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所有的準備就緒都完成之後,全部的人兩兩一組圍在自己的機
車旁邊,等待我跟雪琳的下一步指示,準備出發。我看了看班上的男
生,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不太一樣,有的人看起來很爽,有的人看起
來很淫蕩,有的人則看起來像是快哭出來似的,班草就是那個快哭出
來的人。

  在我點了幾台看起來還算粗勇的機車,要他們一起幫忙載烤肉要
用的用具後,終於可以邁出我們的腳步,出發前往我們聯誼的地點。

  「你的機車好酷喔!」雪琳在看到夢幻偉士牌的時候,一臉驚訝
的說道。

  「當然!」我得意的回道:「這可是夢幻偉士牌呢!」

  聯誼的地點是離我們學校有一小段距離的一個湖邊,之所以選擇
這樣的地點沒有其他的原因,除了該處風景優美之外,另外一個主因
則是因為位處於湖邊,非常的方便於玩水,沾到湖水又不會像沾到海
水一樣身體會黏黏的。想當時我在策劃連一地點的時候,浮現過我腦
海的畫面是一群穿著白色襯衫的美女掉到水裡後的畫面,非常的濕,
也非常的鹹濕。

  在前往目的地的途中,還發生了一個非常尷尬的插曲,班草那台
載著對方女生已經有點下陷,看起來跑的很吃力的 125機車,沒想到
在放上兩箱烤肉用具後,還騎離開校門不到一百公尺,只聽見碰一聲
後,連接了一長串的嘶嘶聲。

  班草那台號稱無堅不摧的無敵戰馬後輪爆胎了,虧他昨天晚上還
為了聯誼去換了兩個全新的輪胎。

  超歡樂的,只見全部的人都停下車來,目光死盯著他們兩個人不
放,班草的表情非常的複雜,好像很想對後座的那位女子破口大罵,
卻又努力的想維持他的紳士風度,只能站在機車旁邊尷尬的笑著。我
很想過去告訴他,當時的他笑的比哭還難看。

  一時之間我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只好待在原地請人去找機
車行的人來幫班草修理他犧牲掉的機車輪胎。在等待的過程裡,班草
載到的那個女生終於受不了眾人的目光下車來,只聽見她下車後來拚
命的找台階下,喃喃自語的說著:「一定是烤肉用具太重了,害我們
現在都困在這裡。」

  我心想,我們全部的烤肉用具加起來,說不定都還沒她重咧。

  等了好一段時間,出發尋找機車行的救難隊員終於回來了一個,
他的背後則是跟了一個機車行的師傅。那個師傅走到班草的機車旁蹲
下車來,左顧右盼的看了一下後,突然脫口說:「輪胎怎麼會破成這
樣,受到很大的壓力喔,你這台車是用來載冰箱是不是?」

  在那位師傅說完後,整個氣氛突然冷凍起來,在場的所有人一句
話都說不出來,甚至連笑都不敢笑,只見到那位被誤以為是冰箱的女
子脹紅了臉,像是快殺人似的。

  我心想,何必那麼生氣啦,那位師傅說的也跟事實相距不遠了嘛


  輪胎的破壞程度遠超過師傅所預期的嚴重,修都修不好,我們只
好繼續困在原地,等師傅回去店裡拿新的輪胎來換,這一來一往又浪
費了不少時間,等到修理好班草的機車之後,時間已經超過我們預期
到達目的地的時間不少。

  「怎麼辦?」雪琳看了看手錶。

  「沒想到竟然出了這樣一個意外。」我瞄了班草載的那個女生一
眼。

  受過專業的危機處理訓練的我,在腦中思考著這時該怎麼辦才好
,接著提出了幾個處理方案跟雪琳討論,最後我們兩個人決定轉移陣
地,回學校去烤肉,雖然這跟我一開始所計畫的相差很多,不過當時
的情況也只能讓我下這個決定,我在心理悲痛的吶喊著:「再見了!
濕掉的襯衫。」

  在我們正打算出發回學校的時候,班草載的那個女生又開始機機
歪歪的喊著:「你們把烤肉用具搬到別台車上好不好?等下要是輪胎
又破了怎麼辦?」

  雖然我很想告訴她,請她看清楚破掉的是後輪,但是看在雪琳的
面子上,我只好默默的那兩箱被污賴為殺胎兇手的烤肉用具,搬到其
他同學的車上,接著才一行人又浩浩蕩蕩的移動到我們系館後面的空
地。

  等到我們放下烤肉用具,開始要進行分組聯誼的時候,我才又看
到一直被我遺忘著的添財跟招弟兩個人,看著招弟一個狐狸精樣的拉
著添財的手,直哭八著類似「地面好髒」、「烤完肉身體都會臭臭的
」這類的話,我的心情突然又差了起來,尤其是看到添財死命的幫她
在地上鋪報紙的模樣,我就很後悔沒有到計畫中的湖邊去烤肉,害我
錯失了一個製造兩具浮屍的機會。

  我們這組的搭配非常的歡樂,除了我、雪琳、添財跟狐狸精招弟
外,班草還有他載的那位冰箱小姐也在我們這一組,當我聽到冰箱小
姐無力的喊叫著「肚子好餓」時,我開始猶豫是不是該到其他組別去
跟他們施捨一些食物。

  比起其他的組別,受過專業的生火訓練的我,很快就用純熟的技
巧讓木炭變得火紅,生完火後,我指著正在幫招弟搥背的添財喊道:
「我生完火了,你去烤肉!」

  只見添財依依不捨的把手從招弟的肩膀上抽離,一臉無奈的走到
烤肉架旁蹲下,我心想著招弟那個狐狸精那麼怕髒,應該是不會跟著
添財兩個人像傻子一樣蹲在烤肉架旁邊被煙薰。只是當我正得意著成
功的拆散那對狗男女的時候,招弟竟然走到添財的身邊,拿起烤肉醬
幫起添財的忙來,我看著合作無間的兩人,默默的吞下招弟送給我的
一個大反擊。

  想不到招弟這個小妮子這麼厲害,竟然能夠接二連三的反擊的我
無法招架,我坐在雪琳的旁邊,咬牙切齒的看著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烤
肉二人組。招弟似乎感覺到我的目光,她抬起頭來看了我一眼,給了
我一個輕蔑的笑容,好像在跟我挑釁似的。

  我氣到都快吐血了!長那麼大,一直都戰無不勝的我竟然被一個
鄉下來的洗頭妹逼到這個地步。我感覺到我內心沉睡的那頭野獸被喚
醒了,我在心裡怒吼著:「不要叫我東亞病夫!」

  我告訴自己,該認真起來,來個絕地大反攻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