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九份,回到孤單小築已經是下午,半天的休息後,我回到多

日沒有踏入的校園。



  其實一切也沒有想像的那麼尷尬,對於我跟欣怡之間,我暫時採

取消極的逃避策略。原先我們都坐在教室中間的位置,那是欣怡喜歡

的座位,又能清楚的看到黑板,又不會引起老師的注意。於是今天我

一進教室就往最後面走去,那是我原先喜歡的座位。



  我跟欣怡分手的消息早已傳遍全班,所有該聊的、不該聊的八卦

,早在我閉關的這一段時間被談膩了,所以我進門時並沒有引起同學

們多大的關注。



  在我往教室後方靠窗,垃圾桶旁邊的座位坐下時,坐在隔壁的王

長青拿了一張紙放在我的桌上。我看了一下,紙上寫了斗大的幾個字





  「單身公害團復團申請」



  我白了長青一眼,然後把申請單夾到課本裡,因為上面註明要貼

照片,我忘了帶。



  「分手啦?」長青很廢話的問。



  「嗯。」我看著小說,沒有多加理會。



  「別太難過。」



  「喔。」



  「換個角度想,分手會使人更加的成長。」長青不放棄的開導著

我。



  「謝謝。」我有些動容。



  「雖然我看不出你有什麼提昇,不過我相信你應該是有成長。」

長青說完還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提昇的地方是你看不到的。」



  「肝功能指數嗎?」



  「…………………」



  要說完全都不尷尬其實也不盡然,後來欣怡進教室,我們的眼睛

不經意的交會時,兩個人都很不自在的楞了一下。欣怡的眼睛又流露

出一股悲傷,然後我逃避的將目光移到小說上。



  在鐘聲響起的前五分鐘,那個該死的助教出現在我們的教室前。

他出現的時候,班上很多人都轉過頭來看我,那是長青說的,因為當

時我頭靠在窗框上睡的很熟。鐘聲響起後,我醒了過來,看到助教握

著欣怡的的手離開,心裡又是一陣抽痛,然後長青很有義氣的拍了拍

我的肩膀。



  其實大多數的事情,在我跟欣怡分手之後都有了些微的改變,雖

然改變都不大,不過還是讓我不太習慣。首當其衝的就是同學們的態

度,也許是怕說錯話,談話間總是有所保留,眼神也有些閃爍,這讓

我覺得有些不舒服。



  除了長青的態度還是跟過去一樣外,只有回到孤單小築,我才會

覺得一切都是那麼的正常。在孤單小築裡,藍宇泰對人的態度依然還

是要理不理,教授還是一樣愛使喚人。至於祈惟跟圓圓,還是動不動

就鬥嘴,就像是現在,他們兩個人就在我的房間裡,吵得不可開交。



  我坐在電腦桌前,呆呆的看著他們兩個人一來一往,心裡滿是納

悶,雖然覺得怪怪的,卻想不到怪在哪。他們也好像我不存在一樣,

在我房間裡放肆的吵著。



  半個小時過去後,我開始想著是不是先出去,讓他們好好的吵一

下會比較好,只是這個時候,我才察覺到異樣所在。



  「喂!這是我的房間欸!」



  我這才發現,他們吵架就吵架,幹什麼要跑到我的房間來?只是

對於我的質疑,他們兩人也不知道是真的沒聽到,還是裝作沒聽到,

依然故我的吵著。



  於是,我聚滿了全身的力氣,用力的往電腦桌上一拍,並用力的

利用丹田之力大喊了一聲。



  這時他們兩人才停了下來,一臉疑惑的看著我,好像我是個瘋子

一樣。



  「怎麼了嗎?」祈惟問,圓圓則是一臉徬徨的看著我。



  「我才要問你們在幹什麼咧!」



  「看不出來嗎?」



  「看的出來啊,只是你們幹什麼在我的房間吵架?」



  「習慣了啊,你還沒搬進來之前,我們要吵架都是來這間房間。

」祈惟理所當然的說。



  「但是我已經搬進來了。」我說:「你們不會到頂樓天台去吵啊

。」



  「那樣教授會生氣。」圓圓說。



  「那你們就不怕我生氣嗎?」



  「好吧……」祈惟聽完後,聳了聳肩說:「我們跟教授說,是你

叫我們上天台的。」



  聽完祈惟的話,我楞了一下,接著上前拉住他說:「等一下,不

用那麼麻煩了,這間房間你們慢用。」



  於是,我慢慢的步出房間,往頂樓天台走去。離開前我彷彿聽到

他們在討論剛剛吵到哪裡,似乎是祈惟懷疑圓圓偷吃了他冰在冰箱裡

的多力多滋。



  這時我突然想到,昨天半夜我突然覺得肚子餓,好像吃了半包冰

在冰箱裡的多力多滋。



  走到五樓,發現教授的房門開著,他人在房裡,也不知道是沒課

還是又晃點了學生。他站在書櫃前面,手上拿著一本書專心的翻閱著

,地上另外還放了很多書。



  我走近想看看他在忙什麼,只見教授抬起頭來看了我一眼,冷然

的說:「滾。」



  然後我乖乖的離開他的房間,離去之前我看到地上那堆書的其中

一本,是莎士比亞四大悲劇之一的《馬克白》,拿在手上的則是四大

喜劇的《威尼斯商人》。教授是系裡研究莎士比亞的新權威,不知道

他突然那麼專心的研究莎士比亞是為了什麼。我心裡滿是好奇,但是

不知道該怎麼問,也不敢問。



  我心想他應該也不會跟我說吧,於是我走到天台上,坐在桌前發

呆。



  過了好一會兒,教授手上拿了幾本書出來放在桌上,並指著那幾

本書,示意要我看看。



  我看了一下,桌上放的全都是莎士比亞的著作,有《羅密歐與茱

麗葉》、《奧賽羅》、《哈姆雷特》、《仲夏夜之夢》跟《馴悍記》





  「你挑一本。」教授說。



  我因為摸不著頭緒,所以對於教授的命令有些遲疑。



  「挑一本啊!我又不會對你怎樣!」見我沒有動靜,教授提高音

量又說了一次。



  我看了看桌上的幾本書後,挑了我最熟悉的《羅密歐與茱麗葉》

,記得第一次看這本書的時候是國小,哭的亂七八糟。之後又看了李

奧納多主演的那部改編電影,只覺得女主角很可愛,還有在身上紋一

個十字架的神父很屌。



  「羅密歐與茱麗葉?」對於我的選擇,教授試探性的問著。



  由於不知道這個選擇下場會是什麼,於是我有點害怕的點了點頭





  「明天中午到我的辦公室找我。」



  教授烙下一句話後,就拿起桌上的書走進他的房間裡,並很神秘

的將門關上。



  此時的我也無心去管教授到底在房間裡幹什麼,我只想著,他叫

我明天中午去他的辦公室幹什麼。



  我懸著一顆心回到房間,又懸著一顆心進入夢鄉,隔天懸著一顆

心到學校。



  那一天上午,上課的內容是什麼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長青在上

課的時候看張國立寫的《匈奴》,然後跟我解釋要怎麼佈兵擺陣打匈

奴。渾渾噩噩的過了四節課,跟長青他們到學校餐廳隨便吃完午餐後

,我獨自一個人走向院館。



  在院館的門口,我看到最不想看到的兩個人,欣怡跟機車助教。

我加快步伐,故意裝作沒看到他們似的走過。雖然我已經刻意將目光

從他們的身上移開,但是我依然還是多注意了欣怡幾眼,當時的她頭

撇向一邊,眼眶紅紅的,好像剛哭過。



  她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呢?我在心裡想著,但是礙於我跟教授約

定的時間已經到了,我也沒多加關心便快步離開。



  我想,我也沒那個權力關心她們之間的事吧。



  進到教授辦公室後,只見教授坐在他的座位上,翻閱著一本像是

paper的文件,辦公桌前另外擺了三張椅子。



  他看到我後,示意我坐下。在我坐定位後,他遞了另一本相同的

文件給我,文件的封面寫著《羅密歐與茱麗葉》,看了看裡面的內容

,似乎是劇本。。



  「這個是?」我問。



  「這是系裡要我負責的話劇演出,」教授翻了翻他手上的劇本說

:「我要你演出男主角,也就是羅密歐這個角色。」



  聽完教授的話之後,我驚訝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接著,辦公室

的門被打了開來,我很自然的轉頭看向門口,我看到兩個我最不想看

到的人走了進來。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