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財有一台我心目中的夢幻偉士牌機車,所謂的夢幻偉士牌機車
,就是我們爸爸媽媽那個年代才存在的鐵殼打擋偉士牌,那在我眼中
才稱得上叫偉士牌,其現今的那些復古版塑膠殼偉士牌,在我看來不
過就是玩具!

  當我第一眼看到那台夢幻偉士牌機車的時候,它所散發出來的夢
幻光芒都快讓我張不開眼睛了,就我受過的專業評鑑訓練來判斷,這
台車的年齡至少有三十多歲了,但是它的外殼被保養的非常完好,一
點鐵銹都沒有,就連內部零件也是。添財還讓我試騎了一下,我都快
被那夢幻般的引擎聲給感動都落淚了!

  「很讚吧!這可是我爸的愛車呢!」

  「嘿啊!」我小心的撫摸著機車的外殼:「它不會也有名字吧?


  「當然有!」添財一臉的得意:「我爸幫它取名叫『歐多邁』。


  「喔!」我驚訝的大叫,心想不愧是添財的富貴阿爸,竟然幫這
台夢幻偉士牌取了個再適合機車不過的名字。

  至於添財之所以會有台夢幻偉士牌機車,主要的原因是我們班即
將要跟校內商學院學生舉行的聯誼。

  話說我跟添財在因為招弟而大吵了一架後,原先應該是不會有如
此融洽的互動,但是把前因後果在回朔到我跟添財吵完架後的隔天早
上,便可以得到解答。當天早上,在外面晃了一夜的我,一個像是剛
運動完回宿舍的模樣,手裡拎著早餐大搖大擺的從舍監面前走了過去


  原先我以為一切都會如我所想的一般順利,沒想到就在我想踏進
電梯的那一瞬間,舍監突然把我叫住:「那個小哥啊!」

  「呃!」我愣了一下,微微的回過頭去:「有,有事嗎?」

  「去運動啊?」

  「是,是啊……」我心虛的回覆道。

  「哈哈哈!」舍監一派豪氣的大笑:「俺一看你就知道你是個有
為的青年,一大早就出去鍛鍊身體!很好!反攻大陸就看你這樣的年
輕人了!」

  我心虛不以的笑著,舍監則是自顧自的喃喃自語:「現在的年輕
人要都跟你一樣就好啦!現在的年輕人他奶奶的整天只會看那些小日
本拍的A片,還沒上戰場就先軟腳了,是何年何月我們才能收復江山
故土啊!」

  我心虛的笑道:「呵……反攻大陸……收復故土……」

  就當我再度想踏進電梯裡的時候,舍監又把我叫住,一臉殷切的
看著我:「俺要跟你說聲謝謝啊!俺昨天抄來的那些A片他奶奶的好
看,小哥你要不要拿幾片去看看啊?」

  面對舍監的利誘,我猶豫了一下,接著丟了句「不用了」以後,
便連忙踏進電梯快速按下我們寢室的樓層,急忙逃離那個是非之地。

  在進去寢室之前,我站在門前深呼吸了幾下,調整好情緒後我板
起臉孔,打算繼續跟添財打持久戰。我進到寢室的時候,添財正在講
電話,看起來非常的興奮,我瞪了他一眼後走到我的書桌前。就在我
想要享用我的早餐的時候,添財突然跑到我的身邊把我拉了起來,他
突然的舉動把我給嚇了一跳,還以為他想找我幹架,於是我立刻轉被
動為主動,一個轉身把他的手撥開後,一手抓起他的衣領,怒目瞪著
他。

  「唔……」添財一臉的驚恐:「你幹嘛對我那麼兇?我做了什麼
嗎?」

  還被我緊緊抓住衣領的添財一副摸不著頭緒的模樣,天知道我才
應該是最疑惑的那個人,我心想著莫非添財是在裝傻?於是我一臉怒
容的對他說:「你別裝傻!別忘了你昨天晚上因為那個洗頭妹對我說
了些什麼!」

  「昨晚?我有說什麼嗎?」添財一臉傻樣,似乎一點印象都沒有
,一段時間後,他脹紅了臉跟我說:「吼!你不要再叫招弟什麼洗頭
妹了啦,她又不是沒名字!」

  說完後,添財對我拚命的傻笑,跟前一天晚上完全是判若兩人,
我突然想到添財那個一覺醒來就什麼恩怨都忘光光的性格,於是我放
開緊抓住他的手,但是臉還是很臭。

  「欸欸欸!」添財好像沒看到我的臭臉似的,還是在我身邊吵來
吵去的:「我阿爸又叫人載東西來給我勒!我們下去看看吧!」

  我原本不想搭理他,但是又想到莫非添財的富貴阿爸又派人送了
什麼奇怪的雞啊豬的來給他,經不起好奇心作祟的我,於是跟著添財
走到了宿舍的後門,接著我便看到了我心目中的夢幻偉士牌機車。

  送機車來給添財的人是上次載哞哞子來的那個阿郎,他一看到我
立即熱切的跟我打招呼:「肖年欸,好久不見啊!怎麼都沒看你跟我
們少爺一起到家裡玩?」

  「拜託!」我眼睛死盯著夢幻偉士牌看,不耐煩的回應:「我很
忙欸!」

  「這樣喔!」阿郎語氣裡充滿了欽佩:「不愧是大學生,忙到都
沒時間好好休息。」

  「嘿啊!」我隨便的搭理著:「光是你家少爺就夠我忙的了。」

  阿郎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拚命的點頭,好像很贊同我的說法似的
。不過在擺脫掉阿郎之後,我才終於有機會能好好的跟夢幻偉士牌來
個面對面的接觸,我邊以朝聖的的心情騎著夢幻偉士牌,一邊詢問著
添財:「你爸怎麼突然送台機車來給你啊?」

  「蛤?」添財呆然的張大嘴:「你不是說我們班要跟商學院的聯
誼,叫我去弄台機車出來?」

  「我有說過嗎?」我一臉的疑惑。

  「有啊!」添財放大音量:「你兩個禮拜前在班上說要策劃聯誼
的啊!還說有看上商學院的一個班級了。」

  聽到添財的話,我像是被一道雷打到一般的愣了一下,回憶像是
跑馬燈似的跑過我的大腦,我的確是有說過要策劃一個聯誼,也的確
是看中商學院一個資質頗優的班級,只是已經打慣嘴砲的我,說完以
後就壓根忘記這件事了。

  只是在我慌張的同時,腦袋裡的邪惡神經啟動,轉念一想,這也
似乎是對付招弟,破壞她釣添財這個超級大凱子的一個極妙機會。我
連忙跳下這台被命名為「歐多邁」的夢幻偉士牌,丟下一臉疑惑的添
財跟阿郎,飛也似的衝回寢室,開始計畫我跟招弟對招的第一步。



                          -待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