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元旦的那一天,我找了話劇中飾演主角敏宇的阿文、飾演前女友恩



惠的小容、飾演女主角慧媛的龍兒、以及飾演醫生的阿森,還有阿怪跟駭客



等一些較重要的配角,到我的房間進行對劇本的工作。





  就在我們的工作進行到一半時,樓下傳來了老姐大吼大叫的聲音,我心



想,她的更年期終於到了,開始會對客人開罵了。





  只是認真一聽他們的對話,我發現好像不是老闆跟客人對罵那麼簡單,



於是我起身準備下樓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一到樓下,竟然看到老姐跟一個男人在店裡對罵,而Amy姐則是低頭



流著淚站在櫃檯旁。我仔細看了一下那位男子,發現他就是我第一天上班來



找Amy姐的那個男人。





  現在店裡的情形就好像某綜藝節目的單元一樣,我連忙在店裡搜尋著,



看有沒有康康、黑人跟小鍾的身影。





  「你這個賤男人,還有臉來找Amy,你馬上給老娘我滾出去!」老姐



說。



  「Amy,妳聽我解釋好嗎?我真的很愛妳!」男子不顧眼前那隻正在



咆嘯的母老虎,直接對Amy姐講著。



  「你聽不懂人話嗎!?我叫你滾啦!」老姐看男子賴著不走,上前打算



推他出去。



  「我們的事妳管什麼,我是來找Amy的!」這個時候男子竟然用力將



老姐推向一旁,準備走向Amy姐。





  看到老姐被那個不知名的男人欺負,我突然莫名的火了起來,走上前擋



在他跟Amy姐之間,此時我們四目相交,誰也不肯退讓。





  『我姐叫你滾,聽不懂嗎?』我說。



  「今天我一定要跟Amy說清楚,不然我不會走。」男子說。



  『你再不走,我們要報警囉。』我對旁邊的小容作了一個手勢,假裝要



她報警。



  「不用拿警察壓我,我愛Amy,這點小事我不會怕的。」男子瞪著拿



出手機的小容,不客氣的說著。



  「愛個屁啊!當初你跟Amy在一起的時候,不但沒有好好對她,還腳



踏兩條船,你不用裝成一副深情的樣子啦!鬼才相信你。」老姐以不屑的語



氣說著,原來眼前這個男人竟然曾經如此傷害過Amy,也難怪Amy姐會



在旁邊哭的那麼傷心了。





  這個時候,眼前的男子,或者可以說眼前這位劈腿男,惱羞成怒的轉身



想對老姐呼巴掌,我見狀趕快拉住他的手。





  『喂!搞清楚你現在是在誰的地盤,別太超過了!』阻止劈腿男的行動



後,我威脅般的對他說著。



  「不然你想怎樣?」劈腿男也不客氣的回嗆我。





  就在我跟劈腿男快打起來時,身後傳來了Amy姐歇斯底里的尖叫聲,



我很快的轉頭過去,只看到Amy姐抱著頭,蹲在地上。劈腿男見狀又想上



前,只是被我擋下,並狠狠的推開。





  「麻煩你不要再來找我了,我現在的男朋友對我很好,請你不要再來打



擾我的生活了!」Amy姐蹲在地上,慢慢的說著。



  「妳不用騙我了,Amy,我知道妳根本沒有男朋友!」劈腿男說。



  「我就是Amy的男朋友,麻煩你自重一點!」阿森突然出現,對著劈



腿男說,不知道什麼時候,原本在二樓的人全都跑了下來。





  看著阿森,我心想他還真機靈,懂得用這招。





  阿森以高大的身材擋在劈腿男的前面,眼睛則是狠狠的瞪著他,嚇得他



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你們以為隨便找一個人出來,我就會相信了嗎?」沒想到劈腿男依然



不死心。



  「難不成要我們幾個打你一頓,你才要相信嗎?」阿怪拿起旁邊的掃把



,走向前來對劈腿男說。





  劈腿男看我們人多勢眾,自知賴不下去,便轉身往門外走去,在他離開



前,阿森對著他大喊:「不準你再來騷擾Amy,不然不會像今天那麼簡單



放你走!」





  在劈腿男離開後,我們全都圍到Amy姐的旁邊安慰她,大家都稱讚著



阿森的機智跟阿怪的勇猛,我在一旁低聲抱怨著,我剛剛也很屌啊,怎麼沒



人說到我。





  只見旁邊的小容看著我,甜甜的笑著,像是給我鼓勵一般,頓時間讓我



心中的不平衡都消失了。





  「阿森,謝謝你剛剛幫我解圍喔。」Amy姐在平復了情緒後,對阿森



說。



  「其實……我是真的喜歡妳,Amy姐。」阿森說。



  「唉唷,人都走了,別演了啦。」阿怪拍著阿森的背說。



  「我是認真的,妳能跟我交往嗎?Amy姐!我喜歡妳!」阿森語畢,



竟然緊緊的抱住Amy姐,這突然的舉動嚇到了在場所有的人。





  就在大家都還在錯愕中時,一陣急促的跑步聲拉回了眾人的思緒,是龍



兒,她往店門很快的跑著,臉上似乎掛著淚。





  而在龍兒跑出去沒多久,阿文也跟在她的後面跑了出去。在場除了我以



外,我想應該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沒有多想,也跟著他們跑出去。





  就在附近一家便利商店門口,阿文終於追到了龍兒,我則躲在一根柱子



後面,看著他們,聽著他們。





  「龍兒,我希望你冷靜的聽我說,其實跟妳通信的不是阿森,是我。」



阿文說。



  

  此時龍兒只是帶著錯愕的表情,看著阿文。





  「我想,如果妳知道阿森不喜歡妳,應該會很傷心,所以我決定要幫阿



森回信。我單純的只是想讓妳開心,我沒有惡意,只是沒想到……」到此,



阿文突然停了下來,彷彿是在對自已當初愚蠢的決定而懊惱,「我沒想到最



後還是讓妳傷心了,其實我早就想跟妳說實話了,只是我找不到機會,也不



知道該怎麼開口,對不起。」





  而龍兒只是低著頭,一語不發的站在原地。不知道過了多久,龍兒慢慢



的說:「你為什麼要那麼傻,幫阿森回信呢?」





  「我會哪麼傻,都是因為我喜歡妳!我想看到妳開心的樣子,如果妳開



心,那我就滿足了。」阿文看著龍兒,緩緩的說。



  「抱歉……我想一個人安靜一下……」不知道過了多久,龍兒低聲說著



,接著轉身離開。





  我慢慢的走向獨自一人的阿文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只見他緩緩的抬



起頭,對著我微笑。





  只是,此時他臉上的微笑不再是當時那個幸福的微笑,而是帶著一點落



寞及一點遺憾的微笑。





  事後,阿文也坦白的向阿森表示,一直都冒用他的名義跟龍而通信,希



望阿森能原諒。





  在氣氛凝結了一小段時間後,阿森拍了拍阿文的肩膀,對著他說:「如



果我真的要怪你,我會怪你為什麼那麼傻,想把自已喜歡的人讓給我。」





  聽到阿森所說著話,阿文的臉上浮現了意外兩個字。接著阿森微笑的對



阿文說:「我希望你接下來能好好的追逐你所想要的幸福,就像我一樣。」





  當天晚上,在兩個大男人友情的擁抱後,阿怪拿出了珍藏的青島啤酒。



我們五個人就這樣喝著啤酒,慶祝著阿森跟阿文向自已的幸福邁出一大步,



也慶祝我們不變的友情。





  元旦之後沒多久,我們戰戰兢兢的迎接了二技的第一個期末考。





  我的期末考依然還是在小容的陪伴下度過,只是這一次她很少拿問題來



煩我,可能是我的期中考成績太「優秀」了,她不好意思再讓我分心吧。





  比較意外的是,準備考試的期間我接到了一通小學同學打來的意外電話



。當時的我還是在圖書館準備工數,旁邊還是坐著小容。





  不同的是,桌面上的手機突然響起了「關東煮」的鈴聲,害我得到不少



關愛的眼光。





  我心想到底是那個渾蛋,在這個時候打電話來,害我被「嚼」了好幾眼



。拿起手機一看,竟然是國小兼國中同學宏賓打來的。





  『喂,你等一下喔。』我很小聲的回應後,跑到圖書館外的陽台後,才



對電話裡的老同學說:『衝啥啦!我在圖書館欸,差點被你害死!』



  「你怎麼對老朋友態度還是那麼差,小心以後都沒人要打電話給你喔。



」電話另一頭的宏賓訕笑的說著。



  『囉唆啊,突然打來幹什麼?』我說。



  「是要跟你說國小同學會的事啦,大約是在過年前舉行吧,來不來?」



宏賓簡單的說明這通電話的目的。





  一聽到是同學會,我沒有多想便答應了,畢竟我是個隨和的人,而且也



好久沒見到那些小學的老朋友了。





  接著跟宏賓談妥了時間跟地點,並講好再聯絡後。我一邊想著老同學們



不知道都變淂怎樣,一邊慢慢的走進圖書館。





  不出所料,我才剛坐下,小容便用閃亮亮的眼神看著我。被她這麼一看



,我整個人都渾身不自在起來





  『呃,幹什麼?』我問。



  「你剛剛跟誰講電話啊?怎麼講那麼久?」小容疑惑的看著我問。



  『沒什麼啦,跟一個老朋友講一些事情啦。』我敷衍的回答。



  「講什麼事情啊?」小容起身整個人貼到我的身邊,想套出剛剛電話的



內容。



  『妳讀妳的書啦,管那麼多幹什麼。』我站起來將小容推回她的座位,



並輕輕的打了一下她的頭。





  無法從我口中套出話的小容,癟著嘴坐在位置上,露出她那一貫的生悶



氣表情。看到她的樣子,我的嘴角又忍不住上揚,心想著她真是個可愛的小



女生。





  在經過一個禮拜的疲勞轟炸後,我們以愉快的心情送走了該死的期末考



,迎接我們二技生涯的第一個寒假。





  上學期就這樣混混的過去了,我最後被當了一科結構,阿怪則是被當了



結構跟工數,還被我笑他真是個「北七」。阿文因為處於低潮期,被當了大



地工程,真是可憐的傢伙。





  而阿森跟駭客兩個幸運兒則是踩著大家的頭all pass,也因此



,他們必須請我們三個吃飯,才不會被雷劈。





  一定有人會問,龍兒、阿文跟阿森他們三人最後如何了吧。是的,就像



「駭客任務-完結篇」中所說的,有開始就有結束。





  就在期末考結束的那天,龍兒又拿給了我一封信,接著對我說:「請幫

我交給阿文,謝謝。」





  雖然當時,我在她的臉上看不到羞澀的表情,也看不到幸福的微笑,但



是我想,在不久後的將來,一定能在龍兒的臉上看到吧。





  至於阿森呢,他還是依然持續著對Amy姐進行追求,有時候也會來店



裡買東西送Amy姐。





  每當等我將禮物包裝好交給阿森後,他將禮物送回我的手上,並補充一



句:「請幫我轉交給Amy。」時,我總是會把他跟那些送禮物給老姐的蠢



蛋混為一談。





  剛開始,阿森來店裡時,我都總覺得他跟龍兒之間有一股尷尬的氣氛。



後來時間久了,龍兒好像慢慢釋懷了,那種尷尬的感覺才減緩了不少。





  雖然處於寒假期間,但是感覺上並沒有比上課的時候悠閒多少,因為話



劇社必須藉著寒假加緊的排練,才能趕在下學期的園遊會演出。





  也因此,除了星期六及星期日外,大多的時間我們都要到學校的大禮堂



排戲,比起上課辛苦了不少,至少上課還能翹課或睡覺。





  很快的過了一個禮拜,寒假的第一個星期六,正是跟宏賓約好要開國小



同學會的日子。





  難得偷閒不用排戲的一天,我放縱自已睡到自然醒後,才出門買了一些



東西當午餐,簡單的填一填肚子,便開始梳洗準備出門。





  就在我做好一切的準備,坐上機車準備發動時,突然感覺到一個人坐上



了我的後座。而我竟然感覺到非常的自然,完全沒有一點驚訝的感覺。





  我疑惑的轉過頭去,只見到小容帶著安全帽,右手比著YA,開心的對



我笑著。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