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部落格文章版權屬於許小嚕所有,聯繫請來信:ryuichiru@gmail.com

行銷相關網誌已搬遷到blogger:小嚕:行銷武士道

  台北內湖區昨天傍晚發生一起高中女生,在位於八樓的自家房間

窗戶跳樓的自殺事件,警方前往案發現場探勘發現,死者跳樓處的房

間書桌上擺放了一本小說,根據本台得知,小說的作者似乎為小嚕。

該名女子在小說攤開的頁面處,用紅筆清楚的標記其中的一段字句:



  「死亡,竟能在一個人的心理刻下如此深的印記」



  同時警方也在女孩房間的垃圾桶內發現幾封遭撕碎的情書,因此

研判這可能是一起因感情因素而起義的跳樓自殺事件。



  電視新聞畫面正播放一起昨晚發生的跳樓事件,在台灣發生跳樓

實在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就連有人不滿總統都從大遠百輕易的就往

下跳。平常的我,照理說是不會去特別注意這類的新聞,只是這次我

竟盯著電視畫面,不敢相信的張大嘴巴。



  這一台的記者非常的盡責,竟查到了那名女子跳樓前所看的,是

我寫的小說,同時,我的小說裡也有新聞所提到的那一個句子。



  我的眼睛盯著電視畫面,腦袋則是一團亂,完全無法思考。沒想

到這種事竟發生在我身上,我所出版的第一本小說竟然成了自殺小說

。我呆然的關掉電視,電視關閉後,房間裡一片寂靜,此時的我感覺

到一股寒意從我的腳底竄起,我的身體不能控制的抖了一下。



  「算了,又不關我的事!」我逃避的想,拿起床上的包包準備到

學校上課。



  我走到公寓的一樓,打開鐵門,隨即被門口圍堵的人群及閃爍的

鎂光燈嚇到,連忙關上鐵門。台灣的記者果然神通廣大,竟然找到我

家來了。看情形,今天是無法出門了,我又回到家中,滿肚子火無處

發洩的我只能打電話到出版社。



  「天啊!這是什麼回事啊?」我對著話筒一頭的行銷企劃喊道:

「之前有發生過類似的情形嗎?」



  「沒有欸。」聲音很好聽的行銷企劃(男)說。



  「靠!那我該怎麼辦?我家樓下現在一堆記者欸!」



  「唉唷~過幾天就沒事了吧,你也知道台灣的記者文化啊。」出

版社的行銷企劃(男)說:「大概過個三天吧,三天之後又三天,對不

起,我是行銷企劃。」



  我無言的掛掉電話,心想著我不會真的要在家裡關三天吧,幸好

前幾天到大賣場搬了不少泡麵,不然我想應該會餓死在這公寓套房裡

吧。



  我走到陽台,看了看底下的人潮,無奈的嘆了口氣。



  在三天後,樓下的那堆記者果然走了,似乎是有更大的新聞發生

。我小心翼翼的打開一樓的鐵門,探出頭去確認四周都沒有伏兵後,

才大膽的走了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自殺事件的衝擊還在我的心裡,一整天我都感覺週

遭有異樣,總是感覺有人在跟蹤我,不過轉過頭去卻又什麼人都看不

到,我就這樣懷著一顆忐忑的心來到學校。



  在學校裡依然是如此,總感覺背後有一個跟我步伐相近的腳步聲

跟著,但是回過頭去依然是什麼人都沒有。我越走越怕,越怕就走的

越快。就在我快到班上時,遠遠的就看到教室的前面站了許多人,每

個人都對著我們教室內指指點點。我疑惑的走近教室,這才發現我的

座位旁站著更多人。



  我跑近我的座位推開圍在座位旁的同學,看了我的座位一眼,不

看還好,這一看竟讓我的雙腿發軟,差點跌倒在地。



  我的座位上放了一個身高跟我差不多的人偶,人偶的身上則是潑

了類似顏料似的紅色液體。



  我先是一步步的向後退,每退一步心中的恐懼就更加的高漲,最

後我終於拔腿跑離教室,沒有停歇的跑到停車場,跨上我的機車便往

宿舍奔去。



  現在的我已經無暇注意身後是否有人跟蹤,這一切都太詭異了,

到底是誰幹的?我一邊想,一邊爬著樓梯。不管怎樣,我回家總安全

了吧,就算對方再神通廣大,我就不信他能追到家裡來。



  只是,我到了家門後才發現我太過天真了,原先在出門前被我牢

牢鎖上的房門,現在竟敞開著等待我的歸來。我張大雙眼不可置信的

看著,抖動的雙腳慢慢步向門口,我用顫抖的右手推開門,走了進去





  進門後,我隨手拿起放置於門邊的掃把,心想著如果對方在這房

裡,我也有東西可用來自衛。



  我環顧了四周,空蕩蕩的套房內沒半著人影。是衣櫃嗎?我心想

著,並走向衣櫃,戰戰兢兢的打開。



  果然!拉開衣櫃門的同時,我發現衣櫃裡有一個人影,或許是內

心的恐懼高漲,讓我的運動能力大增,像是反射動作般,掃把立即落

下。



  「鏗!」



  一陣玻璃破碎的聲音在掃把落下後,從衣櫃裡傳出,裡面放了面

鏡子,方才看到的人影原來是我自已的倒影。



  只是在我還來不及取笑自已時,浴室傳來一陣東西掉落的聲響,

我的警戒心立即恢復,握緊手上的掃把,我舉步慢慢走向浴室。



  到了浴室門口,我先是小心地轉開門把,接著一腳用力踹開浴室

的鋁門,奮力向前一衝,並用手上的掃把無目標的死命揮打。



  只是在我冷靜下來後,竟發現浴室裡空無一人,我不可置信的看

著散落一地的盥洗用具。在我還整理著思緒時,房裡又傳來一陣跑步

聲,接著是推開房門的聲音,我聞聲連忙跑出浴室,想不到映入眼簾

的又是一個讓我震驚的畫面。



  我鋪在床上的粉藍色床單上,被人用紅色顏料寫著斗大的「死」

,在床旁的地板上則是有一滴滴的顏料滴落於地面。像是線索一般,

顏料一滴滴的排列著,從床橫越整個房間,出了門口。



  我拿了一把水果刀,抱著跟對方一決勝負的決心,跟著顏料的路

跡走出房間,那條顏料所排列的路跡就這樣順著走廊,往八樓頂去。



  顏料的路跡就停在八樓頂的鐵門前,我站在鐵門前深深吸一口氣

,接著握緊水果刀,推開鐵門。



  走進頂樓,只見一個壯碩的男子戴著一頂毛線帽站在頂樓正中央

,他看著我,目光凶狠的讓人害怕。他一見到我,拿起手上的書就丟

到我面前,我看了看掉落於地上的書,只見封面寫著『學妹,我不帥

』,是我才剛出版的小說。



  「如果……如果不是你寫那種東西,我妹就不會死了!」



  我看著眼前可以說是喪心病狂的男子,完全不知該怎麼行動。報

警吧!我腦袋裡浮現出一個聲音跟我說著,我小心的退後一步,打算

離開頂樓,我一邊退,一邊用眼睛確認著男子的行動。等到我自覺距

離足夠,他應該追不到我時,我轉身想拔腿逃離這裡。



  只是我才剛轉身,還來不及舉起我的腳,竟發現男子站在我的面

前,我這才發現他身材的高壯。我盯著高我一個頭的他,心裡的恐懼

讓我的手握不住刀,刀子隨即掉落於地上。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為什麼要寫那種故事!」



  男子歇斯底里的吼著,充滿血絲的眼睛直盯著我,在我還來不及

反應時,他的雙手緊緊的掐住我的脖子,這時我才體會到男子的力道





  我想喊救命,卻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只見男子的臉上露出一個

詭異的笑容,看著我說:「這裡也是八樓啊,我就讓你嚐嚐我妹的痛

苦吧。」



  我害怕的直搖晃身體,只是這無力的抵抗卻一點用也沒有,男子

像是有著無窮的力氣般,將我抓到女兒牆旁,笑著對我說了句「再見

」後,將我拋了出去。



  喉嚨上的箝制消失的我,此時終於能夠放聲的大叫,我死命的喊

叫著。



  「啊!」



   痛!這是我的第一個感覺,我死了嗎?這是我的第一個問題。我

張開眼睛,看了看四周,這才發現我人在房間裡,躺在床邊的地板上





  我掉到床底下了嗎?我起身坐在地板上,看了看四周,這才恍然

大悟,原來是夢。我看著床前忘了關的電腦,我到電腦前坐下,搖了

搖滑鼠讓電腦螢幕開啟,顯現在螢幕上的是一個空白的word畫面。



  我這才想到昨天因為新故事一直沒靈感,乾脆就去睡覺,看來我

是想故事想的太累了,才會做那個怪夢吧。



  盯著電腦螢幕,像是想到什麼一般,我將滑鼠移至『儲存檔案』

處,在檔案名稱的地方鍵入『學妹,我不帥』。



  接著將滑鼠移至word頁面,開始以不算慢的速度打著。



  早上七點,路上車子不多,行車狀況良好。如此清爽的一個早晨

,難得早起的我坐在機車椅墊上呼吸著汽機車排放出來的廢氣……







                         -End-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age5223
  • COMMENT:
    = =

    嚇死了= =

    越看越快

    看到你被丟下去

    下的半死

    = =

    呼~

    好險不是真的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