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從蕃薯口中得知阿泰的偉大時,說真的我很驚訝,不,應該說非常驚



訝。





  甚至有些不能相信,畢竟一年級的毛頭小子,真的那麼屌?





  不過在跟阿泰慢慢熟了之後,我才知道,阿泰竟是跆拳道黑帶,加上他



180幾的身高。就算是二、三年級的學長,打得贏他的全校幾乎等於零。





  有別於阿泰的武力,政廷則是屬於勢力那一型的。





  身為家長會長的兒子,當議員的老爸又兼職放高利貸,家裡的打手一字



排開,敢惹他的,全校也幾乎等於零。





  這樣的兩個人,或許在旁人看來,他們是動不動就扁人,一不小心就會



被他們送進醫院的古惑仔。





  或許,有的人的確是如此,不過阿泰跟政廷,就給了我不同的感覺。





  他們扁人,總是有他們的理由,或許哪些理由在我們看很愚蠢。但是跟



那種「瞄一眼」比較起來,似乎阿泰他們又顯得很有道理。





  阿泰跟政廷,兩個人據說是小學的時候認識的。





  當時的政廷,依然還是家長會長的兒子,差別在於當時的他,蠻橫霸道



,動不動就找學弟妹的麻煩。





  但是礙於他的身分特殊,永遠都只是被規勸幾句。





  後來,一個人以很「地下」的手法教訓了當時蠻橫的政廷。





  那個人,就是阿泰。





  小學生通常都喜歡在廁所教訓人,想當然而,政廷也是在廁所罹難的。





  阿泰看準了政廷上廁所的時間,烙了一堆小弟在廁所將他們圍了起來。





  結果,相信不用我詳述了。





  這一打,轟動了全校師生。畢竟堂堂家長會長兼議員的公子,在上廁所



的時候被圍爐,這要怪罪下來,可不得了。





  只是看阿泰跟政廷兩人現在稱兄道弟的樣子,事情應該是有變化的吧。





  沒錯,事情的確是產生了變化。





  就在阿泰等人的處分,送到了校長那邊,校長正要簽名時,一通電話撥



進了校長室。





  是政廷的議員老爸,要收回阿泰他們的處分。





  理由呢?是政廷叫他老爸做的,只因為阿泰打醒了他。





  「整天只會靠自已老爸的勢力,欺負學弟妹,算什麼男人。」聽說阿泰



說完這句話後,還踹了政廷一腳。





  「我知道你現在很不服氣,想報仇,可以!不過我告訴你,只會躲在老



爸後面,你永遠都只是一個娃娃!」





  這一句「娃娃」,喚醒了政廷身為男人的一點自覺,即使當時的他只是



一個小五的學生。





  也因此,阿泰他也免了被迫轉學的下場。





  因為政廷說,他要將他留下來,找個機會親自將阿泰打趴在地上。





  不料,阿泰越長越高,打架的功夫也越來越好。





  政廷至今依然整天都說要幹掉阿泰,即使他們現在就像是親兄弟一樣。





  誰都看得出來,政廷那只是玩笑話。誰也都看得出來,政廷一輩子看來



都不可能打贏阿泰了。





  我想,這就是不打不相識吧。





  「操!說到那個抓耙子,林北實在是看不下去,乾脆就烙了一些人在廁



所扁了他一頓。」政廷撥著剛染的金髮,說著他今天幹下的大事。





  抓耙子,這個理由對他們當兄弟的人來說,是一個理應浸豬籠的大罪。





  政廷口沫橫飛的說著,而阿泰則是面無表情的聽著。相對於政廷脾氣的



火爆,阿泰沉穩了許多,鮮少聽他說今天扁了誰,明天又要跟誰幹架。





  不過,他只要一出手就是動輒退學、上法院的大手筆。





  「靠杯啊!在阿擎面前別說這些有的沒的啦!」就在政廷誇耀著自已的



偉大事蹟時,在一旁的阿泰突然潑了他一盆冷水。





  我雖然被他們稱為是兄弟,不過表面上看起來,我還是跟他們顯得格格



不入。





  阿泰對於我,也總是有別於其他的兄弟。





  「你的未來還有希望,別像我們一樣,跳進這灘渾水裡。」一次我跟阿



泰獨處時,他是這樣跟我說的。





  當時的阿泰,抽著菸,眼神深沉的看著前方。他的眼神,彷彿深不見底



一般,深沉、黑暗。





  也因此,他們抽菸總是不會問我要不要來一支,我自然也不會去他們要



煙。認識他們的這段期間,我很意外的沒學會抽菸,不過二手菸倒是吸了不



少。





  我跟他們的差別,卻在一次的機緣下,無意間的消失了。





  一天,我趁下課的時候到福利社買了瓶飲料,而蕃薯也跟在我的身邊,



說著阿泰小學時的偉大事蹟。





  就在我們快接近教室時,遠遠的就聽到很大的吵鬧聲,看遠方的人群,



似乎就在我們教室前面。





  我跟蕃薯加快腳步,想走近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到了教室前,竟看到一個二年級的學長站在我們教室前,抓著我們班一



位同學的衣領不放。





  就在我還摸不著頭緒時,小詩跑到我的身旁。





  「發生了什麼事?第一名怎麼會去惹到那個學長。」第一名,是我們稱



那個同學的方式。





  「第一名他要去上廁所的時候不小心撞到經過的學長,然後那個人就要



他道歉,還叫他把身上的錢都拿出來啊。」小詩害怕的說著。





  「幹!又是一堆只會勒索學弟的俗辣。第一名拿錢給他不就好了,怎麼



會鬧成這樣。」蕃薯在一旁憤憤不平的說著。





  「第一名錢給他啦,但是他嫌太少,說不夠當醫藥費。」小詩說。





  或許是跟阿泰他們在一起久了吧,面對那個無理的學長,我突然莫名的



火了起來。





  我不顧身旁小詩跟蕃薯的反對,慢慢走近學長跟第一名同學。





  就在學長高舉拳頭準備往第一名同學臉上轟去時,我一把扯下學長的手



,並很熟練的反轉,將他牽制於牆上,然後將學長推倒在地。





  「幹!你活得不耐煩了嗎?」那個學長再起身後,不客氣的看著我。





  「學長,得饒人處且饒人,一個二年級的這樣欺負學弟,能看嗎?」我



冷冷的說著。





  「哩系咧靠北喔!」正在氣頭上的學長,根本聽不進我說的話,高舉拳



頭往我衝了過來。





  我雖然空手道學的不精,但好歹也學了幾年,要對付這種手操混混拳法



的小混混可說是措措有餘。





  很快的,又見到那個學長被撂倒在地上。





  「操!你給我記住!有膽不要跑!」學長在丟下一句反派打敗仗都會說



的話之後,很快的跑走。





  突然間,我變成了第一名同學以及班上同學眼中的英雄。





  只有小詩,我在她眼中看到了厭惡。因為她,最討厭我打人,從幼稚園



開始就是如此。





  事情,並沒有結束,我跟小詩之間的變化,還只是個開端。





  就在第七節課下課的時候,我收到了一張字條,上面有著很醜的字。不



過重點不是很醜的字,重點是裡面的內容。





  「是有老二的男人,放學就到操場來。」





  我想,這張有著很醜的字的字條,應該是那個學長寫的。



  

  我決定赴約,因為我是有老二的男人,況且我今天不去,他們明天還是



會找上門。





  我原本打算一個人赴約,不過蕃薯堅持要跟。於是放學時,我跟蕃薯兩



個人慢慢的走向操場,蕃薯一直張望著四周,口中碎碎唸著。





  而小詩,則是跟在我們的後面,一語不發的走著。





  就在我們快到操場時,就見到操場上,站著很多的人。





  對當時還只是國中生,沒看過大場面的我來說,真的很多。





  大約有十來個人,手上都拿著掃把,想必是在等我吧。





  我害怕嗎?當然會,想到等下將有十來支掃把轟在你身上,你不怕嗎?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