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正站在我們眼前的藍宇泰,我一方面驚訝,另一方面則是羞

愧,使得我只能呆然的站著,一句話都說不出口。有別於我,長青依

然是瞪視著藍宇泰。



  「你們到底在這邊幹什麼?」見我們沒回答,藍宇泰又問了一次

相同的問題。



  「欸……這個……」我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結巴的拼

湊著,並在腦中想著該如何回答是好。



  「你管我們在這邊幹什麼!」一旁的長青突然很衝的回道,對於

長青的態度,我有點嚇到,藍宇泰則只是聳聳肩,沒說什麼。



  「我們只是來這邊晃晃,哪知道那麼巧碰到你,哈哈!」我陪笑

的說,想緩和有點僵的氣氛。



  「喔?」藍宇泰有點質疑的回道,讓不擅於撒謊的我又是一陣羞

愧。



  「媽的就說我們幹什麼,你管不著,是聽不懂嗎?」長青又是一

陣怒罵,嚇得我只能無奈的邊笑邊拉扯著他的手,試圖讓他停火。



  「好吧,」藍宇泰從容的回道,氣焰一點都沒被長青給蓋過,他

在離去前警告似的跟我們說道:「別再跟蹤我們了!」



  語畢,藍宇泰轉身離去,留下一臉錯愕的我,還有依然瞪視著他

的長青。在藍宇泰回到他的攝影朋友那邊後,我也轉身往公園的門口

走去,只有長青依然不甘心的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走了啦!」



  「你不會自已先走啊!」



  「媽的我走了,你就自已一個人坐車回去!」我從包包裡掏出鑰

匙,在長青面前丟擲著。



  長青想了一下,然後低聲罵了一聲「靠」之後,向我走了過來。

我微笑的捶了他一拳,然後搭著他的肩膀,兩個人起步離去。



  我還真是被他剛才的行為給嚇到了,平時的長青雖然總是嘻皮笑

臉,但是他剛剛緊盯著藍宇泰看的眼神,我還以為他們會吵一吵就槓

上,打起架來。幸好藍宇泰不是一個衝動的人,沒有把長青的怒火激

到頂點,不然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跟長青回到孤單小築時,剛好在客廳碰到正要出門的圓圓,或許

是對於長青的表白還無法釋懷吧,當圓圓看到長青時,很明顯的楞了

一下。反而是長青,就跟剛剛面對藍宇泰時一樣,大剌剌什麼都不在

乎的衝向圓圓,一把抓住她的肩膀。



  「圓圓!妳知道嗎?藍……」



  我心想著,長青不會是想跟圓圓說有關藍宇泰的事情吧?不等他

說完,我一個箭步向前,馬上把他的嘴巴摀住。



  嘴巴被我緊緊摀住的長青只能死命的掙扎,含糊不清的用「阿尼

語」說著話,看到我們兩個人怪異的模樣,圓圓一臉疑惑的看著我們





  「啊哈哈哈哈!」我痴傻的大笑,然後將長青往樓上拖去,從圓

圓的視線裡離開。



  回到房間後,我跟長青免不了又吵了一頓,還差點打起架來。後

來我們兩人好不容易才妥協,對於藍宇泰跟圓圓之間的事情,他暫時

不要插手,才不會越搞越複雜。



  如果讓圓圓知道藍宇泰跟那些青春可人的模特兒有說有笑,對於

自已的外表一向很沒自信的圓圓,又會怎麼想呢?她會發憤減肥,變

回她以前動人的模樣?或是自暴自棄,向人類體重的極限挑戰?



  這是一個賭注,一個輸贏參半的賭注。只是我不敢賭,因為籌碼

是心思既細膩又脆弱的圓圓,這是我不敢任意決定的一個賭注。



  我不是一個果斷,能輕易作出重大決定的人,所以我選擇暫時打

住,讓一切維持原狀。



  我用一頓晚餐,好不容易才打發長青回去,天知道經過白天的那

次碰面,長青再遇到藍宇泰時,會不會又把持不住,讓白天的衝突場

面再現。



  跟長青一起吃完飯後,我回到孤單小築,一個人坐在房裡拿著劇

本努力。就在我即將崩潰的時候,一陣清脆的敲門聲傳來,這是一個

陌生的敲門聲,力道有別於粗枝大葉的祈惟,也不同於溫柔的圓圓,

更別提從不敲門的教授。我心裡浮現出一個名稱,藍宇泰。



  果不其然,在我打開房門後,只見藍宇泰那個什麼表情都沒有的

死人臉,他站在我面前先是一句話都沒說,然後又突然拿出一張光碟

給我,接著就轉身下樓。藍宇泰的動作毫不拖泥帶水,反而是我在他

離開後,還停了好一下子才回過神來。



  藍宇泰拿來的那片光碟上什麼都沒有寫,對於他的用意何在,我

一時之間也摸不著頭緒。我將光碟片放到電腦裡,發現光碟裡有幾個

圖檔,我疑惑的點選資料夾裡的圖示,打開其中一張圖片。



  當圖片跳開時,我硬生生的嚇了一跳,那是一張照片,而照片的

主角是我跟長青。背景是我們今天白天去的那個公園,我又看了光碟

裡的其他幾張照片,驚訝的發現原來從他們第一個停留的地方開始,

藍宇泰就發現我跟長青的蹤影。



  原本還以為躲的遠遠的不會被發現,沒想到不但被抓到,還是從

一開始就被洩了底。看著電腦螢幕上的照片,我感覺到臉上一陣熱潮

湧起,總覺得該跟藍宇泰解釋些什麼才好,於是我起身往樓下走去。



  站在藍宇泰的房門前,我遲疑著該不該敲門,一番折騰後才舉起

手,輕輕的在門上敲了幾下。在清脆的敲門聲後,整個三樓又陷入一

片寂靜,久久不見回應。我往樓下走去,發現客廳裡空蕩蕩的沒半個

人,於是我走向唯一可能的地方,頂樓天台。



  走上五樓後,果然看到藍宇泰在天台上,靠著女兒牆十足帥勁的

站著,背影透露著一股憂鬱。我慢慢走近他,心想著圓圓是不是被他

這個憂鬱的背影給電到,才喜歡上他。



  我走到藍宇泰的身邊,簡單的說了句「嗨」,他只是轉過頭來看

我一眼,馬上又將目光移回前方,沒有說什麼。老早碰過釘子的我,

不以為意的繼續說道:「你拍照的技術很好。」



  沒有刻意的討好,我以真心的稱讚作為對談的起頭。其實當我看

到光碟裡的照片時,在發現被偷拍的驚訝裡,還包含了一些讚嘆,我

讚嘆著藍宇泰的攝影技術。



  說到攝影,我其實是個不折不扣的門外漢,所以對於一些取景角

度,光圈的運用……等專業的評判方式,我一點都不了解。但是身為

一個非專業人士,基本的評斷能力我還有,那幾張照片,給我最直接

的感覺就是棒。



  或許是談到攝影,觸碰到他心裡的那根弦,這次藍宇泰不再以冷

淡回應我,他簡單的說了句「謝謝」。雖然只是簡單的兩個字,卻讓

我覺得有進了一大步的感覺。



  接下來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話題都不脫攝影,我這才發現

談到攝影時的藍宇泰,竟有著我料想不到的健談。只是沒想到聊著聊

著,藍宇泰將話題一轉,又問到我跟長青出現在公園的原因。



  面對這個尷尬的問題,我有一句沒一句的敷衍著,藍宇泰見狀也

頗為識相,沒有多加的刁難。就在我們又陷入一連串的沉默後,我決

定對藍宇泰釋出我的誠意,我慢慢的說出今天跟蹤他的原因,也說出

長青對他敵視的原因,只是礙於跟圓圓的約定,我並沒說出長青喜歡

的人是圓圓。



  藍宇泰的表情沒有什麼特別大的變化,一直都是他一貫的平靜。

讓我最驚訝的是,當他知道長青敵視他的原因,是因為把他當情敵時

,依然是平靜以對。



  我想,或許他已經習慣於被女生追求了吧,要是我知道有女生偷

偷的喜歡自已,早就開心死了。



  聽完我的解釋後,藍宇泰起先沒說什麼,只是沉默的看著前方,

像是在思考我所說的話一樣。一小段時間後,他才撐起靠著女兒牆的

身體,語氣平靜的說著:「你去跟你朋友說,我不可能是他的情敵。





  對於藍宇泰所說的話,我只是一臉的疑惑。接著他又補充似的說

道:「我所喜歡的那個人,絕不可能是你朋友喜歡的那個人。」



  說完後,藍宇泰轉身離開天台,留下我獨自反芻他剛剛所說的那

段話。老實說,我有些驚訝,原來在我的想法裡,那個不食人間煙火

的藍宇泰,原來也有喜歡的人。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