我跟添財兩個人有時候一整天聊不到三句話,大概
就是「上課了」、「要不要去吃飯」、「我要睡了」之類的話。大多
都是添財主動跟我聊的,但是他看我沒有多加回應,也就沒有說些什
麼。我們就這樣度過了一個禮拜,一個月,直到期末考考完。

  我發現我總是習慣被動,不管是跟雪琳在一起的時候,還是跟添
財在一起的時候。最後主動打破我們之間緊張感的人是添財,他在我
們收拾行李的時候突然開口問我:「雪琳還是沒有跟你聯絡嗎?」

  「嗯……」

  「是喔……」添財若有所思的說著:「我們的教室跟她們的教室
也離好遠,要在學校裡遇到好像也不是那麼容易,看來學校太大也不
是什麼好事。」

  「嗯……」

  「其實我覺得你跟雪琳還蠻速配的,她好像也比較喜歡你……」
添財自顧自的說著,沒注意到我早已抬起頭來看著他,「好像是我自
己太自不量力了……」

  「笨蛋……」我說,心裡感覺有些酸澀。

  接著我們又沒有再說些什麼,直到我們兩個人都收拾好行李,提
著自己的家當走到宿舍門口。當我們到達的時候,添財他們家的司機
已經把車開來等他了,想當然那個司機還是那一百一零一個的阿郎。
他一看到我就熱情的叫著我「肖年欸」,我因為兩隻手都提著行李,
也不方便打什麼招呼,只有簡單的點了點頭。

  在阿郎幫添財把行李放到行李廂的時候,我跟添財站在宿舍門口
,他好像有什麼話要跟我說似的,卻遲遲沒有開口,直到阿郎放好行
李,走到駕駛座旁跟他示意差不多要出發的時候,他才開口對我說:
「欸……要不要順便載你一程?」

  「不用了,」我微笑道:「我搭計程車到車站就好啦。」

  「嗯……」添財顯得有些失望,他想了一下後又說:「那你要不
要去我家玩?」

  「蛤?」

  「你之前不是說要去我家玩嗎?」添財興奮的說:「反正你要回
家的途中也會經過雲林啊,要不要順便去玩個幾天?」

  我想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