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我在寢室裡拚命的絞盡腦汁計畫著,該怎麼以聯誼讓添財來
擺脫掉招弟這個妖女的時候,我的手機不識相的響了起來,螢幕上顯
示著「田僑仔」,天知道添財這個白痴這個時候打電話來打擾我幹嘛


  「喂!有屁快放!」我不耐煩的說。

  「你下來一下啦。」

  「衝啥啦?」

  「幫我把機車騎到車棚。」

  「你不會自己騎喔!」我快破口大罵。

  「呃……」添財愣了一下,小聲的說著:「我不會騎機車。」

  幾分鐘後,我再度回到宿舍的後門,手環在胸前死瞪著添財,添
財則是一臉傻樣的看著我猛笑。

  「你不會騎車?」

  「嘿啊。」

  「那你叫你爸送機車來幹嗎?」

  「你不是說要聯誼,叫我弄台機車來?」

  「那現在怎麼辦?」

  「幫我把機車騎到車棚吧。」

  「然後咧?」

  「教我騎機車。」

  當時的我真的很想把添財抓起來狠狠的揍一頓,但是最後我忍下
來了,我先是默默的把添財的夢幻偉士牌騎到車棚,接著停下原先預
定的聯誼計畫,改進行較為緊急的另一個當務之急,教會添財騎機車


  「你會騎腳踏車吧?」我坐在床上,死瞪著添財問。

  「不會。」添財理所當然的給了我一個讓我錯愕的答案。

  「幹!」我忍不住破口大罵:「那你以前都怎麼出門的?」

  「坐我爸的賓士車。」

  接下來添財又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著他爸的那台老爺賓士車,我的
腦袋裡一片空白,一點都聽不進去,還是只想把添財揍一頓來個痛快


  最後,我們去跟舍監借了腳踏車,在學校裡找了個空曠的地方開
始我對添財的魔鬼訓練。添財不知道哪裡生出來的裝備,當時的他手
上跟腳上都裝滿了防護裝備,頭上還戴了一頂全罩安全帽,身上穿了
件很厚的外套,看起來很耐摔。相較之下,我只穿著短褲跟「吊嘎啊
」顯得非常的寒酸。

  「你穿成這樣不熱嗎?」

  「熱啊。」添財戴著安全帽,悶著聲音說著。

  「熱就脫掉啊。」

  「不行!」添財突然加大音量,對我吼道:「我阿爸跟我說過一
個真實的故事……」

  「什麼故事啦?」

  「我阿爸說啊!」添財諉諉的說道:「以前我們村裡有一個年輕
人,第一次學騎腳踏的時候只穿著吊嘎啊跟短褲,結果他在摔車的時
候,被一隻路過的牛踩到……」

  添財顫抖的說著,語氣裡充滿了恐懼,我則是平靜的回應道:「
然後咧?」

  「然後他就死了!」添財歇斯底里的大吼著,像是受了很大的驚
嚇:「他那個時候穿的就跟你一樣,你快去換衣服啦!不然你會死掉
!」

  「靠夭啊!」我的忍耐終於到了極限,「你到底想不想學騎車?


  「不行啦!」添財還是不放棄的想對我道德勸說,他跑到我的身
邊抓著我的肩膀說道:「你要是被踩死了怎麼辦?」

  「請問我會被什麼踩死?牛嗎?」我冷然的說。

  「那個啊!」添財激動往旁邊指著。

  我順著添財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一隻約莫四十公分長的野狗,
努力的在垃圾桶裡翻找著。那隻野狗似乎察覺到我們的目光,轉過頭
來對我們癡呆的吐著舌頭。

  接下來著情況是這樣,我先把那條野狗趕到我們的視線外,然後
將添財頭頂上的全罩安全帽奪下,將他打了一頓之後,才讓他乖乖的
坐到腳踏車上,開始我們的訓練課程。

  我回想著小時候學騎腳踏車的記憶,於是先讓添財自己試著騎看
看,只是我似乎太高估了添財的資質,他幾乎是才剛把腳離開地面就
坐好了摔車的準備,平衡感差得讓我驚訝。我甚至在心裡盤算著,是
不是幫他把機車再多裝兩個輪子會快一點。

  後來我決定使用許多好爸爸都會使用的方法,我在後面用手扶著
腳踏車,讓添財能夠先習慣一下騎車的感覺。這個方法的成效不錯,
添財在我的協助下騎了很長的一段距離,只是跟在他的背後這樣跑,
他還沒被身上的那一套裝備熱暈,我可能就先累死了,於是在添財感
覺有些上手後,我放開腳踏車打算休息。

  我才剛放開我的手沒多久,只見添財興奮的轉過頭來看著我說道
:「你好厲害喔!我好像已經會……」

  他話還沒說完,就看到我站在他身後不遠處對他招手。接著,添
財發出殺豬般的尖叫,然後學校剛栽種下的一株小樹苗就在我的眼前
倒了下來。

  後來的情況我實在不想再多加贅述,情形之慘烈可以說是前無古
人後無來者,我還沒看過有人的資質能夠差成這副德性,學校剛種下
的小樹苗幾乎都倒光了,我們練車的場地也沒有半個人敢經過,每個
人都深怕變成腳踏車的輪下亡靈。

  讓我比較意外的是,添財在摔了多次以後,不但沒有放棄學會騎
車的欲望,反而越挫越勇,我看著努力踩著腳踏車踏板,然後不斷摔
車的添財,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疲憊而產生的錯覺,我突然覺得添財的
身影變得好巨大。這還是我頭一次感覺到添財的決心,我原本以為依
添財的個性,應該練到一半就會放棄了,然後我就可以在他的機車上
多裝兩個輪胎,或許再加一個可掀式的檔雨蓬,這樣他的夢幻偉士牌
就搖身一變成為夢幻敞篷偉士牌了。

  原來添財也算是個男人嘛!我在心裡這樣想著的同時,他又硬生
生的摔了一下,只見慢慢的爬了起來,拍了拍身體後對我比了個YA,
接著又牽起腳踏車,繼續他的騎車訓練。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只知道後來我坐在樹下睡著了,等到添財把
我叫醒的時候,天都已經昏黃了,添財脫下他的全罩安全帽,微笑的
坐在腳踏車上看著我。

  我打了個呵欠,對添財說道:「都那麼晚啦,我們先回宿舍吧,
明天再練囉。」

  「不用啊!」添財咧嘴笑著說,接著一腳踏上踏板,開始騎了起
來。

  添財就像是個孩子一樣,邊騎車邊開心的笑著,一邊大聲的跟我
說:「好舒服喔,原來騎在車上吹風是那麼的舒服,早知道我就早點
學會騎車了!」

  我微笑的看著添財,在心裡給了他一個讚賞的大拇指,直到最後
我的肚子已經在跟我抗議的時候,才把添財給拉回宿舍裡。當添財回
到宿舍,脫掉身上的沉重裝備後,我才發現他全身上下佈滿了數不清
的瘀青。

  「很痛吧?」我一邊用力的戳著添財的瘀青,一邊問道。

  「不會啊!」添財明明痛到都快飆淚了,還逞強的對我笑著說:
「一點都不痛!」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