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知道了學姊有偷偷「歐彼塞」的習慣,不過我不在乎。





  我只覺得,學姊在優雅的美麗外表下,竟然還有著率真的可愛。





  喔,學姊真是個完美的女孩子。





  寒假是一段痛苦的日子,因為學姊是台北人,所以自然人不在高雄。





  即使我天天跑到學校去閒晃,遇到的也都是胖學長,久而久之,我乾脆



不去學校了。





  我沒事幹什麼去學校跟胖學長一起看海談心啊。額~~想到就噁心。





  我發現啊,這一段看不到學姊的日子,我竟然整天都想著學姊。





  這是愛嗎?我不知道。





  我想找個人來問,但是我也只能問小舅跟胖學長,我想能得到的答案也



只有什麼時機成熟那類的爛回答吧。





  就在我懷疑著這是否為愛時,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啊,是樂咖欸,他不是死到台北去了嗎?





  「嘿,還沒死啊?」樂咖一開口還是很沒禮貌。



  「當然,我可是要在你的葬禮致詞呢。」我說。



  「對了,你這陣子都在幹什麼啊?」樂咖問著我的近況。



  「我啊,都很注意看新聞啊。」



  「幹什麼看新聞?」

  

  「我怕你找援交妹被警察抓到啊。」



  「靠北啊!」





  接著我們就在一陣怒罵中喇塞,聊到一半,我突然想到,我或許能跟樂



咖分享我的疑惑呢。





  「欸,樂咖,問你個問題啊。」我說。



  「殺小啦?」





  雖然樂咖的回話很欠扁,但是畢竟有求於人的是我,我也只好卑微的跟



樂咖說出我的問題。





  「喔,那你會想跟她手牽手走在路上嗎?」樂咖問。



  「當然想啊!」一次也好。



  「如果現在你看到她牽著別人的手,或是看到她跟別人很親密,你會怎



樣。」樂咖又問。



  「我會想跳海吧。」我真的會想跳海。



  「喔,剛好你們學校在海旁邊欸,蠻方便的。」樂咖笑著說。





  雖然此時的我很想罵髒話,但是我忍下來了,畢竟我有求於人嘛。





  「你就衝吧,我確定你很喜歡她。」在大笑完之後,樂咖突然用很認真



的語氣對我說。



  「喔,真的嗎?」我還是不太相信。



  「吼!你很煩欸,聽我的衝就對了!我有事先閃了,再聯絡吧。」樂咖



語畢,很快的掛上電話。





  嗯,感覺最後似乎電話的另一頭傳出了一個很細微的女聲。





  啊,樂咖還真是拼命呢,說不定我快當乾爹了。





  於是,在樂咖的開示下,我又開始了我的「男子漢表白計劃」。





  這次的目標可是女神呢,要更加的謹慎才行,我警惕著自已。





  這次我還特地選修了跟口才訓練有關的通識課程呢!





  而且我還暗中明查暗訪了很多關於學姊的情報,再次聲明,我可不是個



變態喔!





  在我自認為已經準備充分後,我決定展開行動。





  於是乎,我在學姊沒課準備回家時,我在理學院館門口等待著學姊,最



後一次聲明,我絕不是變態!





  當學姊出現時,我很快的走到學姊的身邊。





  「嗯?學弟,有事嗎?」學姊微笑的問。

 

  「我……我……」啊,看到學姊的微笑,我又說不出話了。



  「嗯?」學姊疑惑的看著我。



  「我……我能跟妳借普化實驗的報告嗎?」啊,我在說什麼鬼啊?



  「嗯,可以啊,我明天拿給妳。」



  「還有,學姊!」我不氣餒的叫住學姊。



  「嗯?還有是嗎?」



  「學姊,我……」我心想著,這次一定要成功。



  「我……我能不能連普物實驗的報告也一起借?」靠!我真該去跳海了。



  「嗯,當然可以啦,沒事了吧?我先走囉。」學姊對我揮了揮手,接著離開。



  「掰掰。」我微笑的跟學姊道別。





  是啊,我竟然在微笑,我的心明明在滴血啊。





  事後,我一個人站在堤防邊,一股想跳下海的衝動正醞釀著。





  不過,2個小時後,我出現在我家的飯桌上。





  我哪能那麼容易就死呢?我還要在樂咖的葬禮上致詞欸。





  而且創建了我們中山的國父孫逸仙博士,革命了11次才成功呢!身為中



山的學生,我豈能輕言放棄呢!





  於是我在飽餐一頓後,撥了通電話給我的軍師,樂咖。





  「樂咖……我失敗了啦,看到學姊我就說不出口欸。」我無力的說著。



  「拎老師咧!說不出口不會用寫的啊!老子在忙啦,掰掰!」樂咖對我



烙下了一個建議後,掛了電話。





  喔,我剛剛似乎聽到電話旁有一個女子的喘息聲欸。





  樂咖還真拼,現在是晚餐時間欸,看來我快當乾爹了。





  啊,我忘了跟他說我想要一個乾女兒。





  算了,下次再打給他吧。





  不過也真不愧是種馬情聖樂咖,對吼,我說不出口,我可以用寫的啊。





  馬的,為什麼當初我沒想到寫情書給小可愛呢?

 



  於是,我絞盡膽汁寫了一篇情書。





  為什麼是絞盡膽汁呢?因為這封情書,可是代表了我的勇氣呢!





  隔天,我跟學姊約在院館的一樓,當她將我不需要的兩份報告交給我後



,想離開時,我叫住了她。





  我想我應該很煩吧,每次都突然叫住她。





  但是學姊轉過來時,臉上竟都沒有嫌棄的表情,微笑的看著我。





  「學姊……我……我……」我口吃了。



  「學姊!這個給妳!」在喘了一口大氣後,我將情書交給學姊。



  學姊看了看我手上的情書後,微笑的收下她,然後微笑的看著我,接著



微笑的離開。



  「學姊,請打電話給我!」我看著學姊的背影,大聲的說。





  接著,學姊轉過身來,微笑,好美的一個微笑。





  在完成了這個很偉大的任務後,我如釋重負的到廁所撒了一泡尿,好大



的一泡尿。





  嘿嘿,我不是一個臭俗辣了欸!





  就在我開心的想著,我終於擺脫臭俗辣的詛咒,打算離開院館時,看到



了遠方學姊跟一個男子走在一起的背影。





  接著只見,學姊將一團紙團丟向路旁。

  



  「啊,學姊怎麼亂丟紙屑呢?」我一邊想著,一邊走向紙屑,打算幫學姊丟

掉。





  走進紙屑一看,好熟悉的一張紙屑啊。





  啊………這不是我的情書嗎?





  打開情書一看,裡面還包著一顆「彼賽」。





  低頭看了看「彼塞」,不,是看了看情書,又抬頭看了看前方還沒走遠



的學姊。





  啊……她身邊的不就是工學院人稱的Z3學長嗎?(因為他的愛車是Z3,



故稱Z3學長)





  突然,我了解了胖學長說的「等時機成熟,我自然就了解了。」





  我將手中的情書,揉成一團後,找了一個垃圾桶,將它丟掉。





  畢竟,亂丟垃圾是不好的。





  此時,我雖然很想跳海,但是,我並沒跳。





  因為,我還要在樂咖的葬禮上致詞呢!





                            -End-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