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受過專業的聯誼策劃訓練的我來說,舉行一個聯誼對我來說,
如果要用西方諺語來形容,不過就是一碟小菜罷了。只是此次的聯誼
有別於過去,我花了特別多的時間來進行規劃,規劃的目標完全針對
添財一個人,好像這是添財一個人的主秀似的。尤其是在看到添財每
天跟招弟聊天時的那個肉麻死人樣,以及他出去跟招弟約會完,回宿
舍時那個神魂顛倒,好像三魂六魄都跑光了的那個模樣。

  規劃了快兩個多禮拜,跟對方的聯絡人接洽了不下二十次之後,
在一天的晚上,我終於敲定了我們班第一個聯誼活動的行程跟活動,
當時添財正在跟招弟講電話,一副失心瘋的模樣。

  「下禮拜天要去聯誼啦。」等他好不容易掛掉電話後,我說。

  「好啊!」添財咧嘴笑著回應我,過一會後又轉過頭來看著我問
道:「對了,我一直想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到底什麼是聯誼啊?」

  我看著理所當然似的一臉疑問的添財,有別於之前對於添財一些
無厘頭行為反應的錯愕,這次我反倒是很冷靜,畢竟不食人間煙火到
一個非常人境界的添財,不了解這些世俗事是再正常不過了。

  「聯誼喔……」我對添財打哈哈,以避免破壞花了好一段時間的
策劃的解救天才計畫,「聯誼就是幾個人騎機車一起出去玩啦!」

  添財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點了點頭就沒有再說什麼。之所以要
對添財隱瞞傳說中聯誼的真正目的,是為了怕深情的他知道聯誼的真
正目的以後,會為了招弟這顆枯木而放棄整座森林。

  只是沒想到我千算萬算,機關算盡卻還是被擺了一道。

  我想都沒想到添財竟然會在聯誼當天,騎著我的機車,載著招弟
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直接把添財連拖帶拉的抓到一邊去,掐著他的脖子問道:「你
幹嘛把那個洗頭妹帶來這裡?」

  「咳……」添財因為被掐著脖子,有氣無力的說:「你不是說今
天是要騎機車去玩,所以我就帶她來啦……」

  「我是說要出去玩,但是沒說你可以把那個洗頭妹帶來啊,這樣
你要怎麼載女生!」

  「吼!你不要叫她洗頭妹啦!」添財脹紅了臉:「我就說今天要
去聯誼,不能跟她出去逛街,而且一定會被別的女生拐跑,她就吵著
說要來啊。」

  「你不會拒絕嗎?」

  「她說不帶她來,以後就不理我了。」

  添財一臉的無奈,我則是感覺自己就好像是一座活火山,一股氣
好像就快要爆發開來,我瞪視著添財久久不發一語,添財就像個犯了
錯的小孩一樣,站在原地低著頭一動也不動,兩個人就這樣僵持著,
直到我的肩膀被拍了一下。

  「衝啥啦!」

  我也不管拍打我肩膀的人是誰,轉過頭去就凶狠的吼了對方一下
,只見對方的聯絡人雪琳像是受到極大的驚嚇似的,呆愣在原地一動
也不敢動,這時我才回過神來說道:「呃,不好意思,因為出了點事
,所以我有些不爽。」

  「喔……」雪琳點了點頭,隨即在臉上掛著微笑:「我有個壞消
息想跟你說。」

  「說啊。」我無力的回覆,心想再壞的的情況也不會比招弟出現
在我面前還壞了。

  「不過你不能生氣喔。」雪琳狡猾的笑著說:「聽完後不可以像
剛剛那樣吼我喔。」

  「呃,好啦。」

  「我們這邊有一個人因為臨時有事不能來,所以你們那邊可能要
有一個人空車喔。」

  「真的嗎?」

  聽到雪琳所說的壞消息後,我好像看到了陰暗處的一絲曙光,興
奮的抓住她的肩膀詢問道:「妳說的是真的嗎?」

  「對……對啊……」對於我的動作,雪琳似乎有些嚇到,有點結
巴的說:「不好意思喔,你不要那麼生氣啦,嚇到我了。」

  被雪琳一說,我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放開她被我緊抓住的
肩膀,對她解釋道:「我沒有生氣啦,因為我們這邊正好也有台車沒
辦法載人,正在煩惱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真的嗎?」雪琳開心的笑著:「那真是太好了,我正在煩惱會
不會對你們不好意思咧。」

  接著又跟雪琳大概說了一下接下來的流程後,等她離開後,我轉
過身去對還在原地發呆的添財,用恐嚇語氣的對他說:「算你運氣好
,問題解決了,暫時就放你一馬,等聯誼結束了你就完了!」

  被恐嚇後的添財,落寞的慢慢走回我的機車跟招弟身旁,看著依
然低著頭似乎在落淚的添財,跟在一個狐狸精樣在旁邊安慰著添財的
招弟,那個天殺的洗頭妹竟然還轉過頭來瞪了我一眼,被她這麼一瞪
,一股不悅的感覺又突然油然而生,湧上我的心頭。正當我努力的壓
抑著扁人的衝動的時候,我的肩膀又被拍了一下。

  我一臉殺氣的轉過頭去,只見雪琳又驚恐的看著我說道:「我…
…我們這邊已經準備好了,可……可以出發了嗎?」

  「呃……好……」

  我們承襲了聯誼活動的傳統,集合了全部的人在一起準備要抽鑰
匙,正當我把我的鑰匙從鑰匙圈裡拔出來,打算放進被拿來充當抽獎
箱的安全帽時,一隻手突然從我的手上把鑰匙搶走,我把目光向上移
動,只見雪琳手上拿著我的鑰匙,微笑的看著我。

  「等下我搭你的車吧,討論事情也比較方便。」

  「喔……」我點了點頭:「好啊,我都可以。」

  得到我的同意後,雪琳將鑰匙交回到我的手上,接著站到我的身
旁,跟我一起指揮著整個聯誼中最刺激的抽鑰匙。只見現場每個人的
臉上都有著緊張不已的神情,男生怕鑰匙被恐龍抽走,女生則是怕坐
到青蛙的車,整個過程好像從我們爸爸媽媽那個時代就一直都是如此
,一整個傳統到不行。

  添財的身邊依偎著招弟,兩個人看著抽鑰匙的那群人有說有笑的
,尤其是在雙方搭配不是那麼理想的時候,笑的特別大聲。看到添財
那個模樣,我臉上的表情變得越來越凝重,拳頭也越握越緊。

  「你怎麼了嗎?」一旁的雪琳拍了拍我的手臂問道:「怎麼看起
來怪怪的。」

  「呃,」我打哈哈道:「肚子有點痛。」

  「真的嗎?」雪琳聽言後有點緊張,連忙問:「那會不會在半路
上想大便啊?」

  「唔……」我作勢摸了摸肚子:「也許會喔,直接拉在褲子上都
有可能。」

  「那怎麼辦?」雪琳看起來很緊張:「要不要先去上廁所?」

  「不用啦。」我咧嘴笑道:「我開玩笑的。」

  「吼!」知道受騙的雪琳故作生氣的打了我一下:「你很討厭欸
!」

  接下來我們沒有再繼續交談些什麼,我將目光轉向已經抽完鑰匙
配對完的那群人,只見我們班稱得上班草的帥哥旁邊站了一個份量頗
驚人的女生,我轉過頭看了看一邊指揮著女生抽鑰匙,一邊開心笑著
的雪琳,我突然覺得,當聯誼的主辦人似乎還不賴。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