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乳對於阿村既大又急促的喊叫,也是一臉的茫然,睡眼惺忪的盯著阿



村看,臉上掛著一個大問號?而我自然也是疑惑的直盯著阿村看。





  「靠杯啊!你們看我幹什麼。」面對我們的目光,阿村顯得有些不自在



的楞了一下,接著似乎想到什麼似的,又連忙說:「隆乳,你看大斌!」





  大斌?又是一個問號,那隻神豬現在不是應該還在熟睡嗎?阿村叫我們



看他幹什麼?





  我跟隆乳將疑惑的眼神從阿村身上移到大斌身上,不看還好,看了之後



兩人同時發出喊叫。





  映入我們眼睛裡的畫面,是一幕在Discovery都不一定能看到的生態奇觀









  一隻神豬正用舌頭,在一隻變色龍的身上舔來舔去。





  見到此景,隆乳放聲驚叫,只見他死命的喊叫著他心愛的變色龍的名字



「小乖」。





  對我而言,少了隆乳那種對小乖的疼愛。看了之後,我只覺得胃裡一陣



翻滾,一股噁心的感覺隨即衝上我的腦門。





  不料我還沒吐出來,卻有更噁心的事情在眼前上演。





  大斌慢慢的張開他的嘴巴,並高舉著手上的變色龍,準備放進嘴巴裡。





  「啊~~~~」見到此景,隆乳更是放聲大叫。





  隆乳從他的床上撲到隔壁大斌的床上,準備救回他心愛的變色龍,不料



大斌食意堅定,一腳將他踹回他的床上。





  只見隆乳倒在自已的床上,眼睛看著他的變色龍,嘴裡喊叫著「小乖~



~」。





  「啊幹!」阿村見狀,發出一聲怒罵,從他的床上飛躍了出去。





  阿村的跳躍力很驚人,我們科館前有一個石雕,跟一球不算小的矮仙丹



,那個石雕是一個像水滴的球狀體,頂端的高度剛好是水平面的高度,我們



都用來做測量的基準點。





  阿村常常在科館前表演飛躍石雕跟矮仙丹,根據他的說法,那項表演稱



為「飛躍海平面」。





  這種行為雖然很白痴,不過必須有某種程度的跳躍力才能辦到。





  目前在我的眼前,阿村又展現出他過人的輕功。他從床上躍起後,在空



中劃出了漂亮的弧線,直接降落在大斌的肚子上。





  見到如此精湛的演出,我跟隆乳不禁讚嘆,還聽到隆乳下意識的說了一



句:「好輕功!」





  一個慘烈的叫聲跟我們的讚嘆同時出現,是大斌,被一個重物由天而降



擊中肚子,也難怪他會叫成那樣了。





  不過也因此,隆乳的「小乖」被救了回來。





  救回「小乖」後,這一大清早發生的鬧劇也算告一段落,阿村俐落的從



大斌的床下跳下來,將變色龍遞給隆乳後,拿起盥洗用具,打開快被同學敲



破的門,走出寢室,在我們的眼中留下一個帥氣的背影。





  在阿村離開後,我也拿了我的盥洗用具往廁所走去,只見隆乳還在呵護



著他的「小乖」,而大斌一直都沒下床,身處低處的我也無法了解他的情形



,大概是在床上無力的抽蓄吧。





  早上的鬧劇,追根究底起來都是因為大斌有夢遊的習慣,光是在住宿的



期間就發生不下二十次,不過大多是一些起來走動的小活動。





  「變色龍事件」可以算是夢遊事件簿裡的前三大,最可怕的一次是「靈



異夢遊事件」。





  還記得,那是一個無風、無雲、無星、無狗鳴貓吟的夜晚,整個天空只



有一個如眉毛般細長的月。





  這樣的一個夜晚,處處透著詭異,就連大斌也很詭異,那天晚上他吃了



晚餐之後就沒再吃任何的東西,除了睡前刷牙偷吃了一點牙膏。





  這樣一個詭異的夜晚,果然發生了可怕的事情。





  那天半夜,時間不明,房間裡又傳來一聲巨大的聲響,那個聲響吵醒了



我們。我躺在床上,微睜雙眼看都不用看,就能猜到八成是大斌又起來夢遊



了。





  我微微的將頭抬起觀望,果然看到大斌那個死胖子穿著睡衣跟球褲在房



裡走來走去,接著打開門走出寢室。





  「他應該又要去廁所繞一圈吧。」隆乳帶著睡意,小聲的說。





  「靠!被他這麼一吵我的尿意都來了,我跟他一起去好了。」阿村說,



接著也爬下床,跟在大斌的後面跑出宿舍。





  就在他們兩人都離開後,我又窩回被窩裡,準備繼續補眠,不料沒過多



久,又是一個急促的腳步聲從外面傳來,接著寢室的門被打開。





  「靠!你們不要睡了啦!出事了!」開門後,阿村在門口大喊。





  出事?我心想著大半夜會出什麼事,不過我跟隆乳也很快的爬下床,跟



著阿村一起走出寢室。





  「現在是怎樣?」我問,畢竟大半夜這樣在寢室外晃實在很奇怪。





  「大斌離開廁所之後,又晃到晒衣場,接著又四處亂走,很奇怪。」阿



村說,臉上帶著詭異的表情。





  我們三個人很快就找到大斌龐大的身影,他一個人赤腳,就這樣在宿舍



裡走著。我們也一直跟在他的後面,看他打算幹什麼。





  只見大斌從我們這邊的一區走到化工那一邊的二區,接下來又往一區走



去,在電梯前,轉身走向電梯。





  我們在一旁,看著大斌,不敢叫醒他。因為我曾經聽過,如果你搖醒正



在夢遊中的人,會害他的魂魄散掉。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唬爛,我們還是相信



了。





  詭異的事,就在此時發生,就在大斌走到電梯前時,很碰巧的,電梯門



自動打開。





  重點是,並沒有人去按電梯的按鍵,所以見到此詭異情景的我們,無不



倒抽一口氣。





  不過更詭異的事,又在我們倒抽一口氣的時候發生了!





  站在電梯前的大斌,突然作勢要掏出他的老二,見到這一幕,我更是驚



訝,他打算讓電梯裡的攝影機拍他的「小斌」嗎?





  就在我還在驚訝中無法自拔時,身邊突然衝出一個人影,是阿村。他真



不愧是長我們年紀的人,能夠在慌亂中馬上做出反應。





  阿村以他敏捷的身手,三步作兩步快速的往大斌衝去,接著很快的一掌



往大斌的後腦打去。





  我跟隆乳見此景,又倒抽了一口氣,我在心裡想著:「夢遊中被拍了一



掌,大斌的魂魄會散嗎?」





  答案很快就出來了,大斌的魂魄並沒有散,因為他根本就沒醒,睡意如



鋼鐵般堅硬的大斌,區區一掌是喚不醒他的。





  不過倒是停止了他想露出「小斌」的舉動,只見他搔了搔頭,轉身往寢



室的方向走去,他才剛離開,電梯的門又自動的關上。





  現場再度回復平靜,只剩下我們三個人留在原地,看著詭異的電梯,突



然一陣寒風,讓我們身體很自然的顫抖了一下,接著很有默契的快步跑回寢



室。





  隔天我們詢問大斌晚上的事,他依然還是說沒有印象,不過他又說在夢



中好像聽到一個女生在叫他,其他的事他什麼都不知道。





  聽到這些話,我們三人渾身一毛,互相看著對方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大斌的夢遊,雖然在二年級我們都搬離宿舍後就再也沒什麼機會領教,



不過卻是我們宿舍生活裡一個回憶。





  也是我們後來聚餐時都會聊上幾句的笑話跟鬼故事。





  那晚的真相究竟是如何?沒有人知道,我們只知道學長對我們說過的銘



言:「學校有鬼,宿舍最多。」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