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修看了看著背後的君兒一會兒,才又轉過頭將手上的煙拿起又抽了一



口,接著彷彿君兒不存在一般的吐出煙霧。





  「乾脆讓她討厭我算了。」弈修的心裡這樣想著。





  面對弈修刻意的舉動,君兒沒有立即表現出不滿,只是一屁股往弈修的



身旁坐下直盯著他看。





  弈修突然被這麼一雙眼睛直盯著看,雖然渾身不對勁卻又不知道該怎麼



辦,只有繼續的吞雲吐霧來排解尷尬的氣氛。





  「不要再抽煙了好不好?」君兒說:「你不是答應我要戒煙了嗎?」





  弈修沒有回答,依然故我。





  「啊~~~~~~~~~~~~~」君兒突然死命的大叫。





  弈修沒有什麼反應,依然故我。





  只是突然一隻出現在他面前的手讓他無法繼續故我,是君兒,她突然一



手往弈修的面前揮去,接著握住弈修嘴上的香煙。





  只是這個舉動並沒有持續多久,被煙頭燙過的人都知道那是什麼感覺,



很快的君兒便鬆開握著煙頭的手。在不能控制的大叫一聲後,隨即對著燙傷



的手掌吹氣,眼睛泛著淚水。





  君兒這一連串的舉動把弈修嚇的一動也不能動的呆呆坐著,直到他看到



君兒眼中流出的淚滴才頓時清醒過來,他起身一把拉起君兒便往實驗室跑去









  實驗室裡弈修急急忙忙的四處跑著,翻箱倒櫃的尋找醫藥箱,口中喃喃



唸著沒人聽得懂的話。





  「你在幹什麼啦!」君兒對著仍在實驗室裡四處跑的弈修喊著,語氣有



些哽咽。





  「我在找醫藥箱啊!」弈修答道,口氣有些不耐煩。





  「在這裡啦!」君兒打開面前桌子的抽屜,拿出一個白色的小箱子擺在



桌上。





  「在這個實驗室待那麼久了,連醫藥箱放哪裡都不知道!」在弈修走近



時,君兒沒好氣的說著。弈修沒有回應,只是安靜的在醫藥箱裡翻找著。





  「手伸出來……」弈修冷冷的說:「我先用雙氧水幫妳消毒,天知道那



個煙頭有多少細菌。」





  君兒慢慢的伸出她的手,口中喃喃自語般的說:「有細菌你還……」





  不料話還沒說完,雙氧水對於傷口的刺激感就讓她再也說不下去,眼淚



又不爭氣的流下。





  好像沒看到君兒因痛流下的眼淚,弈修又拿棉花沾上碘液,塗抹在她手



上的傷口,接著拿出OK蹦貼在傷口上。這一連串的動作是那麼的純熟,也是



那麼的溫柔,讓君兒頓時間忘記手掌的疼痛,眼睛直盯著弈修看。





  傷口處理完畢後弈修握著君兒的手沒有放開,他若有所思的看著君兒手



掌上處理妥善的傷口,低聲的說:「妳剛剛想說,『有細菌你還在抽』是吧



?」





  「嗯…」君兒回道。





  「我的事妳少管。」弈修放開君兒的手,轉身往實驗室的門口走去,走



到一半突然停住步伐,說:「還有,以後別傻傻的用手去握煙頭了。」





  弈修離開實驗室後往樓梯走去,在樓梯口旁的垃圾桶停住了腳步,站在



垃圾桶前一段時間後,掏出口袋的香煙往垃圾桶一丟便起步上樓。





  他一個人站在系館的頂樓,靠在女兒牆上看著學校裡來來往往的行人,



讓頂樓的風吹拂著自已的臉。





  這個時候耀輝也上了頂樓,他靜靜的走到弈修的身邊。





  剛才弈修慌忙的在實驗室裡找醫藥箱,還有溫柔細心幫君兒處理傷口的



種種舉動他都看在眼裡,自然他也看到了君兒看弈修的那個眼神。





  「有煙嗎?」耀輝說。





  聽到耀輝向自已索煙,弈修先是一楞,接著雙手在身上摸索著,等到摸



遍了全身上下的口袋才想到自已剛剛才把煙丟進垃圾桶。





  「抱歉,沒有。」弈修歉然的對耀輝笑了笑,接著問:「你會抽煙?」





  弈修搜尋著以往跟耀輝相處時的片段回憶,他不記得耀輝有在他面前抽



過煙,他也不知道他會抽煙。





  「嗯,我會抽煙啊,很奇怪嗎?」耀輝說。





  「我只是覺得驚訝,印象中沒看過你抽煙。」弈修回道。





  「因為君兒不喜歡抽煙的男生。」耀輝眼神好像看著遠方微笑的說。





  聽到耀輝的回答弈修又是一楞,輕笑一聲後他說:「你果然凡事都會為



君兒想,真是個體貼的男人。」





  耀輝轉過頭來看著弈修,接著微笑的說:「你剛剛不也為了君兒把整包



的煙丟到垃圾桶裡嗎?」





  原來,耀輝看到弈修在上樓前把煙丟到垃圾桶裡。





  面對耀輝的敏銳,弈修只能無奈的苦笑,並尷尬的說:「反正也沒剩下



幾根了。」





  耀輝對弈修微微一笑後將目光移回前方,接著彷彿在思考著什麼似的不



發一語,而弈修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兩個人就這樣安靜的靠著女兒牆



站著。





  「我很喜歡君兒。」耀輝在一連串的沉默中說。





  「嗯?」弈修起初有點無法反應,有些錯愕的回應,接著才綻開笑容的



說:「我知道。」





  「我想跟她表白我的心意。」耀輝眼神堅定的說。





  弈修沒有回應,依然微笑的看著耀輝。相對於臉上的微笑,他的心裡有



一種奇怪的感覺,一種略帶了些酸意的感覺。





  只是弈修的心裡明白這遲早都會來到的,他的心中祝福著耀輝,卻也暗



暗的祈禱君兒不要輕易的接受。





  「我覺得我不會成功。」想是說給自已聽一般,耀輝低聲幽幽的說。





  「還沒試怎麼會知道成不成功呢。」弈修拍了拍耀輝的肩膀說。





  「因為君兒喜歡的人不是我。」耀輝突然轉過頭看著弈修。





  看著耀輝認真的眼神,弈修竟然感覺到不自在,他伸了伸懶腰故作輕鬆



的說:「別想太多了,該下樓去工作了。」





  離開頂樓後,兩個大男孩再也沒有再說任何的話,只是將自已完全埋在



實驗儀器跟數據當中。君兒自然也發現其中的異樣,只是她沒有深入去追究



,心想著這兩個人專心在實驗中也無嘗不是件好事。





  當君兒坐下跟耀輝討論實驗所得到的相關數據時,一旁獨自進行著實驗



的弈修總是偷偷瞄向他們,好奇耀輝會不會突然對君兒表白。





  當君兒走到弈修身邊跟他討論實驗的時候,在電腦前整理數據的耀輝也



會用一種些微落寞的眼神看著有說有笑的弈修跟君兒兩人。





  三個人雖然同在一個實驗室進行著同一種研究,卻有著三種不同的心情



,也有三個只有他們自已才知道的秘密。





  弈修每天都以一種忐忑的心情面對耀輝,他總是想著耀輝會不會突然跑



來興奮的說,他跟君兒已經在一起了,亦或是苦笑的說出他被拒絕的消息。





  只是時間依然是以每秒為計量的跑,日子依然是以每天為單位的過,他



們三人也依然跟過去一樣維持著微妙的關係。





  直到某一個天空很藍,沒有風也沒有雲,一切都很平靜的午後,當時弈



修的心裡也非常的平靜,就像是無波的湖水一般。





  用完午餐的弈修坐在系館前的階梯上休息,想放鬆實驗後疲憊的身體。



君兒走到他的身邊坐下,遞了一瓶「純喫茶」到他面前。





  「謝謝。」弈修微笑接下飲料。





  「欸……」君兒開口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是跟弈修眼神交會後又將想出



口的話吞回,只是靜靜的坐著。





  弈修聳聳肩後,喝了口綠茶,微笑的看著君兒說:「想說什麼就說吧。









  以他對君兒的認識,她一定有什麼想對他說。





  「耀輝他向我表白了,他希望我能夠試著跟他交往。」君兒低著頭沉默



一段時間後,用著極低的音量說,她的頭依然是低著,像是在跟自已說話一



般。





  「喔?」弈修起初有些驚訝,接著心中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失落,但是他



還是微笑的說:「那很好啊。」





  真是愚蠢的微笑,當時的他心中如此咒罵著自已。





  「你真的覺得很好嗎?」





  面對君兒的問題,弈修一時間竟無法回答,過了一會後才輕輕的回了句



「嗯」,他想這樣回答應該比較好吧。





  「可是我拒絕他了。」





  君兒平靜的說,反而是弈修驚訝的瞪大雙眼。





  「因為我知道我不喜歡他。」





  君兒態度依然平靜,此時的弈修也收起了驚訝的表情,他的心中開始有



些興奮。





  「欸……」君兒抬起頭看著弈修,慢慢的說:「你喜歡我嗎?」





  「啊?」錯愕的表情又回到弈修的臉上,此時的他思緒完全被君兒的問



題打亂,一點都回答不出君兒的問題。





  有別於弈修的窘況,君兒一直都非常的冷靜,彷彿這些情景、話語早就



在她的腦中排練了數百次、數千次一般。





  「我喜歡你。」





  不等弈修回答,君兒接著出口的竟是直接不過的表白。





  弈修依然是該死的不知所措,不過此時的他並不需要為了該如何回應而



煩惱。





  因為他根本無法回話,也不再需要回話。





  在一個天空很藍,既沒有風也沒有雲,一切都很平靜的午後,女孩親吻



了男孩。那個吻像是顆石子一般,投進了男孩如湖面般平靜無波的內心,激



起了一陣陣的漣漪。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