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惡作劇嗎?





  這是我接完電話後,腦子裡閃過的第一個想法。應該是惡作劇吧,明君



這個女孩子一向都是那麼古靈精怪。





  這個想法隨即佔據了我整個腦袋,於是我跨上機車,準備前往大賣場。





  機車發動後,又一個想法鑽進我的腦袋。





  「不過如果是真的,明君不就要一直在火車站等我了嗎?」





  這個想法讓我又停止了動作,坐在發動的機車上思考著,思考著我該如



何是好。





  火車站?大賣場?





  兩個選項一直交錯出現於我的腦袋,我坐在機車上面思考著。





  接著我拿出手機,播了通電話。





  「你幫我到大賣場買一下東西,我有事要先離開一下。」我對著話筒另



一頭的阿村說。





  在阿村答應後,我驅車前往火車站。在前往車站的路上,我的車速都不



低於六十,因為我的腦中一直浮現出明君站在火車站前等待的樣子。





  還有幾個小混混在旁邊騷擾她的樣子。





  雖然還不知道一切到底是真的還是假,不過我的右手還是因為擔憂而直



轉著油門。





  只為了一個還不確定的擔心,我用著不算慢的車速在車陣中馳著,甚至



幾次還差點跟緊急煞車的白目騎士撞在一起。





  很快,才十五分鐘我就到了火車站門口,當時新站還沒開啟,舊火車站



也還沒遷移,李炳輝跟辦桌二人組也還沒唱「再見啦!車站」。





  所以當時的火車站十分的寬敞,不像幾年後那麼的擁擠,我也很快就在



大門前一根柱子旁邊看到明君,原來這不是一個惡作劇。





  明君右肩靠著柱子,頭低低的看著地面,她的表情因為低頭而看的不是



很清楚,不過似乎是在微笑。





  幾年不見,她的頭髮變長了,多了一點成熟的感覺。





  其實就算現在火車站門前有很多人,我依然還是能一眼就看到明君的身



影。





  因為在高雄市穿著黃色上衣,黑色裙子的景美女中制服,實在是很明顯



的一個標的。





  當時就有一群經過火車站,穿著雄女制服的女生在對明君指指點點。





  「妳穿著制服幹什麼?」





  那是我靠近她時所說的第一句話,也是我最想問的一個問題。





  明君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因為她抬起頭一看到我,隨即以大叫取代了任



何的語言,接著撲向我,緊緊的摟著我的脖子。





  「咳咳……」我推開她,用幾聲乾咳清了清有點緊塞的喉嚨,接著微瞇



著雙眼看著明君:「妳來幹什麼?」





  她沒有回答,跳上我的機車後座,像個孩子般開心的說:「走吧!帶我



去逛逛!」





  「去哪裡逛?」我問。





  「都可以啊,難不成要一直在這裡聊天嗎?」明君理所當然的說。





  找不出理由反駁,我只能無言的看著她,當作回應。





  「怎麼還不出發啊?」她問。





  「妳沒帶安全帽。」我說,這附近的警察很多。





  她吐了吐頭,臉上掛著一個俏皮的表情跳下後座,讓我打開椅墊拿出一



頂安全帽遞給她。





  「我們要去哪裡啊?」當我幫明君調整著安全帶扣帶的時候,她問。





  「哪裡也不能去,我還要回學校忙園遊會,先送妳到我住的地方吧。」



我說,並將調整好的安全帽遞給她。





  「園遊會!我也要去!」聽到園遊會,明君開心的大叫。





  我當作沒有聽到,沒有作回應,只是明君依然不放棄,猛拍著我的安全



帽。





  後來我還是屈服了。





  回學校的路上,我的右手不再緊繃著加油,因為我內心的擔心已經消失



不見。





  「妳幹什麼穿著制服?」我又問了一次剛才的問題。





  「要穿給妳看啊。」很簡單的一個理由。





  「妳考上景美?」我心想著以明君的成績,就算上不了北一女,也應該



有中山女中啊,於是接著說:「我還以為妳至少能上中山女中。」





  「想知道理由嗎?」明君在我的耳邊輕輕的說。





  「嗯嗯。」我回答,如果真的有特殊的理由,我倒是很想聽聽看。





  「因為景美的制服是黃色上衣跟黑色的裙子。」明君用很輕很輕的口吻



說:「我記得你喜歡的顏色搭配,就是黃色配黑色。」





  一個很簡單,很單純的理由,卻讓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於是我無



言,沒有再說任何的話,問任何的問題。





  只有在前往學校的路上,明君對於陌生的街道提出疑問時,我簡單的回



應她的問題。





  抵達學校後,我出示之前申請的機車入校許可,直接將車騎到我們攤位



的後面,領著明君從攤位的後方進去。





  大家都在忙碌著,沒有馬上看到我們,我走到攤位裡拿了兩瓶彈珠汽水



,一瓶拿給明君,並打開另一瓶喝下。





  「啊幹!到現在才回來,一回來就幹飲料喝!」阿村從我的後腦呼上一



巴掌。





  我因為嗆到而無法停止的咳嗽,不過還是用力往阿村一腳踹去,阿村輕



易閃過,屁股對著我很白痴的扭著。





  「啊靠,真是個白痴。」我因為還因為嗆到而猛咳嗽,只能在心裡罵著



他那白痴的的行為。





  「呵!」





  一個輕柔的笑聲,停止了阿村不斷扭動的屁股,不過還是停止不了我的



咳嗽。





  「靠!那個女生是誰啊?」阿村將我拉到旁邊問我。





  我想,他是被明君電到了吧,不折不扣的色龜。





  「我是天擎的女朋友,你好。」不知何時明君跑到我們身旁,對著阿村



介紹自已,並伸出手要跟他握手。





  阿村並沒有跟明君握手,他只是轉身無力的走開,臉上帶著遺憾,很深



的遺憾。





  不過在阿村走後,更多的人圍到明君的身邊,只因為她親口承認,她是



「天擎的女朋友」。





  「天擎那臭小子還真好運,有那麼漂亮的女朋友!」





  「妳穿的是哪間學校的制服啊?」





  「妳們認識幾年了?怎麼認識的?」





  「妳們到幾壘啦?嘿嘿。」





  一群人圍著明君,問著一個比一個還無聊的問題,我只好遠離那群無聊



的人,走過正拿著兩瓶彈珠汽水猛灌的阿村,到沒人顧的攤位後坐下。





  「帶我去逛逛。」不知過了多久,回答完一堆問題的明君走到我身邊,



屈身對我說。





  「逛什麼?」我沒頭沒腦的回應。





  「當然是園遊會啊!」對於我的回應,明君的臉上帶著好氣又好笑的表



情。





  「喔。」我起身跟她走出班上的攤位。





  在我們離開後,身後的一群人又大聲的吆喝著,還傳出一兩聲口哨聲。



鄰近班級的攤位見此盛況也盯著我們,想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無比的尷尬使得我連忙拉起明君的手,快步走開。





  「妳為什麼突然跑來高雄?」在一個烤魷魚的攤位前等待時,我問。





  「沒為什麼啊。」明君沒看我,眼睛盯著烤架上的魷魚看。





  「妳星期一要上課吧,那不就馬上又要回台北了。」我說。





  「我是離家出走的,不用那麼早回去沒關係。」明君說,眼睛依然盯著



魷魚。





  「啊?」我張大嘴巴無法反應。





  「因為我有個問題想當面問你。」明君終於抬起她的頭,盯著我看。





  「嗯?」看到她認真的表情,我突然對她想問的問題感到好奇。





  「你為什麼都不回台北?」明君問。





  既直接又尷尬的問題,直接命中我心底的致命傷,我沒有回答,並避開



她的眼睛,看著烤架上的魷魚。





  「為什麼?」對於我的逃避,明君提高音量又問了一次,接著說:「難



道你連小詩姊都想逃避嗎?」





  明君突然提到小詩,讓我心頭一震,無法反應的站著。整個思緒混亂,



四周彷彿變成真空一般,一點聲音都沒有。





  直到……

















































  「同學,你的魷魚好了,共50元。」烤魷魚的女孩說。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