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整理好一切後,邊思考著聯誼的地點,一邊慢慢的走下樓。





  到了一樓時,我硬生生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到,沒想到還認識不到一小時



的小容跟老姐,這個時候竟然就像認識了好幾年的好朋友一樣,開心的在店



裡玩著。





  在我跟小容要離開前,老姐還送給小容一份禮物,她對我好像都從來沒



有那麼好過。





  就在我要踏出店門前,老姐還在店裡大聲的喊著:「臭小子!你要是敢



欺負小容妹妹就別給我回來了!」





  我心想著『這老太婆今天是吃錯藥了嗎?』,然後慢慢的關上店門。





  「你姐姐人蠻好的欸。」小容在將手放在我肩膀上,要上車前開心的對



我說。



  『是嗎?怎麼我沒這種感覺。』我以一種不以為然的表情看著小容。





  因為小容一手拿著老姐送她的禮物,因此只有一隻手的她,花了老半天



的時間都扣不起安全帽的帶子。





  不得已我只好轉過身去,幫她將安全帽的帶子扣上,當我的手指碰觸到



她的臉時,小容的臉上突然起了一陣紅潮,當時我想,應該是天氣太熱了吧









  在前往駭客、阿怪跟阿文他們租的房子後,我便跟他們提到關於聯誼的



事情,我們幾個男生討論著地點、活動,甚至也提到希望會出現什麼類型的



女生等方面的問題。





  在我們幾個男生討論著的時候,小容一直很安靜的坐在我們旁邊聽著,



臉上掛著輕輕的微笑。





  我突然發現她並不像我們一開始所認為的,是個熱情外向的女生,我現



在所看到的小容反而是個安靜溫柔的女孩。





  不知不覺中,我又想到了姑姑,感覺最近對姑姑的思念又越來越強烈了



。我隨即搖了搖頭,想將那股思念逼出我的腦袋。





  「你搖什麼鳥頭啊,對我的提議有意見嗎?」阿怪對著我說。



  『我又不是在對你搖,你有什麼提議啊?說來聽聽吧。』我說。



  「我建議來個鐵人三項比賽,讓女孩子們看看男生的力量美。」阿怪似



乎很滿意自已的提議。



  『喔,那我的確是對你的提議非常有意見。』說完後,我給了阿怪一個



不屑的眼神。





  沒想到,我們中午所討論的一切,到了下午的時候都變成了一堆幻影。





  當我到班上,向全班詢問星期六聯誼有多少人能去時,班上竟然除了阿



森那些人外,沒有什麼人舉手,只見班上的某位女同學帶著嘲諷的口氣說著



:「想去就去啊,幹什麼裝,看看那些飢渴的人都敢承認。」





  當班上的女生一說完,原先舉手的少數幾個人竟然都把手給放下,我看



向說話的那個女生,她看起來卻一點都不知道她的一句對我的影響有多大。





  後來想說或許班上的男生是因為礙於顏面不敢舉手吧,所以改用字條的



方式在班上傳閱。但是當字條傳回來時,我真是火了。





  整張紙條上只有我寫的「想去聯誼的同學請寫下自已的座號。」以及那



個女生寫下的「是啊!想去就寫,不要太矜持喔!」,剩下的還是阿森他們



的座號。





  至於我為什麼會知道是那個女的寫的呢?因為她後面還留下了她的座號









  當時我一直搞不懂,為什麼她要處處跟我作對呢?後來我輾轉從其他女



生那邊得知,因為我在幹部選舉的時候以「降龍十八掌」打了她的偶像阿森



一下,所以她非常的討厭我。





  計劃臨時發生變化的我們,下課後轉戰到我的房間繼續召開解救會議,



因為我們覺得應該是阿怪他們租的地方太帶塞了。





  我們首先先提出了最重要的一點,也就是人數的問題。如果男生人數不



夠,聯誼大概就辦不起來了,同時我們班給女生們的印象將會非常差,或許



會在「聯誼黑名單」裡留下紀錄吧,前提是如果真的有那份名單的話。





  就在我們討論著該怎麼讓班上的人參加聯誼,湊齊人數時,阿森開口。





  「看來只有搬出那個了。」阿森神秘的說著。



  「喔!真的要用那個嗎!?」阿怪露出一個被嚇到的表情。



  『唔……哪個啊?』我則是一臉茫然。



  「放心吧!我一定會把人數湊齊的,這個交給我吧。」阿森非常有自信



的對我說,看到他的眼神,我覺得很安心。





  人數的問題敲定後,地點、活動及餘興節目也決定照中午時所敲定的進



行。





  「嗯!沒問題,交給我吧。」正在玩著BBS,負責活動的駭客轉過頭



來對我說。



  「嘿嘿!聯誼當然是要玩那個遊戲囉!交給我吧!」雖然不知道負責餘



興節目的阿怪打算幹什麼,但是他想出來的應該沒問題吧,只要不是鐵人三



項。





  在聯誼都敲定好之後,我們叫醒趴在我床上裝死的阿文後便不敬禮解散



,在解散前我還特地問了阿怪,剛剛阿森說的「那個」是什麼。





  「我哪知道他在說什麼鬼。」阿怪理所當然的回答著。



  『那你的回答是代表……』我問。



  「我只是覺得那個時候蠻適合那樣回答的。」阿怪給了我一個很欠扁的



答案。





  就在晚上工作的時候,我跟龍兒提到我們決定的地點跟活動。





  「嗯,好的,我明天再跟我們班的說。」龍兒微笑著說著,她似乎不時



都掛著微笑。



  『那個…妳…那天會去嗎?』我慢慢的提出我的問題。



  「當然會啊,所以你們活動要辦的有趣點喔,不要讓我失望了。」龍兒



對我的問題似乎覺得有些好笑。



  『嗯,當然囉,妳絕對會滿意的,龍姑娘。』聽到龍兒也會去聯誼,我



的心中竟興起一股莫名的興奮。





  很快的,在一個禮拜無聊的學校生活後,終於到了聯誼的日子。





  身為男生公關的我,特地早了20分鐘到學校,到了校門前時,我看到



了兩個壯士在校門口旁在進行著某種特訓般的互相推著對方,看來似乎是學



校的某個武術社團在練習吧。





  旁邊還有一個穿著黑衣服的人在對大樹擊掌,那個應該是社長之類的,



因為那棵樹感覺快被連根拔起了。





  就在我到了約好的地點,行政大樓的階梯前時,環顧四周卻一個人也還



沒到,於是我先撥了通電話給阿森,跟他確定了男生方面人數都沒問題,就



快到學校後,我隨即又撥了通電話給龍兒。





  『喂,我是小路。我已經到囉。』我對話筒另一頭的龍兒說著。



  「我也到啦。」但是沒想到龍兒的聲音竟然是從後面傳來的,「我就在



你後面喔。」我轉過頭,龍兒就站在階梯的上面。



  『妳也蠻早到的嘛。』我抬著頭對龍兒說著。





  就在這個時候,阿森一行人也驅車來到學校,沒想到全都是一些熟面孔



,原來他找回了以前專科的同學,真虧他想的出來。





  『我們的人都到囉,女士們呢?』我對龍兒指著前方的車群。



  「我們班的也都來啦,你等一下,我去叫她們。」龍兒說完後往校門口



跑去。





  沒想到當龍兒再度出現後,身邊竟圍了剛剛看到的那三個武術社的壯士









  突然間,我了解了,原來她們三個就是龍兒她們班的女士,而不是我口



中,武術社的壯士。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