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樂章 共鳴



         如果兩種不同的旋律能夠產生共鳴

           那麼兩個曾經受過傷的靈魂

              是否也能共鳴





  忘了那天是幾月幾號,只記得那時的高雄已有些微的熱意,我開著窗戶



讓晚風吹進房裡,試圖平衡房間的悶熱。





  不過背部一直流出的汗水顯然在對著我說「好熱~好熱~」。





  看來一個北部人要習慣高雄的悶熱,是難了一點,之前在宿舍倒還有空



調恆溫,對熱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現在的我,真是體驗了什麼叫南部的熱情,於是我打開冷氣,讓人造的



冷風取代房間裡的悶熱。





  當時的高雄,還沒有人在開冷氣,我應該算是第一人。





  一段時間後,房裡終於涼爽了些,我坐回電腦前繼續打著明天電腦課要



交的報告。





  那是一門非常無聊的電腦課,我已經忘了課程名稱叫什麼,只記得都在



學一些windows、office等無聊的入門知識。





  平常上課老師也都沒教什麼,或者可以說是沒什麼好教的,上課的教材



舉凡是跟windows或office有關的東西,他都講一點,接著要我們操作。





  我們曾經跟他比賽過接龍、打字練習還有踩地雷,看到老師贏了我們之



後,還一副沾沾自喜的樣子,我就知道這堂課pass定了。





  我甚至懷疑老師不知道該怎麼當人。





  電腦課之於我們,就是遊戲課。電腦教室之於我們,就是網咖。





  不過當時學校的電腦很爛,跑不起什麼好遊戲,班上的人大多都是玩BBS



或網路聊天室。





  還有一些奇怪的族群,在利用模擬器玩「神奇寶貝」。





  「喔耶!我的小火龍進化了!」阿村在我的旁邊說,他是其中一個飼育



家。





  「妙蛙種子,就決定是你啦!」隆乳說,看來他派出了他的妙蛙種子應



戰。





  「傑尼龜,快使用水槍。」大斌在我對面喊著,他飼養的是水系的傑尼



龜。





  至於我呢?我沒有玩,因為一開始能選的三隻神奇寶貝都被他們挑光了



,他們說要比賽看誰先全破。





  就這樣,每一次的電腦課我都籠罩在神奇寶貝的世界裡,玩著BBS。





  「皮卡丘!快使用十萬伏特!」阿村低聲喊著,他們除了一開始的神奇



寶貝外,還各養了一隻皮卡丘以及其他我唸不出名稱的神奇寶貝。





  「靠,你們好吵喔,等一下被老師發現。」我看著電腦螢幕,忍不住跟



阿村抱怨。





  「你不懂啦,這樣才像一個『神奇寶貝飼育家』啊!」阿村回說。





  「喔。」我無言的回應。





  不過這樣的電腦課,老師也是會派作業的,像這一次的作業就是要我們



利用Word打出一份報告,裡面要包含老師規定的字體大小、顏色,還要各種



縮排,加上版面佈置……等亂七八糟的規定。





  這一份報告看起來是很簡單,不過也難倒了一些上課完全都沒聽課的同



學,尤其是一票的「神奇寶貝飼育家」。





  不得已,身為朋友的我只好幫他們作報告了,一方面也因為我的電腦有



裝網路,要找資料,抓報告也比較方便。





  目前時間,半夜一點,我還坐在電腦前打著第四份報告,我自已的報告









  應該是國中養成的鳥義氣,讓我在不知不覺間凡事都以朋友優先,自已



為後。





  真是將古人「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精神表現的無懈可



擊。





  就在我好不容易將四份報告趕完,開始列印時,房外突然傳來了一陣腳



步聲,不用多想,一定是櫻櫻姊。





  我看了看床頭的鬧鐘,都快兩點了,心想著她怎麼那麼晚才回來?





  似乎常常如此,平時的我都12點就上床了,那個時候櫻櫻姊都還沒回來



,至於到底去了哪裡,我跟老爹都不知道。





  老爹曾經問過櫻櫻姊,她總是說跟朋友出去,一個女孩子那麼晚跟朋友



能去哪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似乎頗廣泛的,尤其是以一個大學生來說。





  我一邊看著我那台龜速HP印表機印著第二份報告,一面思考著櫻櫻姊每



晚的去向。直到身後的敲門聲,將我的思緒拉回。





  「嗯?會是誰在敲門?」我在心裡問著自已。





  這是個笨問題,因為這個時候會來敲門的只有一個人,就是櫻櫻姊。





  「那麼晚了她來敲門不知道要幹什麼?」我又丟給自已一個問題。





  這個問題雖然聰明了點,不過我不知道答案,因為這種事還是頭一次發



生。





  我帶著一顆充滿疑惑的心,走向房門,轉開門把,開門。





  門口的人果然是櫻櫻姊,不過她滿臉通紅,身上還有一股很濃的酒味,



顯然喝了不少的酒。





  她看著我,眼神有點迷濛,不過也因此不像平常那般冰冷,反而帶了點



溫度。重點是,櫻櫻姊的臉上有著淡淡的微笑。





  這是我第一次在她臉上看到這樣的笑容,是一個很美的微笑。看著那上



揚的嘴唇,以及不再冰冷的眼睛,我傻傻的站在原地。





  「威智。」櫻櫻姊夢囈般的叫了某個男子的名字。





  「威智?」一個大問號,我在心裡想著這是何許人也。





  不過在我還沒理出一個頭緒,得到一個答案時,櫻櫻姊突然整個人往我



身上倒了過來,她的手纏著我的脖子。所以也可以說,她突然將我抱住。





  就這樣,她抱著我,一直前進,又前進。





  而我,就讓她抱著,一直後退,又後退。





  一直到我整個人被她撲倒在床上,她還是抱著我,也可以說就這樣壓在



我身上。





  「威智……」耳邊又傳來櫻櫻姊的叫喚聲。





  這個「威智」究竟是誰呢?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我努力的在記憶



的抽屜裡搜尋著。





  威智……威智……這個名字似乎聽老爹說過。好像是……是……是櫻櫻



姊的前男友!





  對,原來就是櫻櫻姊的前男友。那麼說,現在的情形不就是,她把我當



成那個「威智」了嗎?





  就在我心想著不妙,想推開櫻櫻姊時,抱著我脖子的那雙手突然鬆開,



櫻櫻姊坐起身,坐在我的腿上看著我,眼神裡有著我沒看過的溫柔。





  由於我的腿整個被她壓住,我只好撐起上半身,坐起身的我反而離櫻櫻



姊更近,我們兩個人的臉幾乎就要靠在一起。





  她的呼吸,她的每一個喘息,我臉上的每個毛細孔都能清楚的感覺到。





  我們兩個就這樣看著對方,時間也好像就此停住一般。





  龜速的印表機在這個時候結束列印,這使得整個房間變得更加的安靜。





  現在的房裡,只聽得到鬧鐘滴答滴答的跑著,還有我倆的呼吸聲。





  我們之間的平衡在不知道過了多久後,被櫻櫻姊打破。





  她舉起她的手,捧著我的臉,臉上掛著微笑,很美的微笑。





  接著,在我還來不及思考前,她的臉突然湊向前,將她的嘴唇貼上我的



嘴唇。





  這一切就這樣發生,非常突然的發生。





  我的腦袋彷彿被那甜蜜的吻融化了一般,完全無法思考,直到櫻櫻姊發



出一個奇怪的聲音。





  「嘔!」





  尖銳的聲音傳到我的耳中,頓時將我剛被甜蜜給融化掉的腦袋恢復成原



狀。





  這一切,就像剛剛一樣,是那麼的突然,讓我來不及思考。





  一堆酒醉後的生成物-嘔吐物,從櫻櫻姊的嘴裡竄出,沒有絲毫的浪費



,進了我的嘴裡。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