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部落格文章版權屬於許小嚕所有,聯繫請來信:ryuichiru@gmail.com

行銷相關網誌已搬遷到blogger:小嚕:行銷武士道

  幾年了呢?自君兒那次主動吻弈修,已經過幾年了呢?弈修撫摸著嘴唇



,微笑的想著。





  大學畢業也好幾年了,從高中時在補習班第一次見面到現在,他們應該



也認識十幾年了。





  現在的時間是2002年5月25日半夜12點整,弈修帶著愉快的心情整理著行



李,準備一早代替公司到大陸洽公。





  他的愉快並不是因為要到大陸洽公,他甚至厭惡著這個工作的存在。





  他的愉快是因為就在昨天,他已經交往多年的女朋友-君兒答應他的求



婚,即將變成他的老婆,婚禮的籌備也將在他從大陸回來後開始進行。





  在行李大致整理完成後,他撥了通電話給他最心愛的女朋友,也即將是



他最愛的老婆君兒,每晚一通電話是他們之間的習慣。不論當天有沒有見面



都一定會有的一通電話,好幾年來始終如一的習慣。





  講完那通愛的電話後,弈修坐在桌前看著君兒的照片,回想著他們認識



這幾年來的回憶。





  經過好一段時間的歷練,弈修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玩世不恭的年輕小夥



子,畢業後他並沒有在繼續升學,因為他自知自已並沒有如此深的求知慾,



至少目前的他並沒有。





  於是他接受了國民應盡的義務,成為陸軍的一份子。





  在前往受訓的前一天,火車月台上弈修一臉的愁容,他整個心裡都擔心



著在他當兵的這一段時間裡,君兒會被研究所的學長把走。





  君兒則是直安慰他,一旁弈修的父母及耀輝見狀都竊笑不已,笑弈修都



是要當兵的人了,還像個孩子似的。





  「別擔心啦!你的君兒有我幫你顧著!」耀輝說,他跟君兒都一起直升



上學校的研究所。





  弈修微笑的看著耀輝,並上前給了耀輝一個深深的擁抱,他跟君兒的交



往並沒有影響到他們男人間的友情,他們依舊是最要好的朋友,一輩子的朋



友。





  他相信耀輝,而耀輝也沒讓他失望,在他當兵的那一段期間裡,一些圍



繞在君兒身邊的蒼蠅蚊子都被他趕的一乾二淨。





  至於他,自然也不會背叛弈修,就像以前弈修為他著想而想放棄自已的



幸福一樣。





  退伍後的弈修在親戚開設的公司裡工作,為了不想讓別人說他是靠關係



才得到這份工作,他因此比任何人都還要認真於事業上。他的努力並沒有白



費,幾年內很快的他就在大家的矚目之下很順利的升遷。





  升遷後的他並沒有因為少年得志而得意,反而是更認真於工作中,常常



都代替老闆在國內外為了工作飛來飛去。





  由於對事業的執著,他跟君兒因此有了數次爭吵,有幾次較大的爭吵甚



至讓他們面臨分手,只是他們都走過來了。





  也因為牽手走過那麼多的風風雨雨,他們也越來越堅定於他們之間那得



來不易的愛情。





  終於,弈修決定要跟君兒求婚,在他好不容易賺到了人生的第一筆一百



萬的時候。





  沒有大排場,只是在一間他們常去的咖啡廳。





  沒有昂貴的好幾克拉鑽戒,只有一個鑲了顆小鑽的戒指。





  因為他們走過大大小小、有風有雨的愛情,弈修知道,平順的路是最長



久的路,他們要的只是長長久久的甜蜜,而不是轟轟烈烈的激情。





  「嫁給我好嗎?」沒有什麼特別安排的前戲,弈修突然就將戒指放在桌



上,看著君兒的眼睛說著。





  君兒呆然了半晌,才說:「這樣就想叫我嫁給你,你未免也太看輕我了



吧。」





  儘管君兒的嘴裡說著這樣的話,不過她還是慢慢的拿起眼前的戒指,眼



中泛著淚光。





  就這樣,她將她的下半輩子託付給眼前的男人。





  這就是他們之間的愛情,平淡又甜蜜。





  這些甜美的回憶,弈修在睡前總是回想一次才能安然入睡,完成了今天



的功課之後看了看鬧鐘,鬧鐘的液晶顯示幕上顯示著凌晨三點。他心想不快



點上床要是睡過頭就糟了,於是在設定了鬧鐘後,帶著幸福的微笑入睡。





  當他再度睜開眼睛時,整個房間裡竟然沒有想像中應有的光亮,整個房



間被黑暗給包圍住。





  難道天還沒亮嗎?弈修心想著,拿起床頭的鬧鐘看了看,竟然已經是晚



上八點。





  沒想到在這麼緊急的關頭,鬧鐘竟然出了問題,他一氣之下將鬧鐘往牆



上一丟,鬧鐘硬聲破裂。





  他拿起一旁的手機想撥給他的叔叔,也就是他的老闆道歉,只是沒想到



連他的手機也出了問題,身在大台北都會區的他手機竟然連一格訊號都沒有



,電話撥也撥不出去。





  他心裡只好安慰自已,幸好這次這個case並不是件大案子,這個疏忽不



至於讓他丟了飯碗,不過死罪可免活罪必定是難逃了。





  他滿滿的懊惱,心想找君兒出來吃頓飯,吐一吐苦水。





  拿起手機撥出君兒的電話,依然還是一點回應都沒有,又是一個投擲,



換手機應聲碎裂開。





  整理好一切後,他走到地下室開車,彷彿是上天要跟他開玩笑一般,這



次連車子都發動不了。





  幹!





  折騰了好一段時間,一肚子氣的他隨口罵了句髒話後,索性將車門一甩



,走出地下室,往附近的捷運站走去,這是他頭一次欣慰有都市捷運系統的



存在。





  走出捷運站後,他慢慢走在台北的街道上,他感覺今晚的街道好寧靜,



今晚的台北吹著他所不熟悉的風,一種孤寂的風。





  他走進那棟他熟悉的套房公寓,搭上電梯按了他所熟悉的樓層,在他熟



悉的那個門前拿出君兒給他的備用鑰匙打開門走了進去。





  看著光線明亮的客廳,他心想著君兒應該在家吧,便在門前喊著君兒的



名字。





  在呼喊了好幾聲都沒有人回應後,他疑惑的走進屋裡,當他走到客廳時



一眼便看到他心愛的女人躺臥在沙發上。





  弈修走近君兒想叫醒她,卻無意間發現她的臉頰上有個一行淚痕。





  「呵,是因為我要離開台灣,她捨不得嗎?」弈修微笑的想著。





  就在此時,客廳開啟的電視上播著新聞快報,弈修的注意力被電視上播



放的新聞畫面給吸引住,接著他呆然的盯著螢幕,彷彿被石化一般的站著。

















































  「華航今天下午2點40分由桃園中正機場起飛,準備於下午4點27分抵達



香港的B747 200型編號18655的CI611班機,於3點38分自雷達上消失後,已確



定飛機墬毀。」



























  弈修呆然的看著電視新聞,心想著這不是他要搭的那架飛機嗎?





  就在他暗自慶幸著自已沒搭上那架死亡飛機時,新聞主播接著以優雅的



氣質繼續說著:「目前已陸續打撈起乘客的遺骸,關於今日搭上該架飛機的



乘客名單為………」





  弈修的頭像是被釘住一般,無法轉動的面對著電視,眼睛也直盯著螢幕



不放,看著電視跑馬燈上的罹難名單。































  「…………………………、林弈修、………………………」























  沒想到在罹難者名單中竟然跑過了一個弈修再熟悉不過的名字,他自已



的名字。





  那一瞬間,突然一道電流竄進了弈修的腦中,他的腦裡突然出現許多的



畫面。





  畫面中的他提著行李在桃園國際機場中,旁邊跟著君兒,他在離去前還



深情的吻了君兒一下。





  接著是機艙中一陣驚慌的場面,他還記得那慌亂場面並沒有維持很久。





  他也記得,他最後跟上天祈禱著。





  「我希望能再見君兒一面。」





  一瞬間,弈修了解了一切,他微笑的走到君兒身邊蹲下,臉上不能控制



的流下兩行清淚。





  他撫摸著君兒的臉,撥弄著她的頭髮,他仔細的重複著這些動作,看著



君兒甜美的臉,因為他知道這是最後一次這樣撫摸君兒的臉了。





  彷彿是心電感應一般,君兒也流下淚。





  弈修溫柔的吻了吻君兒濕成一片的臉頰後起身,溫柔的看著躺臥在沙發



上流淚的君兒,輕聲的說:「Goodbye...My love.」





  他慢慢的走出門,悄悄的將門關上。





                            -END-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流星
  • 真感人

    最近才看到這篇耶!不過還真感人= =
  • 這篇故事我自己還蠻喜歡的,
    因為在構思結局的時候,突然有靈感一閃而過,才變成目前這個有點第六感生死戀的結局。

    小嚕 於 2008/06/23 02: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