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車助教在說完那幾句脫序的台詞後,就用一個挑釁意味十足的

眼神看著我,臉上的微笑依然是他一貫的白爛。我看著他那挑釁的神

情,只感覺一股無名火越燒越旺,拳頭也緊緊的握著,腦中直迴蕩著

機車助教剛才說的那句話。



  「You coward of love !」



  就像是唱片跳針一般,那句羞辱的話一直反覆出現在我的腦海裡

,一次、兩次,直到我忍受不住,舉起拳頭衝向前方的機車助教。



  這還是我第一次在眾人面前有那麼失控的表現,只是失控的不只

是我,在我衝向機車助教,跟他扭成一團以後,整個舞台也跟著熱鬧

了起來。似乎是機車助教那邊的人,衝出來想拉開我,我們這邊的人

又跑過去擋住他們,除了女生以外,全部的人都在舞台上扭成一團。



  讓人意外的是,坐在一旁的教授見到如此失序的景象,卻一點動

作都沒有,依然是安靜的坐著。



  或許是因為憤怒引發了大量的腎上腺素,足足矮了機車助教一顆

頭的我,在一陣扭打後,竟將他壓倒在地上。



  被壓倒在地上的機車助教顯得有些狼狽,已經怒火中燒的我一點

停手的打算也沒有,我一手抓著他的衣領,一手綸起拳頭高舉。接著

,我下意識的說出一句讓我自已都感到不可思議的話。



  「你這個小偷!如果不是你從我身邊偷走欣怡,我也不會那麼痛

苦!」



  說完後,我喪失的理智突然又回到我的腦中,澆熄了些怒火。對

於剛才脫口而出的話語,我不可置信的楞在原地,來不及揮下的拳頭

還懸在空中。



  四周圍彷彿感染了我的錯愕一般,安靜了起來,原先扭成一團的

男生,呼喊著住手的女生都停住了動作,看著定格在中央的我們。



  這個時候,處於劣勢的機車助教突然彎起膝蓋,接著在我的肚子

上踢一腳。這突然的一擊讓一時之間無法反應的我往後一倒,機車助

教也在這個時候撲了過來,情勢整個大逆轉。



  此時機車助教的臉上,又恢復那個小人得志的笑容,他瞪視著我

,掄起拳頭。就在眼前高舉的拳頭開始動作後,我只能閉起雙眼,等

著拳頭落在我的臉上。四周又吵鬧了起來,我聽到很多的喊叫聲,還

有……欣怡的尖叫聲。只是在這些叫喊聲之後,我聽到一個熟悉的聲

音,停住了機車助教的動作。



  是教授,一直都沒什麼動作的他,喊了一聲「住手」。



  雖然機車助教平時不太鳥教授,不過那聲嚇阻卻成功的停住他即

將揮下的拳頭,也使得再次陷入吵鬧的現場安靜下來,大家的目光都

投注在同一個地方,也就是教授的身上。



  「你們在搞什麼。」教授的語氣雖然和緩,卻透露著一股怒意,

能感覺得到每一個人,包括機車助教都在等待,等待著教授接下來的

訓示。只見教授停了下來,翻了翻手上的劇本後說道:「這一場明明

是羅密歐殺死提伯特,現在反而提伯特把羅密歐壓在地上,搞什麼啊

!」



  沒想到,教授接著出口的是如此一段話,他話才出口,在場的所

有人都一臉的錯愕,就連機車助教也楞在原地,壓住我的手有些鬆脫

。我趁著他失神的機會,用力推開他,往禮堂外跑去。



  我只想逃,逃開那個地方,那個充滿了羞辱跟尷尬的地方。我不



    知道該往哪跑,跑出禮堂後只能沒頭沒腦的跑著,也不知道

跑了多久,當我到達校園安靜的一個角落後,我才停下腳步。



  看了看四周,這才發現我在下意識的動作下,跑到了院館旁的大

樹下。這裡是以前我跟欣怡常常來的地方,當沒有課,又不知道該去

哪的時候,欣怡總是會拉著我到這顆樹下,吹風聊天。



  以前的我們總是喜歡這種簡單的浪漫,只是那也都是過去了,我

心想著,往大樹下一坐,頭無力的垂下。



  就這樣,我低著頭坐在樹下,今天的校園特別的寧靜,剛好適合

我沉澱自已浮躁的心。只是天似乎永遠不從人願,就在我想安靜的時

候,身旁卻出現一雙似曾相似的鞋子,伴隨著熟悉不過的呼喚。



  「可樂……」是欣怡,她正站在我的身旁。



  我沒說什麼,只是微抬起頭來看她一眼,隨即低下頭,用低到不

能再低的音調說道:「妳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直覺吧,」欣怡用她一貫的溫柔語調輕聲說道:「其實你跑出

禮堂後,我就跟出來了,只是你跑的好快,我跟都跟不上,就是直覺

你會到這裡來,因為這裡……」



  「這裡是以前我們在學校裡最愛的地方。」我幫欣怡接續她沒說

出的話,接著我們兩人又陷入沉默。



  「剛剛……」接下來,欣怡有些遲疑的說。



  「不管剛剛我做了什麼,說了什麼,都當作沒這回事吧。」趕在

欣怡說完之前,我留下這段敷衍的話,留下欣怡一個人站在那顆大樹

下,頭也不回的離開。



  回到孤單小築,得到了真正的清靜後,我才開始回想剛才自已脫

序的行為,以及面對欣怡的懦弱。



  或許,我真的像機車助教所說的,只是一個愛情的懦夫吧。想著

想著,我的眼睛自然的瞄了書桌一眼,桌面上正擺著那本回憶的相本





  我走到書桌前坐下,翻開相本,一頁一頁的翻著。隨著日子一天

天的過去,我已經拿掉了近大半的票根,只是應該隨著票根消失大半

的思念,直到今天我才發現,其實一點都沒有減少。



  一直以為自已正慢慢的遺忘,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將對欣怡的愛

情,轉化為友情。直到今天在舞台上,那失序的行為,跟下意識脫口

而出的話語,就像是鐵鎚般,硬生生的敲醒了我。



  原來這段日子,我只是痛苦的過著自以為瀟灑的日子,只不過是

個消極逃避的人罷了。



  只不過,是一個愛情的懦夫。



  一直到晚上,我都沒有踏出房間半步,直到我的門被打開,我才

發現到自已從早上到現在都還沒吃飯。打開門的人是教授,依然是一

點通知都沒有的破門而入。



  「走!」



  「走去哪?」



  「走就對了!」



  我就這樣被教授給拉出房間,坐進他的車裡。在密閉的車裡,我

們兩個人都沒有說話,教授只是直視著前方,專心的操控著方向盤。

直到車子停在一間法式餐廳前,教授才打破沉默,說了一句簡單不過

的「下車」。



  在餐廳裡,我們兩個依然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專心於面前的

餐點。法國料理的份量都不多,而且這間餐廳的上餐速度不快,原本

適合於一邊用餐一邊聊天的時機,現在顯得有些突兀。



  在前菜跟主菜間的空檔,我開始忍受不住這詭異的氣氛,開口說

道:「話劇排練該怎麼辦?」



  教授時而搖晃著他杯中的紅酒,時而啜飲著,並沒有回答我的問

題。正當我擔心著教授是否因為我白天的失態而發火時,他才說道:

「話劇的事你不用擔心,只要給我準時到禮堂。還有,你今天表現的

不錯。」



  對於教授的話我有些愕然,對於「不錯」的定義更是讓我摸不著

頭緒,就在我想詢問的時候,主菜剛好送上桌,教授也拿起餐具,開

始享用盤中的食物。他在吃飯的時候,不喜歡說話,所以我將問題隨

著食物吞下肚。



  後來,話劇演出果然在教授的指揮下繼續進行,雖然雙方面都有

些衝突,不過其實主要問題在我、欣怡跟機車助教三個人之間。所以

教授先錯開我跟她們的戲份,等待時間稍微沖淡我們之間的問題後,

再來作打算。



  至於其他人雖然之間只是小衝突,不過影響也不是沒有,整個話

劇的進度變得比之前還要慢。而我跟欣怡無法對戲,等於是停頓了整

部話劇的重要部分,雖然教授看起來毫不在乎,我卻也不免擔心起來





  隨著話劇進度龜速的進行,暑假也接近尾聲,這也表示演出的時

間越來越近了。一向自信過頭的教授態度依舊,而系裡一些教授似乎

正等著看他的笑話,見此情形,我的心頭又襲上了一股罪惡感。只是

我能做的,也只有努力的排好自已的戲份,無法阻止機車助教他們亂

搞。



  就在一天,幾乎又沒有什麼進度的話劇排練結束後,我帶著疲憊

的身體回到孤單小築時,在客廳遇到了一個一段時間不見的熟悉身影





  圓圓正坐在沙發上,她一見到我,立即展露出她招牌的微笑,揮

著手跟我打招呼。面對一段時間不見的她,我也咧嘴笑著,舉手回應

她的熱情。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久不見,總覺得眼前的圓圓感覺有點陌

生,我思索了一下,驚訝的問道:「圓圓,妳是不是瘦了?」



  圓圓沒有說什麼,只是對著我吐了吐舌頭,咧嘴笑著。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