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部落格文章版權屬於許小嚕所有,聯繫請來信:ryuichiru@gmail.com

  回到台灣後,我反覆的想著那名西藏老者的話,整件事最讓我納

悶的一點就是那名老者的存在。我事後詢問了許多布達拉宮內的喇嘛

,跟他們描述了我所看到的那名老者的形象,但是對於我的描述,他

們都表示沒見過這樣的一個僧人。



  雖然對老者的話語存有著疑慮,但是他所預言的每一件事卻隨著

時間而慢慢的成真。首先是他所說的我即將面對的重大考驗,那個會

讓我接受某個程度上衝擊的考驗就發生在我大學剛入學後沒多久。



  原先經營營造廠還頗為順利的爸爸,因為被人陷害的緣故而纏上

了官司,原先我們都認為應該能順利的度過一切,沒想到事情卻脫軌

似的發展,最後我們幾乎賠盡了所有的家產才平息了整件官司。雖然

最後爸爸不須受到監牢之苦,不過整個事件過後,爸爸跟媽媽也受到

了不小的精神損耗,家裡的狀況也不再像過去那樣的寬裕。



  我們搬離了原先舒適的環境,租了一個勉強還能容身的小公寓,

爸爸從一個堂堂營造廠老闆的身分變成一個計程車司機,原先都在家

裡享福不用工作的媽媽也不得不到工廠擔任女工。看著爸爸沒日沒夜

的在外賺錢操勞的模樣,看著媽媽原先細嫩的雙手因為苦力而日漸粗

糙,還只是學生的我卻也只能盡量不讓自己成為家裡的負擔。但是我

總是會想著,是否就是因為我的緣故,才會讓他們走到這個田地,是

否是因為上天給我的考驗而讓他們必須受到牽連。



  這樣低迷的日子過了兩年,虔誠的他們只把一切歸咎於命運的安

排而欣然接受,這一切在我看來是再諷刺不過。有著強烈信仰的他們

因為宗教而收養了我,也因為宗教而必須面臨這一切,如今卻也只能

利用宗教來安撫自己的命運乖舛。我也只能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問著老

天,帶給我們這樣大的一個改變,究竟是要讓我承擔怎樣的一個任務

,現在的我究竟還能為這塊土地的人們做些什麼?



  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那個幫我皈依的仁波切打來的電話,似乎

有什麼急事要跟我說似的,電話裡他只叫我立刻到精舍一趟。



  當我到達精舍後,只見整間精舍早已淨空,所以原先存在的擺設

、佛像都已經不在原先的位置上。所有的僧人也都整理好了行李,穿

上他們的袈裟,一副像是要離去的模樣。當時的我心想著莫非連我們

目前唯一的心靈寄託都要離我們而去了嗎?我有很多的話想問,卻只

能疑惑的看著仁波切,等著他向我解釋這一切。



  「我們要回西藏去了。」仁波切透過翻譯對我說。



  「為什麼?」我問,語氣中帶著無力感。



  「這個世界即將發生大事,我們這些分散世界各地的喇嘛們要全

都回到西藏,為全天下的人民祈福,祈求毀滅不要降臨這個世界。」



  接著,我從仁波切的口中聽到了那個讓人震撼的毀滅計畫,不敢

讓我相信的是從小到大時常聽到的世界末日就即將降臨,而更讓我不

敢相信的是,策劃這一切的竟是人類們所崇拜的神佛們。這一瞬間,

我感覺到了人類的渺小,一向自許為萬物之靈的人類總是試圖的想突

破上天的控制,我想應該沒有人會想到,會有這一天的到來吧?



  「孩子,你應該已經知道了自己的不凡,現在該是你表現自己不

凡能力的時候了,能救這塊土地的人只有你了,你願意擔下這個解救

世人的重責大任嗎?」



  說完後,仁波切凝重的看著我,當時的他臉上已經不再有著那熟

悉的笑容,對於上天殘忍的決定,我想即便是地位再崇高轉世活佛也

只能無奈的接受吧?



  「我願意。」



  當時的我並沒有多想,便毅然決然給了仁波切一個肯定的答案。

聽到我的回覆後,仁波切欣慰的拍了拍我的頭,接著便語重心長的告

訴我關於「諾亞計畫」的事。



  回想至此,從仁波切離開台灣,我開始接下整個計劃至今,也已

經過了一年,這段時間裡我遵循著仁波切的指示,努力的尋找著能夠

解救這塊我從小到大生長的土地的方法,卻無奈隨著時間慢慢的流逝

,我卻只能等待著毀滅日的到來。就在他們離開的幾個月後,第一個

遭到上天毀滅的土地終於出現,讓我意想不到的是第一個邁入荒蕪的

竟然是梵蒂岡,在新聞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我想到了金恩。我想到

跟我有著相同能力的金恩,是否也擔負了跟我相同的使命,如果是,

他是否在梵蒂岡毀滅的那一刻,心裡帶著悔恨的跟著那塊他生長的土

地一起邁入死亡。



  隨著時間的流轉,地球上的土地一塊一塊的因為天災而邁入死亡

,到最後終於只剩下我所存在的台灣。現在的我對於是否真的能解救

這塊土地也存在著疑慮,這裡真的存在著所謂的善嗎?



  我回想我一生的遭遇,開始質疑著一切。



  我想著世界上多少人跟我一樣,被母親生下後就遭到了惡意的遺

棄,卻又不像我這般的幸運,只能辛苦的成長著。我想著當社會局的

社工人員將我交付到爸媽手上的時候,從他們那邊收取的黑心錢。我

想著當爸爸遭受官司纏身的時候,所遭遇到的一些不平等待遇,以及

那些相關人士醜惡的嘴臉。我想著當我們落難的時候,那些原先覬覦

著爸爸錢財的酒肉朋友落井下石、置之不理的嘴臉。我想著新聞上不

時出現的那些社會亂象跟貪污弊案。



  想著過去那些遭遇到的人心險惡,又看了看眼前大家只顧著自己

生死而不顧他人的景象。我想到了那位在西藏遇到的神祕老者跟我說

過的一段話:「無私的愛能夠解決所有的問題,無私的愛能夠化解世

間所有的罪惡,無私的愛更能夠讓自身的力量昇華到最強。」



  這世上真的有無私的愛嗎?我質疑著這一切,我質疑著這塊土地

真的有救嗎?我想著……



  突然間,我想到了過去在上「都市更新」的時候,老師跟我們說

過的一段話:「當無法修復的時候,最好的更新方式就是破壞再重建

。」



  念頭一起,突然有一股女子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中。



  「不動尊聽命!」



  我疑惑的看著四周,找尋著聲音的來源,卻依然只見到殘破不堪

的景物跟一陣混亂。



  「世尊當年命你應劫轉世人間,現在也到了你發揮能力的時候了

。」



  當聲音停止後,我突然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力量從我的體內湧出,

似乎快要將我的身體撕裂開般的強烈。我忍不住力量的壓迫,仰天發

出了一聲怒吼,那一瞬間,我看到了眼前的土地開始破裂,地表上的

一切開始夷平。



  當時我的心裡唯一的念頭是:「世界上的所有罪惡終於都清除了

。」





                         -END-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dark 原
  • COMMENT:
    能不能引用「當無法修復的時候,最好的更新方式就是破壞再重建。」這句話?
  • ryuichiru
  • COMMENT:
    可以,不過那句話真的不是我想出來的。XD
  • dark 原
  • COMMENT:
    謝謝,瞭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