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醒來的時候,我全身上下都酸痛的想罵髒話,我躺在床上想
著,我只是幫忙扶著腳踏車在後面跑就痛成這樣,那摔的亂七八糟的
添財不就快掛了?為了怕一覺醒來後旁邊多了一個死屍,我側頭往添
財的床上看去。

  沒想到,添財的床是空的。我嚇的連忙撐起身體爬了起來,只見
添財已經穿好了昨天的那套戰鬥裝,微笑的看著我。

  「你醒啦!」

  「嗯……」我搔了搔頭:「你精神怎麼那麼好?」

  「我昨天很早就睡啦!」

  「你一點事都沒有嗎?」我捏著痛到不行的肩膀:「我全身骨頭
都快散了!」

  「痛?」添財一臉的疑惑:「不會啊!」

  說完後,添財開始在我的面前像風車般的轉動他的手,好像一點
事都沒有一樣。

  「你是怪物嗎?」我驚訝的看著添財:「你昨天摔了那麼多次,
怎麼好像一點事都沒有?」

  「沒事啊!」添財拍了拍他的胸脯,咧嘴笑著說:「我以前常常
都騎著哞哞子出去玩,一開始都嘛被她摔的很慘,還有一次被她踩到
,在醫院裡躺了好幾個禮拜咧!」

  接著添財開始像個白癡似的大笑起來,看著眼前精神抖擻的添財
,我突然覺得自己好渺小,覺得他或許已經不需要我了,整個疲勞度
都好像都加倍,於是我躺回我的枕頭裡,決定繼續剛才沒有作完的夢
境。

  「喂!」添財似乎不讓我睡覺,跑過來猛搖晃我:「起來啦!該
進行今天的訓練課程啦!」

  「訓練什麼啦?」我無力的回應。

  「教我騎機車啊!」

  「不用了啦……」我用夢囈般的口氣說:「你騎哞哞子就好啦。


  「是喔……」

  接著添財就沒有再來煩我,只是在一段時間的安靜之後,我突然
聽到添財喊了聲「阿爸」,一股莫名的不安感湧上了我的心頭,我連
忙撐起頭來看向添財,只見他手裡拿著手機,似乎正在跟他的雲林老
家連線中。

  「我跟你說,我要跟班上的同學去聯誼,想要騎哞哞子去,所以
……」

  我沒有任何猶豫的衝向添財,搶下他的手機,阻止了一個即將出
現的悲劇,我可不敢想像在我主辦的聯誼上,出現了一頭用來充當交
通工具的乳牛。

  被搶掉手機的添財一個傻樣的看著我,不管他疑惑的目光,我自
顧自的進行著裝,穿完輕便的服裝後,我拿起我的車鑰匙走向門邊,
對添財說道:「走吧,我們去練騎機車。」

  聽到我的話,添財又露出孩子般的微笑,像隻狗般的跟在我的背
後。

  「問你喔。」在電梯裡,我對添財問道:「你們家有隻狗叫做來
福吧?」

  「嘿啊!」

  「來福一定跟你很像吧。」

  「你怎麼知道?」添財有點驚訝的對我說道:「我阿爸每次都說
,你跟來福一個樣,好像是兄弟,拎北都不知道是生個人還是生條狗
。」

  「你阿爸還蠻中肯的。」

  「對啊,我爸說的話都很實際,也都很有道理。」

  看著眼前被虧了還當成被誇獎而笑開懷的添財,不知怎麼的,我
突然羨慕起他來了。

  後來基於添財是個初學者的原因,怕他根本連車都發不動,所以
我們沒有牽添財的夢幻偉士牌出去練習,而是牽我的速克達出去練習


  我心想添財既然會騎腳踏車了,騎機車應該是沒有多大的問題。
只是人這種生物,不管犯了幾次錯誤,跌了幾次跤都還是會繼續在同
樣的地方出槌,我就陷入了這個可怕的迴圈當中。

  我還是高估添財的智商了。

  當我簡單的跟添財說完機車的大致操控方式後,他騎上了我的速
克達小銀,興奮的用他的右手用力轉動油門後,我只看到我的小銀前
輪先是被抽離地面,接著便跟著添財用飛也似的速度伴隨著一個可怕
的尖叫聲往前方衝去,然後就因為急速中煞車而打滑,一人一車分別
往不同的方向滑去。

  「天啊!」

  我一邊尖叫一邊衝向我的小銀,連忙將它扶起,只見小銀的側邊
已經被磨花了一片,有別於我小銀的損傷,添財反而像是個沒事人一
樣,迅速的站起來,跑向我試圖從我的手上搶走小銀,似乎是想繼續
練習。

  我毫無猶豫的一掌往添財的安全帽打去,力道之大讓毫無防備的
添財往一旁倒了好幾步。

  「你是白癡啊!」已經氣急攻心的我,不顧右手的疼痛,用力的
指著添財罵道:「哪有人這樣騎機車的,你想摔爛我的機車嗎?」

  「我哪知道……」明明帶著安全帽,添財還是用手搔著安全帽,
好像很痛似的無奈的對我說道:「我看我們家鄉的那些小混混騎機車
都這樣騎啊。」

  「幹!那是飆車族!」我氣的想衝過去扁他一頓,「你不能學點
正常的騎車方式嗎?」

  「這樣不正常嗎?」

  「廢話!」我大聲的吼道:「你的腦子裡裝點正常的東西好不好
!」

  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們把機車停在一旁,兩個人轉移到放置於一
旁的桌椅上,開始幫添財上起安全駕駛的課程。好一段時間後,我才
成功的幫添財進行完洗腦,讓他了解到什麼是正確的騎機車該有的方
式。

  只是不知道是添財他的資質太過於駑鈍,還是該說他的劣根性過
於根深蒂固,一番教導之後他還是依樣偶爾會出現一些脫軌的行為出
現,也因此我的小銀又多了很多意外造成的傷痕。

  好不容易添財終於學會怎麼操控機車這種交通工具,而我的小銀
也早已滿是傷痕。看著滿身是傷的小銀,我的心好像被割了好幾刀似
的隱隱在抽痛,一直被我小心呵護著的小銀,在添財的摧殘下已經面
目全非了,而我正是那個傷亡的幕後兇手,我彷彿能夠聽到它在對我
啜泣。

  只是後來我們牽來添財的夢幻偉士牌來練習,不管我再怎麼努力
,添財就是無法騎著它超過一百公尺以上。到最後連毅力十足的添財
都放棄了,他沮喪的坐在夢幻偉士牌上面對我說:「我們交換機車騎
好了。」

  「蛤?」

  「反正我已經會騎你的車啦,你也會騎我的車了,那我們就交換
騎不就好了!」

  添財理所當然的說著,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他的要求,能夠駕馭我
心目中的夢幻偉士牌參加聯誼,真是作夢也想不到的一件美事。

  也因為添財的要求,對他所進行的機車訓練也算是如期完成了,
現在我也終於能夠專心的完成我原先所預定進行的計畫了。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