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一連串響亮又突然的掌聲,硬生生將我混亂的思緒拉回,看



了看四周,有一群不認識的人,努力為小容的表白拍著手。我連忙拉起小容



的手,將她帶到旁邊,逃離大家關愛及震驚的眼光。





  「嘻~」小容看著我的臉,輕輕的笑著。



  『妳怎麼知道我們要來這裡啊?』我疑惑的問著。



  「那天你們在討論的時候,我人就在旁邊啊。」小容轉動她的大眼睛,



對著我說。



  『妳不會從那個時候就開始偷偷計劃了吧?』我驚訝的問著。



  「嘻~對啊。欸,我剛剛說我喜歡你欸!」小容拉著我的手對著我說。



  『喔,我們該走了,他們在等我們。』我裝傻假裝沒聽到。



  「喂~我說我‧喜‧歡‧你‧欸!」小容抬高音量慢慢的說著。



  『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所以我不能浪費妳的時間。』我背對著小容,



慢慢的說著。



  「我知道啊,小敏姐姐都跟我說過了,也是她教我要這樣做的。」小容



說。





  聽到小容說的話後,我嚇的急忙轉身過去,沒想到這一切的幕後策劃竟



然是我那個三八的老姐。





  『什麼?妳說是那個死三八教妳的!?』我不可置信的看著小容。



  「喔~你說小敏姐姐是死三八,我會跟她告狀喔。」小容帶著邪惡的笑



容看著我。



  『沒有!我什麼都沒說!』我連忙裝傻,轉身準備離開。



  「欸!我說我喜歡你欸!我喜歡你欸!」小容跟在我後面,邊走邊說著







  『知道了啦。』我說。



  「你都沒什麼表示嗎?」小容跑到我的面前問我,臉上掛著微笑。



  『妳乖啦,別吵了喔。』我摸了摸小容的頭對她說,其實小容真的是很



可愛,但是我就是無法給她一個答覆。





  因為龍兒已經進駐了我的心,就在不知不覺間,或許我是想用龍兒來填



補姑姑離開的空洞吧。





  「我答應過小敏姐姐,我不會放棄的,我會一直努力到你也說你喜歡我



!」此時的小容突然認真的對我說著,看著她的眼睛,我無言了。





  後來,這一場血腥又極具傳奇性的聯誼,就在小容的亂入後進入了尾聲









  回到家之後,原本打算寫劇本的我,一直看著電腦銀幕,思索著今天小



容對我說的那些話,直到老姐來敲我的門。





  『請進。』在我禮貌的一句請進後,老姐慢慢的走進我的房間,面對著



我往我的床上坐下。



  「小容,她今天有去找你吧。」老姐微笑著對我說著。



  『嗯,妳的餿主意吧。』我簡單的回答。



  「那你的答案呢?」老姐問。



  『不知道,說真的我不知道,我的思緒很亂。』我仰頭看著天花板說。



  「是因為龍兒吧。」老姐緩緩的說著,沒想到她早就看出我喜歡龍兒了







  『妳都趁我睡覺的時候偷偷鑽進我的肚子裡嗎?』我帶著不可置信的眼



神看著老姐。



  「喂~你當我是蛔蟲啊!我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了,別忘了我們已經相處



20年了。」老姐打了一下我的頭,接著對我說。



  『有那麼明顯嗎?我一直覺得我很低調欸。』我搔著頭說著。



  「不,應該說,從龍兒來應徵的那時候開始我就猜得到了,龍兒很像思



妤吧。」老姐非常直接的提出她的看法。



  『嗯,是蠻像的。』我不敢直接表達我的想法,我其實是想說『根本是



像同個模子印出來的。』



  「唉~你必須自已在龍兒跟小容之間做出一個抉擇,我不會去過問跟干



涉。」老姐慢慢著站起身,往房門走去,「但是我是站在小容那邊的,因為



我覺得她比較適合妳。」老姐在溫柔的對我說完後,慢慢的關上我的房門。





  『小容,真的比較適合我嗎?』我盯著銀幕反覆思索著老姐剛剛所說的



話,老姐雖然平常對我說話刻薄了些,但是她卻也是會溫柔的為我著想,幫



我作許多決定。





  只是,這個時候的我卻是迷惑著,我依舊徘徊在交叉路口前,遲遲無法



決定我該走的路。此時我輕輕的握著脖子上的項鍊,心裡想著:「姑姑,如



果是妳,會怎麼對我說呢?」





  我們在聯誼過後,度過了一段不算短的療傷期。記得當星期一上課的時



候,我們在系館裡遇到了我們助教-小猴子。





  為什麼叫他小猴子呢?因為有一次我們在他的辦公室裡聊天,我一時興



起畫了一張他騎腳踏車的圖。





  「喔,你這張猴子騎車畫得不錯。」助教認真的看著貼在牆上的圖。



  『其實我畫的是你。』我慢慢的說著,同時阿怪他們也對助教點了點頭



,從次之後,助教就叫小猴子了。





  話題似乎扯遠了,話說當小猴子看到我們的時,臉上充滿了滿滿的驚訝









  「你們怎麼傷的那麼嚴重?車禍嗎?」小猴子看到阿怪他們的樣子,嚇



的手上連瀝青試體都掉在地上。



  「我們去聯誼啦。」阿怪無力的慢慢說著。





  從那之後,我不再舉辦聯誼,因為我體會到了老祖宗的智慧:「一朝被



蛇咬,十年怕草繩」。





  我還年輕,我還不想死,所以我不再舉辦聯誼。





  在我們療傷的期間,期中考也悄悄的來了。這次的期中考跟以往的期中



考有點不同,因為身邊多了一個纏人的小容。





  不論我是在圖書館、家裡還是任何的地方讀書,小容一定會跟在我的旁



邊。





  她常會拉著我的手問一些問題,即使我已經好幾科自身難保了,卻還是



會幫她解答。





  為什麼呢?我也不知道,或許是因為我犯賤吧。





  期中考的某一天,我在圖書館面對著眼前一堆資料,左手抱著頭,右手



拿比猛算著工數,身旁依然有著小容。





  只是我發現今天的小容好像安靜了許多,我轉頭朝小容的方向看去,只



看到她臉朝向我這邊,眼睛微閉的趴在桌上睡覺。





  看著她熟睡的臉,我的嘴角竟不自覺的上揚,我想那應該是微笑吧。





  因為小容睡覺時的樣子,真的好可愛。安靜在睡覺的她也在微笑,不知



道是不是作了什麼好夢。





  這個時候,小容突然微微的縮了一下身體。我心想或許是圖書館的空調



太強了,便脫下身上的當外套用的襯衫,輕輕的披在她身上。





  此時的小容臉上又出現了笑容,不知道她到底作了些什麼夢。





  我的心裡竟然希望她夢到的是我,只是,我很快便將這想法趕出腦中。



因為心中掛念著龍兒的我,有什麼資格希望小容夢到我呢?





  於是我將視線從小容的臉上拉回桌上的工數筆記及試題中,直到身旁的



小容醒來,慢慢的坐起身。





  剛醒來的小容,揉了揉剛睡醒的眼睛之後才發現身上多了一件襯衫,她



似乎有些疑惑的轉過來看我。





  『我看妳剛剛好像會冷,所以幫妳披上的。』我說。



  「謝謝。」小容在停頓了一下子後,小聲的向我道謝,並想將身上的襯



衫還我。



  『妳如果還會冷,就先穿著吧。』我心想,只穿一件無袖上衣的小容應



該會覺得冷吧。



  「嗯。」聽到我的話,小容將襯衫穿上,不再是披著。





  接著,我們又各自將注意力放回面前的書本上。我在一次轉過頭去看小



容時,發現她似乎看著身上的襯衫在微笑,臉上也泛起一陣紅潮。





  當時的我想著,原來不是只有覺淂熱才會臉紅,覺淂冷也是會臉紅的呀









  後來的我才知道,當時出現在小容臉上的紅色,原來是幸福的顏色。





  這次的期中考雖然過程跟以往不太相同,但是結果倒是跟之前幾次差不



多,都一樣很慘。





  只是我並不是一個視學校成績如命的娃娃,因此期中成績之於我,有如



輕煙浮雲一般。即使面對許多的不及格考卷,我也都能以微笑面對。





  甚至在最慘的一科結構,我還跟阿怪打賭看誰比較爛,最後我因為贏阿



怪一分,所以要請他吃飯,可恨的一分,馬的!





  就在期中考結束後,我們多了非常多空閒的時間,從早上到晚上。而我



身邊的男孩們,也在期中考後,各自開始為了自已的幸福忙碌了起來,首先



發難的人,就是阿怪。





  我依稀還記得,那是個晴朗的星期日。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