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棒的壽命並不長,火花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的從頂端往下

跑,一直到手握處的端部,與黑暗結合為一體。



  周圍又陷入一陣的漆黑,不過圓圓的熱情依舊,興奮的叫聲一直

沒有停的圍繞在我們四周。這時我手上仙女棒突然被拿了過去,我定

睛一看才發現是祈惟,原先認為仙女棒幼稚的他也加入了遊戲。



  看到祈惟也加入,我也抽出一根仙女棒,走向教授要跟他借火。

教授不知道什麼時候點燃了一根菸,帥氣的刁著,要我們自已對準菸

頭,他則是一直吸吐著菸,以增加菸頭的焰度。



  我好不容易點燃我的仙女棒,心裡高興的看著火花。不過就在這

個時候,一個水滴打在我的臉上,我疑惑的看了看左右,看是不是祈

惟或圓圓的口水噴到我。哪知道過沒多久,一滴滴水開始從天上慢慢

落下,緊接著是一場雨,一場毫不留情的傾盆大雨。



  就在我還來不及反應這突然的一切時,大家都已經往樓下跑去,

我楞了一下才拔腿隨後跟著下樓。



  雖然我們跑的算快,不過這場來的既突然又無情的雨,也讓遲鈍

片刻的我全身幾近溼透。



  只見衣服上緣濕了大片的教授走向房間,我想應該是要洗澡。我

看了看一旁的祈惟跟圓圓,還在玩仙女棒的他們似乎沒有想洗澡的意

思。於是我晃了晃溼透的衣服,心想著要到另一間浴室洗澡,就在我

才剛起身,原先坐著的藍宇泰也跟著起身,簡單的說:「我要去洗澡

了。」



  接著他就走進房間,拿了換洗衣物後,又從我面前走過,進了三

樓的另一間浴室。



  「我的天啊!他怎麼那麼沒禮貌?」我不可置信的說:「衣服一

點都沒濕,還搶著要洗澡?」



  「他那個人本來就怪怪的,別理他。」祈惟走近,拍了拍我的肩

膀說,離開時又抽了一根仙女棒。



  我想了一下,走到祈惟他們身邊問道:「欸,你們認識他也一段

時間了吧,你們跟他熟嗎?」



  祈惟跟圓圓對望了一眼後,很有默契的對我搖了搖頭。



  「我跟他不熟欸。」圓圓說。



  「我搬進來好幾個月了,跟他說話的次數,手跟腳的指頭加起來

應該數的完。」



  這個時候我開始在心裡思考著,藍宇泰這個人到底是怎樣的一個

人,這才發現,雖然同為文學院的同學,不過我對他的了解可以說是

零。對他的印象,只有班上一些曾經迷上他的女生,被拒絕後那哭喪

的表情。像他這樣的一個人,照理說應該是活躍於校園中的校草,但

卻低調的過了三年。



  「不過他跟教授還蠻好的。」圓圓說。



  「嗯?」



  「我常看到他跟教授在天台上面聊天。」



  「聽妳這麼一說我才想到,」祈惟也接在圓圓後面說:「他雖然

不怎麼鳥我們,不過卻跟教授蠻match的。」



  聽完他們的話,對於藍宇泰這個人我更是好奇。只是就在我想繼

續詢問,一解我心中的疑惑時,背後隨即傳來一陣緩慢的腳步聲,伴

隨著在熟悉不過的乾咳。話題的當事人之一,教授目前就站在我們背

後,手上拿著剛從冰箱裡拿出來的冰可樂。



  「你們看誰要先去洗澡吧。」



  全身溼透的我,衣服跟身體黏的緊緊的,非常難受,於是我也沒

再多問,就往浴室走去。



  房間裡的浴室非常大間,幾乎快跟房間一樣大,第一次在這麼大

間的浴室洗澡的我,心裡覺得毛毛的。總感覺在我沖水的時候,背後

就站了一個人看我似的,偏偏這個時候,電影《咒怨》裡的經典畫面

竄進了我的腦袋。



  雖然說,這一切都只是自已在嚇自已。只是空盪盪的浴室裡,只

有你一個人,伴隨著水拍打地面的聲音及回音,牆壁的窗口又好像有

雙眼睛正盯著你看。我想也不敢多想,匆忙的在身上抹了幾下沐浴乳

,隨意的用水沖一沖就離開浴室。



  也不知道是因為睡不慣木板,還是喝了太多可樂這種咖啡因飲料

,那一天晚上我異常的亢奮。也不知道是不是洗澡洗的太隨便,沐浴

乳沒洗乾淨,全身一直發癢。精神的亢奮加上肉體的難受,我失眠了

。其他人則都完全進入熟睡的狀態,一旁的祈惟還很沒禮貌的,不時

把他的腳壓到我的身上。



  就這樣,我一夜沒睡的迎接九份的早晨。



  看到窗外已經微亮,我也不再試圖搶回被奪走的睡眠,起身往陽

台走去。



  九份依然還是在下雨,我看著飄著細雨的九份,有點不能置信的

站在欄杆前,我沒想到,雨中的九份是那麼的美麗。



  「很美吧。」



  背後突然傳來人聲,我轉過頭去,看到教授披了件外套在身上,

靠著客廳與陽台的門站著。



  「什麼?」對於教授的問題,我有點摸不著頭緒。



  「雨中的九份,很美吧。」



  我點頭表示贊同。



  「晚上的雨景更美,」教授看著前方,微笑的說。



  「從這邊看下去,夜晚的九份有的只剩幾盞路燈,還有幾點昏黃

的燈光。在下雨之後,所有的景色就像蓋上一層薄紗一般,多了一種

神秘的美感。」



  聽完教授所描述,九份夜晚的雨景後,我不禁開始懊惱著昨天的

粗心。也開始在心裡幻想著,昨天晚上那場雨,會為九份的山景加分

多少。



  說來也奇怪,如果在市區,遇到像今天這樣的雨天,我大概只會

抱怨著出門的不方便。同樣是雨,同樣是從我的眼中看出去的雨,來

到這裡卻變成了一種美。



  是因為場景改變心情嗎?想來也不盡然。九份的天氣一向多雨,

過去我跟欣怡來的時候也是如此,只是當時的我,對於九份的雨景卻

沒多加的注意,甚至可以說沒放在眼裡。



  「對了,」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轉頭問一旁的教授:「你怎麼

突然想來九份?」



  「因為思念。」教授思索了一下後,給了我一個奇怪的答案,並



    丟給我另一個問題:「你都怎麼思念?」



  我想了一下,腦子卻無法架構出一個具體的答案,只有對教授搖

搖頭。



  「這個問題其實沒有你想的那麼難,每個人所思念的事物不同,

當然思念的方式也會因人而異。



  我有一個忘年之交的好朋友,他思念的方式是喝酒,同時那也是

他麻痺思念的方法。呵,很奇特吧。



  我這樣說,你能知道自已思念的方式是什麼了嗎?」



  聽完教授的話,我又陷入了自我的思考當中。只是我思索了好一

會兒,卻依然想不到我過去是如何的思念,以什麼方式來思念。



  又或者說,過去的我根本就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讓我思念。扣除還

不怎麼懂事的那一段歲月,讀大學前的我,可以說是在升學及打打鬧

鬧中度過。



   我只想著怎麼讓自已更帥,怎麼交到女朋友,甚至因此選擇就讀

外文系。之後,我的初戀就是欣怡,我第一次真實的感受到所謂失去,

也是欣怡。



  也就是說,已經度過了二十一餘年的我,一直到現在才出現我打

從心底想思念的事物,只是我卻還不懂得思念。



  「你為什麼會選擇九份,當成思念的方式?」苦思半天無法獲得

答案的我,轉而詢問著教授。



  「因為……」教授眼睛看著九份的雨,輕輕的說著:「因為她最

喜歡的,就是九份的雨景。」



  此時教授的臉上掛著微笑,就像在孤單小築的頂樓時一樣,微笑

的說著屬於他跟她的故事。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