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財好像沒看到我焦慮的表情,一直很興奮的滔滔不絕講著他跟

招弟約會的過程,他的個性好像一直都是如此,總是熱衷於一件事就

無法看到其他事情,所以當時我臉上糾結的神情對他來說就像不存在

一樣。



  嚴格來說,添財是個不折不扣的好人,但是好人註定是要被正妹

拿來當工具用。我該把添財從這個宿命裡解救出來嗎?但是我同時也

想到,以添財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個性,會不會在知道事實之後就崩

潰了,從此變成一個壞人,那也不是我所樂見的,那種感覺就像養了

一隻小貓,一夜之間他變成一隻小老虎一樣可怕。就在我苦思不已的

同時,添財還是那個死樣子,拚命的講著,吵死了,聽到最後我終於

崩潰了。



  「好了!」我突然對添財吼了一聲,讓他停下講不停的嘴巴,「

一直講個不停的,煩不煩啊?」



  或許是因為我的臉很臭,添財稍稍嚇了一跳,馬上就閉上他的嘴

巴,有點害怕的看著我。那之後添財就一直站在原地看著我,我則是

擺著一張兇臉瞪著他,兩個人就這樣僵持了好一下子。



  「你怎麼了嗎?」添財小聲的說。



  「我跟你說啦!」一時氣頭上的我,也不管結果會怎麼樣:「那

個洗頭妹不適合你啦!」



  添財那個二愣子被我突然這麼一說,一時之間像是不知道怎麼反

應似的,好一段時間之後才像是要為自己爭取幸福一般的反駁我:「

她哪裡不適合我?」



  「反正她就是不適合你啦!你以為我都不知道嗎?她今天在百貨

公司拉著你當凱子在買單。」



  添財聽完後有些驚訝,只是張大嘴巴直盯著我看,好一陣子才責

問般的問我:「你怎麼會知道我們約會的事?」



  「你剛剛自己講的啦!」我隨便打哈哈。



  「少來了!」添財突然加大音量:「我剛剛只講到走出電影院的

事!你到底為什麼知道我們約會的事?」



  「好啦!」找不到理由塞添財嘴,自知理虧的我,乾脆全都招了

:「我跟蹤你啦!」



  添財的嘴巴張得更大了,他先是一臉不可置信看著我,接著臉上

的表情轉變為憤怒,用不屑的語氣對我說:「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

我真是看錯你了!」



  「隨便啦!」我不顧添財當時的不悅,只是一昧的想點醒他,「

我跟你說啦,那個洗頭妹……」



  「閉嘴!」添財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吼:「我說過不要再叫她洗頭

妹了!你聽不懂人話嗎?你不用再跟我說她的事了,你有資格說她的

壞話嗎?你這個小人!」



  面對添財的指控,還有他當時看我的那個眼神,我原本想說的話

全都說不出來,還有些錯愕,一方面是想不到添財會有如此大的反應

,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想不到添財會把我看作如此不堪的一個人。



  一種不被認同的感覺浮上我的心頭,又有點像是被背叛,我立刻

起身走到添財的面前,擰著他的衣領一臉憤怒的瞪著添財:「就算你

當我是一個無恥小人,你也給我聽著,招弟她只是在利用你,你聽不

聽隨便!不要哪天錢都被騙光了,搞個人財兩失才來找我哭個死去活

來的!」



  說完後,我用力的把添財甩開,接著便打算離開寢室來個眼不見

為淨,打開門後覺得一口氣嚥不下,又轉過頭對添財罵了聲「幹」。

只見添財脹紅了臉,一雙眼睛死瞪著我說:「罵什麼罵?你以為只有

你會罵髒話嗎?」



  「不然你罵罵看啊!」



  被我這麼一嗆,添財原本差點罵出口了,後來想了一下說道:「

我阿爸說只有大人才能罵髒話!」



  「你已經讀大學了!不小了!」我冷笑道。



  「我阿爸說結完婚才算是個大人!」添財說的理直氣壯。



  「靠夭啊!」我甩門而出。



  離開寢室後,我才發現現在的時間已經快到宿舍新生宵禁的時間

了,剛剛一氣之下就跑了出來,一時間也沒想那麼多。我站在電梯前

想著要不要回寢室算了,但是又想到添財那個死人樣,立刻打消回寢

室的念頭,立刻搭上電梯下樓,一走出電梯就看到舍監坐在宿舍門邊

的桌子前,我站在電梯前看著舍監,舍監也猛盯著我看。



  「有事嗎?同學。」舍監操著外省口音,搔著肚子問我。



  「嗯……」我遲疑了一下,隨即靈機一動:「我們隔壁寢的人在

衣櫥裡藏了很多A片。」



  「什麼!」舍監一聽,立刻站了起來:「竟敢在俺管轄的宿舍裡

藏A片!」



  接著舍監就跑了上去,我好像還聽到他進電梯前喃喃自語的說:

「他奶奶的熊!俺要抄光那些A片來鑑定一下!」



  舍監離開後,我立刻往停車場跑去,搭上機車連忙離開宿舍。騎

著機車在街上晃了好一下子,我又對冒然離開宿舍這個舉動有了後悔

的想法,騎虎難下的我現在非得在外面混到天亮,否則回去的下場大

概是幾支小過跑不掉。



  就在我把車停在便利商店外,喝著剛買來的飲料,心想著要不要

乾脆到網咖或找間二十四小時營業的漫畫店耗時間的時候,一個熟悉

的身影吸引了我的目光。那個人是招弟,當時出現在我眼前的招弟又

跟之前看到的招弟不太一樣,她穿著花枝招展的衣服,提著名牌包包

站在馬路旁,好像在等人。



  過了一下子,一台賓士車開到招弟的面前,一個梳著油頭的大叔

下車來幫招弟開車門讓她上車,然後賓士車從我的眼前離開。我沒有

多想,便騎上機車往那台賓士車後面跟去,劣根性十足的我根本忘了

才剛因為跟蹤,被添財指責為小人。



  招弟跟那個大叔開著車到鬧區,先是到一間看起來很高級的金飾

店,接下來兩個人又開著車離開鬧區,我對她們想前往的地方一點概

念都沒有,只是用極為安全的距離跟蹤著他們,心裡思索著招弟跟那

個油頭大叔的關係為何?



  她們接著前往的地方解開了我心中的謎團,只見那台賓士車開進

了一間當地頗為有名的高消費汽車旅館裡,我沒有再繼續跟進去,也

無法再跟進去,更沒必要跟進去。對於招弟跟那名男子的關係,答案

已經很明顯了。看來招弟這個女孩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對有錢的凱

子爺很有一套。



  當時的我在心裡對招弟下了戰帖,如果添財也是她計畫中的其中

一個肥羊,那麼我就勉為其難的跟她玩一玩吧。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