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部落格文章版權屬於許小嚕所有,聯繫請來信:ryuichiru@gmail.com

行銷相關網誌已搬遷到blogger:小嚕:行銷武士道

  我想,我應該是病了。



  我好害怕,不知道我會不會死。如果那天不要實驗室裡撿那顆棒

球就好了。不!應該說不用去打球就沒那這些問題了。



  那個時候,球打進生化系的教授實驗室裡,我從窗戶的破洞打開

窗戶爬了進去。這間實驗室氣氛很怪,窗簾全都拉上,整個實驗室裡

幾乎一絲光線都沒有。



  我找了好一會兒,才在一個玻璃箱裡發現我們的棒球。



  我的天啊!我們的棒球砸死了一隻小白鼠!



  那是隻很奇怪的小白鼠,毛是綠色的,還有一些夜光的效果。讓

人發毛的應該是牠的眼睛,也閃著綠光。我盯著被球壓扁,內臟都噴

出來的死老鼠看了好一下子,才回過神來將手伸進玻璃箱裡。



  正當我想拿球的時候,被壓扁的老鼠突然動了起來,還咬了我一

下。我嚇死了,尿都快噴出來,連滾帶爬的從窗戶爬了出去,頭也不

回的離開這間詭異的實驗室。



  跑了好一段路後,我才停下腳步。離生化系館已經好一段路了,

我往一旁的椅子坐下,這個時候才發現手好痛。



  手上的傷口很奇怪,是黑色的,還有點硬。我也沒多想,只是回

家擦藥。



  只是到了隔天,我才開始覺得怪怪的,發現我病了。



  被老鼠咬後的第二天,我身體開始發癢,我一直抓,只是越抓就

越癢。甚至已經抓破皮,抓出一條條的血痕,依然還是癢的讓人受不

了。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異狀,不得不去看醫生。



  我將抓破皮的地方掀開給醫生看,這才發現早上抓破的地方,跟

被老鼠咬到的傷口相同,已經變黑,還有些硬。



  醫生也不知道這是什麼症狀,只好幫我抽血,並開給我一些藥膏

,要我回去塗塗看。



  第二天,我皮膚的症狀又變得更嚴重了。我變得害怕陽光,只要

一接觸到陽光,我全身就像要燒起來一樣,抓破的傷口也痛的緊,讓

我恨不得一頭撞死。



  於是,我請了假,將自已關在毫無陽光的室內。我整個白天都在

房間裡上網,想找出我到底是得了什麼病,但是卻一點頭緒都沒有。



  看了看四周幾乎無一絲光線的房間,我開始覺得,我好像那隻老

鼠。



  第三天,我的食慾突然變得很好。只是不管吃什麼東西,我都覺

得沒有味道,就連平常最愛的三杯雞都變的像是白吐司一樣。



  雖然覺得東西很難吃,但是我還是一直吃,只為了填飽那個好像

永遠填不滿的肚子。



  到了半夜,家人都進入熟睡時,我的肚子又要命的餓了起來。我

到廚房打開冰箱,想看看有沒有什麼東西能吃。卻發現什麼東西都沒

有,只有一條魚跟一塊生肉。我不知道怎麼料理生魚跟生肉,但是我

覺得好餓。



  於是,我拿起那塊生肉,放進的我嘴巴裡,大口的咬了起來。



  我發現,生肉的味道其實還蠻好的。



  第四天,晚上爸爸帶我們去吃日本料理。我點了一大堆的生魚片

,平常最喜歡的天婦羅連看都不想看,只是一昧的吃著生魚片。



  一片,兩片。一盤,兩盤。



  只是,我還是吃不飽,也開始對這種生肉的味道感到厭煩,覺得

食之無味。



  我想著,到底缺少什麼?



  我看了看身旁的老哥,看著他的手臂,還有手臂上上面突起的血

管。我想著,當血液伴隨著生肉進入嘴裡,那會是怎樣的味道吧。



  應該很美味吧。



  於是,我抓起老哥的手,放進我的嘴裡,大口的吃了起來。































  【TVBS新聞】



  目前有一種莫名的病毒正肆虐於高雄市,病毒出現的原因還在研

究當中。根據本台記者的了解,感染病毒的患者,只能在夜晚出沒於

街頭,並沒有理由的攻擊旁人,啃食受攻擊者的肉體。



  病毒疑似會藉著患者的唾液進入被攻擊者的傷口,引起感染。目

前估計,高雄市已有半數的市民遭受感染。同時,醫學界學者預估,

病毒會在人類及動物間交互傳染。



  總統已在剛才宣佈隔離高雄市的居民,禁止任何人進出高雄市,

並考慮出動軍隊控制這種失控的血腥攻擊行為。



  本台呼籲未遭感染的高雄市民不要任意在戶外走動,並遠離已遭

感染的病患,避免遭到攻擊。





                             -END-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age5223
  • COMMENT:
    > <

    看來

    高雄市很可怕的

    > <

    我要搬出去= =

    開玩笑的

    可是

    那隻老鼠

    ︿ ︿

    一定很可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