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眼前所見的景象一片凌亂,整個房間裡的東西都被弄的亂七

八糟,簡直就像一個小型龍捲風吹過一遍似的。房間裡能打碎的東西

幾乎全被打碎,無法打碎的東西不是被亂丟就是推倒在一旁,就在我

還被房間的凌亂所震撼而無法回神時,身旁的欣怡突然往房裡跑去。



  她跑到床上,手上拿著一堆紙片,我很快便看出欣怡手上的那堆

紙片是什麼,那全都是票根,跟我丟掉的那些一模一樣。我也在一旁

的地上看到了相簿的殘骸,已經被拆成好幾片的相簿凌亂的分散在房

間各角落。



  我呆然的走向床邊,看著正低頭捧著相簿碎片跟票根的欣怡,她

手上那團已分不清內容的紙片上,有著幾個水漬,我不用看欣怡的臉

就能知道,那是淚,因為現在房間裡正環繞著欣怡的哭泣聲。



  在進到房間後,我心裡的感覺十分複雜。當我看著欣怡捧著那堆

凌亂的紙片,那堆屬於我們的回憶哭泣時,心中湧出的是不捨。接下

來我環顧了房間,取而代之的是無法阻擋的憤怒,此時的我只恨不得

將機車助教抓來狠狠的揍一頓。



  但是不安的感覺立刻就強烈的湧現,蓋過了任何的感覺,我沒有

再多想,拉起欣怡的手便往外跑,回到孤單小築。



  我想都想不到機車助教是那麼極端的一個人,除了知道他是一個

行事不光明,態度又白爛的人外,沒想到他竟是一個得不到就採取摧

毀手段的暴力狂。我不敢想像,如果讓欣怡一個人待在她的租處,又

會發生怎樣的事,只好暫時將她安置在孤單小築,連學校都不敢讓她

去。



  根據我跟機車助教交手多次的經驗公式判斷,他一定會到我們班

上堵欣怡,所以我將欣怡送回孤單小築後,才安心的前往學校。



  由於欣怡的事情耽擱了一下,當我到達教室的時候已經是第一節

下課,這一節的教授是每節必點的龜毛角色。就在我為自已的出席率

精打細算的時候,肩膀傳來的拍打讓我渾身的神經緊繃,我想也沒有

反手抓住肩膀上的那隻手就是一扭。



  「啊啊啊啊啊!」隨即傳來的是長青的慘叫。



  一見眼前的長青已經痛的漲紅了臉,我連忙放開他那被我扭轉的

手,鬆開箝制的長青在轉了轉有點被握紅的手臂後,一臉怒容的看著

我說:「我都還沒怪你昨天沒幫我代班,你竟然先對我下此毒手!」



  聽長青這麼一說,我才想到昨天因為欣怡的事情,竟然完全忘了

要幫長青代班這一回事。自知理虧的我只好掛上充滿歉意的笑臉,陪

笑的想跟長青解釋昨晚發生的事。



  正當我想開口想說出昨晚發生的事情時,肩膀上又是一陣拍打,

一時鬆懈的我不像剛才那麼機警,想也沒想就回過頭去。沒想到這一

回頭,迎面而來的竟是一記猛拳,轟得我一時站不住腳,往旁邊倒下





  倒地後我馬上就回過神,往拳頭揮來的方向看去,只見到機車助

教咬牙切齒,一副巴不得把我生吞的模樣看著我,他大聲對我喊道:

「你把欣怡帶到哪裡去了!」



  看著他那一臉怒容,不知為何我突然聯想到他呼欣怡一巴掌的模

樣,一時間怒火湧上我的腦門。一時被怒氣沖昏頭的我,也不顧嘴裡

破皮流出的血,站起身來衝著他回道:「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啦!





  「別裝了,」機車助教突然一陣冷笑,「我今天早上看到你載著

欣怡。」



  聽到機車助教的話,我心裡突然一毛,沒想到他早上就躲在一旁

偷偷看著我們,對於眼前這個人,我竟感覺到一股莫名的恐懼感,一

句話都說不出來。



  見我一語不發,機車助教或許覺得他佔了上風,上前抓住我的衣

領,舉起拳頭打算再下一城。只是一旁的長青發現情勢不對,立刻上

前來抓住機車助教的手,將他推到一旁。



  「鬧夠了沒?」長青說。



  「你少管閒事!」機車助教大喊道。



  你打我們班的人,這對我來說算閒事嗎?」不知道什麼時候,

班上所有的男生都跑了出來,圍在長青旁邊,雖然英文系的男生不多

,但要對付一個人也夠了。



  機車助教見我們人多勢眾,隨即露出他的本性,夾著尾巴一句話

也沒說,拔腿就跑。在機車助教離開後,長青立即詢問我事情的始末

,於是我便將整件事發生的經過完全都說給他聽。



  長青的臉色隨著我的一字一句越變越差,等到我說完整件事的經

過後,他臉上的表情簡直跟漢軍在戰場上看到匈奴時差不多。當時我

還以為他會衝出去把機車助教找來扁一頓,只是沒想到長青卻只是面

無表情的對我說:「這件事交給我,保證那個畜生不敢再亂來。」



  後來機車助教果然沒有再騷擾欣怡。我驚訝的詢問長青到底有什

麼法寶,怎麼會那麼神。他卻一臉從容的對我說道:「沒什麼啦,只

是找了一些高中認識,現在當流氓的朋友教訓了他一頓。」



  雖然長青的地下秩序起了作用,不過對於機車助教我依然有著顧

慮,欣怡的心裡似乎也還有著陰霾,於是在我的建議下,欣怡搬進了

孤單小築。



  雖然欣怡的加入填補了孤單小築的空位,但是依然沒有趕走一直

籠罩著孤單小築的那股陰霾。



  在圓圓走了之後,改變最大的就是祈惟,過去他偶爾還是會出現

在客廳或天台上面,至於現在,他一回來就是往房間跑,門一鎖就不

見蹤影。我跟他有多久沒有好好聊天了呢?我一個人站在天台上吹風

,想著這個問題。



  已經是十月天的現在,天台的風也多添了點寒意,正當我感覺到

涼意,想下樓回房時,突然一雙手環住了我的腰,將我的行動制住。



  那是個我再熟悉不過的擁抱,欣怡最喜歡這樣從背後緊抱著我,

她說這樣從背後感受我的體溫,感受我的心跳,才能完整的感覺到我

對她的愛。



  這個熟悉的擁抱對目前的我來說,充滿了複雜的情緒。愛情的期

限早就已經到了,也就是說,我早就該忘了對欣怡的感情。現在的我

跟她只是朋友的關係,只是曾經相愛過的兩個朋友,那麼現在的我,

還有資格享受她的擁抱嗎?



  我微動身體,試著擺脫欣怡的擁抱,只是卻在此時,我聽到背後

傳來欣怡微弱,幾近哀請求的聲音說道:「請讓我這樣抱著你,好嗎

?」



  聽到欣怡的話,我的動作遲疑了,一時間我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只能讓欣怡繼續擁抱著我,也自私的讓自已享受著從欣怡身上傳來的

體溫。突然間,我好希望時間能夠在這一刻停住,讓這一瞬間變成永

遠。



  「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背後的欣怡問,我則是簡單的回應。



  「你那本相簿裡的票根……」欣怡說到一半停了下來,似乎在想

著該怎麼道出她的問題,我於是接在她的後面說道:「妳是想問我,

為什麼把相簿裡的票根都丟掉吧。」



  欣怡簡單的「嗯」了一聲,接著便沉默的等待我的回覆。我也沉

默了好一下子,在心裡盤算著怎麼跟欣怡解釋,待我整理好思緒後,

才緩緩開口訴說出我當時的決定。



  在我說完後,四周又陷入沉默中,只剩下我因情緒起伏,一時無

法平息的呼吸聲。另外便是欣怡的呼吸聲,欣怡如此大的呼吸聲為何

?我不清楚,只能在心裡暗自猜測著,是否是跟我相同的原因。



  「那現在的你……」欣怡聲音有些抖動的說:「已經遺忘乾淨了

嗎?」



  我遲疑著,不知該怎麼回答欣怡的問題,在傾聽心裡的聲音後,

我聽到自已說出了謊言:「都忘掉了。」



  我能夠感受到,在我說完話後,欣怡擁抱著我的力道有了些微的

改變。她更是緊緊的擁抱著我,好像怕我從她手中溜走一般。



  「我知道了……」接著,欣怡放開緊抱住我的手,也在這個時候

我才能回過身去,看著她早已紅透的眼眶。欣怡用她哭紅的雙眼看著

我,緩緩的說:「能答應我一個要求嗎?」



  我點頭回應欣怡,在得到我的回覆後,欣怡臉上綻開一個勉強的

微笑,臉上依然掛著淚,我清楚的聽到她說:「給我一個重新愛你的

機會!」



  頓時間,我的腦袋成了一片空白,完全無法思考。只感覺到一股

莫名的情緒在心裡發酵著,接著鼻頭一陣酸澀,眼前的景象也逐漸模

糊。當我再度恢復思緒時,我已經將欣怡緊緊抱在懷裡,身體只感覺

到一股暖意。



  我這個時候才發現,原來剛剛感覺到的涼意,不是因為季節的變

換,原來那股涼意,就是所謂的寂寞。



  我們兩個就這樣擁抱著對方,直到一名不速之客的出現。



  「咳咳!」一陣乾咳讓我跟欣怡連忙鬆開擁抱著對方的手,我看

了看傳來乾咳的方向,只見祈惟正站在天台的入口處。



  「有時間聊聊嗎?」祈惟向我走了過來,微笑的看了看我跟欣怡

,「不然,我們兩個以後可能沒機會好好聊個天了。」



  對於祈惟沒頭沒尾的話,我一臉疑惑的看著他詢問道:「沒機會

好好聊天是什麼意思?」



  祈惟的臉上依然掛著讓人熟悉的微笑,我想了一下,才發現那是

個跟圓圓相同的微笑。



  「因為我就要搬走了。」



  沒想到,在欣怡回到我身邊的時候,我會聽到祈惟微笑的對我說

出道別的話。我也沒想到,孤單小築又將有人離開。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