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教授房間外的陽台打了張桌子,就開始準備今晚歡迎會的

火鍋大餐。



  因為五樓只有一間房間,所以我們所在的這個陽台等於有一間房

間那麼寬敞,與其說是陽台,不如也可以說是一個空中花園。陽台上

種了很多植物跟花,陽台的中央位置則是擺了一組露營用的塑膠組合

桌椅。



  大家都在忙,只有我跟教授坐在桌前休息,他說我今天是主角,

想做家事以後多的是機會。至於他,則從來就沒做過什麼家事。



  好一段時間後,大家終於做好一切的準備,圍在桌前等待一頓大

餐。教授非常的大手筆,買來的火鍋食材非常的豐盛,肉片幾乎就像

在吃到飽的自助式火鍋店冰箱裡擺設的一樣多,更別說其他的餃類、

丸類跟青菜了。



  「這些東西吃得完嗎?」我問。



  「放心啦,我還擔心吃不夠咧!」剛才一直鬼叫的那個少年說,

接著哈哈大笑,好像沒看到我臉上驚訝的表情一樣。



  接著氣氛又凝結了起來,只有鬼叫的少年跟有些福相的女孩像是

在鬥嘴般的聊著,教授則是啜飲著杯中的啤酒。坐在我旁邊的藍宇泰

就像我所知道的那個他一樣,依然是安靜的一個人坐著,一點都看不

出他是在發呆或是在思考。



  而我,則是因為跟大家都不熟,所以只好一個人安靜的坐著。



  「你失戀了吧?」一直都很安靜的教授突然問我。



  「嗯?」聽到他的問題,我非常驚訝,但還是回答說:「我的女

朋友跟系裡的助教跑了。」



  「喔?哪個助教?我幫你教訓他!」



  「不用了啦。」我苦笑的說:「只是你怎麼看的出來我失戀了呢

?」



  「來這裡的人,哪個不是傷心人呢?」教授臉上的表情驟然轉變

為憂傷,眼睛像是沒有焦距般,讓人不知道他到底在看哪裡。他拿起

酒杯將杯裡剩下的啤酒喝光後說:「你們做個自我介紹吧,順便讓他

知道你們的傷心往事。」



  「我叫曾祈惟。」一直鬼叫的少年說:「我失戀的次數已經數不

清了,沒什麼好說的啦,哈哈!」



  「我叫朱圓圓。」有點福相的女孩說,我心想著她的名字真是好

記又適合她,只見祈惟在一旁插嘴說:「叫她肥婆就好了啦!」



  「囉唆欸你!你可以叫我圓圓,要叫我肥婆我也不會介意啦。」

圓圓很樂觀的說著:「你看我的樣子也知道我失戀的原因了,我也不

多說了,哈……」



  至於藍宇泰還是不改他酷勁十足的作風,頭低低的看著桌面,態

度淡然的說:「我叫藍宇泰,會來這邊是因為失戀了,就這樣。」



  當他們都介紹完自已後,我將目光轉向教授,但是他只是回瞪了

我一眼接著又酷酷的說:「我之前上你的課介紹過自已了,你跟大家

介紹一下自已吧。」



  「喔。」得到這樣的回答,我也只能無奈的摸摸鼻子,聽從教授

的命令,「我叫柯樂,你們可以叫我可樂就好了。至於我會來這裡的

原因,剛剛已經解釋過了,呵……」



  說完後,我表情有些無奈的苦笑,看到我的樣子大家也不知該如

何是好,氣氛突然變得有些冷清。



  這時教授突然對大家吆喝道:「好啦好啦!火鍋已經能吃了,你

們還在等什麼啊!」



  「笨蛋你也多吃點啊!」接著他又用筷子敲了敲我的碗說。



  「那個……我的名字叫柯……」我想跟他解釋我不叫笨蛋。



  「什麼?」



  「沒什麼……」



  這一頓火鍋大餐真的非常的豐富,我必須更正一下,由教授出錢

買來的豬羊牛肉片拼盤雖然數量可以跟吃到飽的火鍋店比擬,但是品

質實在是比那種廉價火鍋店高級多了。就連我這種對吃沒有什麼研究

的人,都能感受到肉片帶給舌頭那種獨特的柔軟觸感,還有輕輕咬一

口之後那流溢出來的汁液,以及停留在口中久久不能散去的香味。



  我吃到都快流眼淚了,想不到我有生之年竟能吃到只有在「食神

」及「中華一番」中才有可能出現的超級火鍋。



  用餐的過程也非常的有趣,大多都是看祈惟跟圓圓兩個人在鬥嘴

,或是為了搶食物,兩雙筷子在辦空中搏鬥。偶爾教授也會冷不防的

穿插幾句我們不笑都不行的冷笑話,至於藍宇泰依然還是很安靜,就

跟我第一次見到他沒什麼兩樣,只有偶爾會隨著大家的打鬧出現些微

笑。



  在用餐完畢後,大家忙著收拾整桌的髒亂,依然只有我跟教授兩

個人在休息,我跟他一人拿著一瓶啤酒,靠著陽台上的女兒牆站著。



  起初我們都沒有說話,自顧自的喝酒,自顧自的發呆。我屁股微

靠著牆,看著這個陽台的擺設及種植的植物。教授則是微彎腰,手臂

靠在女兒牆頂,看著外面的風景。



  「我的女朋友在我出國留學的時候,跟一個醫生跑了。」



  「嗯?」



  「不要動,就維持這樣的姿勢聽我說。」教授吩咐我說,維持這

樣的姿勢我等於是跟他看著不同的方向,所以我看不到他的眼睛。這

讓我怪彆扭的,從小就知書達禮、禮貌第一的我實在是不習慣說話不

看對方的眼睛。



  但是我轉念一想,或許他就是不想讓我看到他的表情吧,於是我

也不再囉唆,照著他的吩咐做。



  「我跟她是大學同學,感情一直都很穩定。你也知道,像我這樣

又帥又多金,對女生又體貼溫柔的男人,很難有女生能夠變心,同時

我也很愛她。」教授說到此停頓了一下,喝了一口酒後才又接著說:

「就連我當兵的時候,也沒出現男孩子最擔心的兵變,我還以為我們

就會這樣一直走下去,直到結婚。」



  「不過就在我退伍後沒多久,我跟我爸起了一個很大的爭執,一

氣之下我連夜搭飛機就跑到美國找我朋友。」



  聽到此,我的臉上已經開始輕微的抽動著,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

然有因為跟爸爸而賭氣跑出國的人。



  「因為我走的時候家裡那個死老頭對我說,有種就不要回來,為

了證明我有種,我只好就在美國待了下來,順便打算先攻讀個碩士學

位再說。」



  「但是就在我即將得到碩士學位的時候,卻得到了她變心的消息

。」說到此,教授又停了下來,我好像聽到了很輕微的嘆息聲,「那

是她第一次打越洋電話給我,但是卻是要跟我說,她要跟別人結婚了

。」



  「她希望我回台灣參加她的婚禮。」



  「那你有回來嗎?」



  「有,因為我有非回來不可的理由。」



  「什麼理由?」



  這個時候,教授改變了原先的姿勢,站直了身體,側著臉看我,

微笑的說:「因為新郎是跟我一起長大,跟我感情好到不能再好的雙

胞胎哥哥。」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