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詩,妳還記得妳被叫了多久「阿擎的新娘子」嗎?





  從那一天開始,幼稚園的毛頭小子們,只要看到妳就會叫「阿擎的新娘



子」,看到我就會叫「筱詩的新郎」。





  我雖然覺得怪不自在的,可是看到妳臉上的笑容,我也不太在意那些毛



頭小子怎麼叫我。





  呵呵,小詩,不知道妳有沒有注意到呢?當時也是個小毛頭的我,卻總



是稱其他小朋友為「毛頭小子」。





  也或許是我這種,總是高高在上的領袖個性,讓一切一切,演變成現在



的局面吧。





  如果可以,我希望一切能重來。





  但是,真的能重來嗎?我想,那只是癡人在說夢話吧。





  我想,同樣也當過毛頭小子的妳,一定也知道一個小孩子湊熱鬧的個性



,維持不了多久吧。





  過不了多久,吃大便小安畢業了,我們從小班生變成了中班生之後,也



不再有人稱妳為「阿擎的新娘」,也不再有人稱我為「筱詩的新郎」。





  幼稚園的時光,真的好快樂,我們每天都穿著乾乾淨淨的衣服,手牽手



一起到幼稚園裡。





  而經過一天快樂的時光後,妳依然還是乾乾淨淨的,我們依然是手牽著



手,不同的是,我總是全身髒兮兮的。





  小詩,我還記得,妳總是要我不要天天玩沙,不要在地上滾。





  而我卻總是笑著對妳說,我可是個小惡霸欸,乾乾淨淨的,還叫做小惡



霸嗎?





  現在的我,好希望我能聽妳的話。





  我會如此希望,並不是因為我怕媽媽因為難洗的髒衣服而打我。





  而是因為,如果我能夠一直都聽妳的話,妳,或許就不會離開我了吧。





  很快的,我們也步入了吃大便小安的後塵,順利的從幼稚園裡畢業了。





  畢業那一天,我好開心,因為聽說小學裡面有更多的朋友能跟我玩。





  不過,似乎園長跟老師們比我還高興,我想,少了一個小惡霸,也難免



她們會高興了。呵,小詩,妳說是吧?





  上小學後的我們,終於斷了綁住我們的那一條線。





  雖然我們兩個人住在同一個社區,雖然我們兩個人住的地方,只隔了一



條馬路。





  不過,我的戶口竟然在我爺爺家。





  因此,我們上了不同的小學。也因此,我們見面的時間,慢慢變少了。





  一開始我還呆呆的,穿著帥氣的小學制服,坐在餐桌上吃著媽媽準備的



愛心早餐,準備等一會兒跟妳手牽手一起去上課。





  「天擎,等下把拔會載你去學校喔。」媽媽拿牛奶給我的時候,對著我



說。





  當時我還想,不是應該跟妳一起牽手上課嗎?





  「那小詩咧?她也是要讓把拔載嗎?」當時天真的我,天真的問著一個



天真的問題。





  到那個時候,我才知道,我要跟妳在不同的學校上課。





  當時的我哭,當時的我鬧,只是當時的我還是沒上吊。我之所以哭鬧都



是因為,不想跟妳分開。





  呵呵,小小年紀的我,就演起了十八相送,現在想起來,當時還真是可



笑呢。





  不過這一次,我媽看來是吃了秤鉈鐵了心,一點都不理會我的哭鬧,甚



至拿起一旁的藤條,準備往我身上招呼過來。





  「天擎乖,你先去上學。下學期把拔幫你轉學,讓你跟筱詩一起上課,



好不好?」後來在爸爸的好言相勸下,我被騙到了學校。





  後來,我真的有轉學嗎?呵呵,妳也知道吧,當然是沒有了,那間小學



可是我媽口中的明星學校,哪可能會放我離開呢?





  只是,在小學裡認識了新朋友,當了小學小惡霸的我,自已也忘了要轉



學的事。





  小詩,妳會怪我嗎?





  我想,妳一定不會怪我吧。因為妳是那麼善解人意,那麼善良的一個女



孩。





  我上小學之後,媽媽把我丟給了爺爺奶奶,重回職場。





  所以放學之後的我,總是坐著爺爺的的「阿公牌野狼機車」,跟著爺爺



回家,等著爸爸晚上來載我。





  那一段時間,我們幾乎都沒有什麼聯絡,只有晚上打打電話。還有星期



六跟星期日才會碰面,才能一起玩。





  不過,後來妳媽媽送妳到才藝班,學書法,學鋼琴。





  而我媽,也抓著我,報名了空手道,小提琴。





  呵呵,小詩,相信我,我媽她真的是「抓」著我去報名的。她的理由是



,讓我這個小惡霸去學點空手道,浪費一點精力也好。而學小提琴,則是讓



我接受藝術的薰陶,看能不能別那麼野。



  

  很可惜,她的計謀都失敗了。





  不過也因此,我們連星期六跟星期日的時間,都沒了。





  慢慢的,連晚上的電話,也慢慢的變少了,因為妳要學心算跟珠算。





  而我,被抓去學作文,聽說這是我爸堅持的,真是個怪堅持,不是嗎?





  這一段失去聯絡的期間,妳過的怎樣?呵,看妳房間牆壁上滿滿的獎狀



,櫃子裡滿滿的獎牌、獎座。我想,妳應該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吧。





  我啊,依然還是小惡霸一個,甚至還有幾個小跟班,天天跟在我身邊,



大哥長、大哥短的。我,也依然是天天惡作劇,被叫到辦公室罵,午休在走



廊罰站,算是家常便飯吧。





  每個學期導師的評語,也總是:「上課話很多!小錯不斷!不過大錯不



犯倒是讓人欣慰。」





  小詩,如果當時妳在我的身邊。我想,妳一定會罵我,會不理我吧。





  我好希望,當時妳在我的身邊,磨一磨我的銳氣。或許,一切都會不一



樣。





  我真的好希望,一切,能夠重來,真的好希望。





  我們之間的那條線,一斷就斷了四年,直到我們小五那一年。





  那一年,因為課業壓力加重,加上要升國中,我媽認為我該學英文。





  於是,我再度被媽媽抓到補習班。





  就在我不甘願的跟著我媽到補習班報名,不甘願的跟著老師走向教室,



不甘願的跟著老師進到教室時。





  我很甘願的看到了妳。





  小詩,當妳看到我時,妳有什麼感覺呢?





  小詩,妳知道嗎?當時的我,好高興,真的好高興,真的。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