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置信的看著藍宇泰,心想著這一切會不會只是夢境,欣怡

也是一臉訝異的看著我。反而是教授,他一臉的平靜,像個局外人似

的緩緩說道:「我警告你,以後別再對我做出那種事情。」



  接著教授便起身離開,留下驚訝的我跟欣怡,還有一臉傷心的藍

宇泰。藍宇泰一直都很沉默,眼神裡充滿了憂傷,看到他的模樣,我

心裡竟有些不忍,於是便對他說道:「你也知道,教授他個性本來就

比較直接,何況他昨天才受了一肚子氣。而且……」



  我遲疑著,不知該怎麼接著說出口,一番掙扎後才對著藍宇泰說

:「而且,你也要尊敬教授他不是一個同性戀者,即使……」



  聽到我說的話後,藍宇泰狠狠的瞪視著我,接著低聲對我說:「

我不是同性戀!我從來就不覺得我是個男生,我只是被上帝開了一個

玩笑!」



  「難道說,一個女生喜歡一個男生,有錯嗎?」藍宇泰的聲音越

來越低,像是在跟自已說話一般。



  聽到藍宇泰一連串的辯駁,我突然發現自已的愚昧,很想跟他解

釋些什麼。只是不等我開口,藍宇泰便頭也不回的離開,往樓上跑去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我竟想到圓圓離開前對我說過的那些話,我心

想著,莫非圓圓在那個時候就知道,藍宇泰其實有著一個女生的靈魂

,才決定退出這場愛情的嗎?



  只是圓圓其實說錯了,她並不是因為對手太強而應該退出這場愛

情,而是她根本就不應該存在於這場愛情中。



  藍宇泰的愛情列車裡,並沒有她的座位。



  接著幾天,也不知道是藍宇泰故意躲著我們,或者是碰巧我們的

時間跟他錯開,我們從未在孤單小築裡碰到他,就算偶爾在學校裡相

遇,他也像是陌生人般的從我們面前走過。



  直到一天,我們回去時發現搬家公司的工人,才知道藍宇泰搬走

了,這個消息對我來說有些錯愕,也有些惋惜。即使藍宇泰跟我並不

是很熟,但畢竟他也曾經是孤單小築的一員,曾經跟我們一起分享過

歡笑。



  對於藍宇泰搬走的消息,教授並沒有說什麼,只是表情有些落寞

。我還記得祈惟說過,孤單小築的每個人都是照著教授開導的目標載

走著,只是在我看來,唯一達成目標而離開孤單小築的人,只有祈惟





  圓圓跟藍宇泰是抱著怎樣的心情離開的呢?是否是一種遺憾?至

於我是否又達成了教授給予我的目標,這我並不知道。應該說,我甚

至連教授有沒有為我開示過,都不知道。



  我只知道,現在有欣怡在身邊的我很滿足,這樣就夠了。



  公演被破壞而不能順利完成,系主任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看得

出來他對於教授的能力有了質疑,也因此一些原本被教授搶過來的熱

門科目,又回到了原先的那些資深教授手中。



  同時,教授的身體狀況似乎也變得不怎麼好,常常都看他臉色蒼

白,緊皺眉頭的樣子,也常能看到他將止痛藥往胃裡丟。人丁單薄的

孤單小築少了教授這個精神領袖的支撐,又陷入了更灰暗的陰霾裡。



  在這個陰霾中,我們迎接了寒假的到來。



  在農曆新年到來前,我跟欣怡一起計劃了環島旅行的計劃,我們

也邀教授一起同行,一方面有個司機,另一方面想讓教授出外散散心

,讓心情好點。



  當我們跟教授提出同行的邀約時,他連一點考慮都沒有就直接回

絕,只是沒想到他竟把車鑰匙交到我的手上,還給了我一張名片。



  「你們開我的車去吧,」今天的教授看來精神不錯,此時他正刁

著一根菸,悠哉的跟我說:「還有那張名片,是我一個在高雄的朋友

開的咖啡廳,有到高雄的話去幫我打個招呼。」



  於是,我跟欣怡就坐上教授那台百萬名車,開心的離開孤單小築

,出發時的我們並不知道,這一趟旅程竟會發現一個讓我們無法相信

的事實。



  就在旅程的第三天,我們來到高雄,即便是在冬天,高雄依然是

有著溫暖的氣候。到達高雄後,我拿出教授給我們的名片,指示著欣

怡找出名片裡的位置。



  即使我們手頭上有著地圖,高雄的道路分布又採棋盤式,不過當

我們找到教授所說的那間咖啡廳時,已經是將近晚餐時間。當我看著

那個已經點亮的店招「冰點‧沸點」時,心中竟有著莫名的成就感。



  我推開店門,走了進去。店裡採空曠式的裝潢,除了吧檯的座位

外,就是幾張小圓桌,整體上來說座位並不多,但也因此給人一個舒

適感。



  一進門我便看到吧檯裡站了兩個人,一個是高中生模樣的年輕人

。另外一個則是留著長髮,綁馬尾的中年男子,在他露出的壯碩手臂

上還能看到兩個清楚的龍虎刺青。



  我們挑了一個靠窗的座位,在我們坐定位後,那個中年男子隨即

過來幫我們點餐,在點完餐後,我向他說道我們此行的來意。當他一

聽到我們提起教授,馬上露出一個欣喜的表情。



  在餐點都送上後,那個中年男子搬了張椅子來到我們旁邊,微笑

的問:「我能坐下嗎?」



  我對他點了點頭,在他坐下後,我才發現男子竟有著俊朗的外表

。接著男子向我們解釋道他跟教授的關係。接著我跟男子又聊了很多

關於教授的事,過程一直都很開心,直到我們聊到教授的前女友時,

氣氛才籠罩上一層尷尬。



  「唉,」一段時間的沉默後,男子嘆了口氣,接著說道:「你們

教授說來也真是個可憐人。」



  我猜,他指的或許是教授跟我說過的那段傷心事,於是接著說:

「對啊,沒想到出國讀個書,論及婚嫁的女朋友竟會跟雙胞胎哥哥在

一起。」



  沒想到我才剛說完,男子的臉上突然閃過一絲驚訝,接著問道:

「你說什麼雙胞胎哥哥?」



  我心想,難道他不知道教授的那一段過去嗎?於是便將教授當時

在天台跟我說的故事向他說道,隨著我的一字一句,男子的表情越來

越凝重,眉頭也越來越緊。在我說完後,他則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現場的氣氛變得很奇怪。



  「這真的是他跟你說的?」一小段時間的沉默後,男子問道,我

則是對他點了點頭。接著,他又沉默的看著我一段時間,才又說道:

「可是,你知道你們助教是他們家的獨生子嗎?」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