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學妹拿著入社申請單,微笑的站在我面前。而我,則是一臉疑惑的



坐在她面前,兩個人隔著桌子一句話都沒說的一直互看著。





  『請問有什麼問題嗎?』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開口問已經站了很久的學



妹。



  「我想要入社。」學妹將申請單放在我的眼前。



  『要入社的話要找社長喔,他坐在右手邊,長的很像成龍的那個。』我



指著阿龍的方向。



  「謝謝。」學妹很有禮貌的道謝後往阿龍走去。





  我心想,這個學妹還真老實,如果我都不理她,她難不成就一直站著,



到我們離開嗎?只是,她今天身上的香水還是香到讓我頭暈,我搖了搖有點



暈眩的頭,繼續發呆。





  大家一定覺得很奇怪,我是來這邊幹什麼的,其實我也很想知道我到底



來幹什麼。沒頭沒腦的就被阿龍那個渾小子拉到這裡來,說什麼要甄選新話



劇的演員,但是除了剛剛那個跑錯地方的學妹外,阿龍連一個新社員都沒有



引薦來給我看。





  「今年的新社員如何?」阿龍在結束後問我。



  『我連個鬼影子都沒看到,你要我怎麼回答。』我說。



  「少來了,你不是看過一個學妹嗎?」阿龍邪惡的笑著說。



  『喔,那又怎樣。』我在心中想著,除了小容,其他女孩都不怎麼樣。



  「她……很像小容吧。」阿龍說。



  『第一眼是有點像,不過她身上那股香水味真是讓人受不了,還是小容



身上的桔梗香好多了。』我一邊想著桔梗的花香,一邊微笑的說著。



  「你打算一輩子都把時間浪費在等待小容上嗎?你不考慮……」阿龍認



真的對我說著。



  『給我閉嘴,你這個蠢蛋!』我打了一下阿龍的頭,乾脆的叫他閉嘴。





  復學後的第一個學期,很輕鬆的就過去了,接著就是忙著排練話劇的寒



假,由於前一次的遺憾,我這次更加用心在話劇的排練上。從美工、道具到



演員的各方面表現,我都親自監督,親自指導。





  因為這是代表著我跟小容的故事,我要求將整部戲要最完美。





  這一次的我不再是為了能風靡全校,而是為了小容。





  在社團會議時,我為大家解釋了這部話劇的劇情,這次故事裡主角是一



個因意外瞎了雙眼的男孩,而女主角是一個陪在男孩身邊,默默的照顧他的



護士,女孩的身上有股男孩說不出來的獨特香味。





  女孩為了照顧男孩,甚至辭掉了醫院的工作,只為了專心的照顧男孩,



但是後來男孩卻無情的將女孩趕走,傷心的女孩默默的離開男孩身邊,當時



的她並不知道,男孩趕她走,其實都是因為深愛著她。





  後來,男主角終於恢復了光明。只是男孩朝思暮想的女孩,卻消失在男



孩的生活裡,無論男孩怎麼努力的尋找女孩,都不見女孩的身影。男孩只能



以唯一的線索,女孩身上的香味,一直的尋找女孩,尋找那個他心中深愛的



女孩。





  最後,男孩再度聞到那股熟悉的香味時,是在女孩的墓前。墓碑上的照



片,是女孩甜美的笑容,而女孩的墳墓前插滿了桔梗。男孩在那一天知道,



女孩在被他趕走,傷心的走在街上時,被一台闖紅燈的汽車攔腰撞上。





  同一天,男孩也知道,深愛著他的女孩,死前最後的心願,就是將眼角



膜捐給男孩。





  『這個話劇的名稱叫“桔梗”。』在解釋完整個情節後,我對大家說。





  這個時候從社員的表情上可以很容易的區分出新社員跟老社員,因為新



社員的表情都因為感動而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而舊社員則因為了解故事的



幕後故事,而臉色沉重的看著我。





  「小容已經死了嗎?這對角膜是她的嗎?」電電後來跑來看著我的雙眼



說。



  『你想太多了,那只是一個改編的故事。』我回答,並心想著小容一定



會平安回來我的身邊。





  這次的話劇,女主角由小萱擔任,就是那個身上的香味讓我頭暈的學妹









  記得當時阿龍叫幾個有女主角等級的女性社員排成一排,讓我做選擇,



我一下就看中了當時站在最左邊的小萱。其實那是個對她很不利的位置,因



為光線很暗,偏偏就好像有一道光打在她身上,讓我一眼就看到她。





  『學妹,妳叫什麼名字?』我指著小萱問。



  「我叫宋萱妮,叫我小萱就可以了。」小萱有點受到驚嚇般的說著。





  我很快的就在女主角一攔填下「宋萱妮」,或許會讓她擔任女主角,是



因為個人的私心,因為她真的有點像小容,而看到她,會讓我找回跟小容在



一起的那種感覺。





  至於男主角選拔真是一個惡夢,堂堂一個話劇社竟然沒有半個人詮釋的



出瞎子,只見一個個男性社員像是搞笑般的一個個上場。





  「日啊頭啊漸啊漸啊落山後,田啊頭田啊尾水蛙咯咯哮。」第一個學弟



竟然模仿起了李炳輝。





  「學長,我比較喜歡“螃蟹”,能夠不要表演“蝦子”嗎。」這個學弟



不用說,當然是落選





  接下來還有一個在舞台上翻了三四個觔斗,接著說他是在表演「夜魔俠



」,雖然那的確是個瞎子,但是他還是落選。





  最後全部男社員都輪了一回,竟然只有阿龍一個人表演的比較傳神,只



是他礙於有十幾個配角攬在身上。看到最後受不了的我,親自表演了一次瞎



子應該有的樣子,我才剛表演完,全場一致通過,由我擔任男主角。





  在排練的這一段期間,我跟小萱有了很多次近身接觸的機會,只是每當



我一靠近她,聞到她身上的那股香水味,我的頭就忍不住暈了起來。





  直到有一天,小萱身上的「發暈香」竟然變成了我熟悉的「桔梗香」。





  我一聞到這個香味,當場傻在那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等到我回過神



後,我看著小萱問道:『妳身上的香味?』





  只見小萱害羞的微微一笑後,對我說:「是阿龍學長說這種香水比較適



合我,叫我試看看,感覺有比較好嗎?」





  阿龍……果然是那個渾小子,我看向遠處的阿龍,只見他邪惡的笑著,



並對我比了一個YA,而我則是回給他一個中指。





  這次的話劇非常成功,或許是因為劇情簡介很吸引人吧,表演當天台下



跟二樓的觀眾席都大爆滿。台上的演員就跟排練時相同,全神灌注的融入在



情節當中,台下的觀眾也因為演員的演技及動人的故事而動容。當男孩趕走



女孩時,觀眾席傳出此起彼落的怒罵聲。





  而當男孩最後在女孩墓前,得知一切真相時,台上演出的我,竟然真的



落下了淚,我再度無法控制的讓淚落下。如此灑狗血的演出自然讓台下的觀



眾席又出現一陣陣的啜泣聲。





  當我們排成一排謝幕時,台下的掌聲絡繹不絕,現在的我,終於嚐到了



風靡全校的感覺,但是我卻一點都不開心。





  因為,小容還是沒有出現。





  演出結束後,我一個人呆坐在社辦裡的窗戶旁,其他人早就不知道跑到



哪開慶功宴。而我,卻一個人待在社辦,看著窗外發呆。





  因為我還在等待,等待小容來對我說一句「恭喜」。





  我就這樣傻傻的坐在窗邊,等待一個幾乎不可能的希望,這樣傻傻的坐



在窗邊發呆、等待,直到社辦的門被輕輕的打開。





  「嗨!」





  打開門的是小藍學長,他才剛進門就丟了一罐「尚青的」台灣啤酒給我









  「我想,你現在應該很需要這個。」小藍學長搖了搖他手上的啤酒,對



我說。





  就這樣,兩個男人靠在社辦陽台的欄杆上,喝著酒,天南地北的聊著,



聊著現況,聊著心事。





  「今天的話劇很動人。」小藍說。



  『真的嗎?真擔心我會搞砸。』我搔了搔頭說。



  「那個女孩,有消息嗎?」小藍突然沒頭沒腦的問。



  『嗯?你怎麼會知道?』對於他的問題,我充滿了驚訝。



  「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最動人的故事,其實就是最簡單也最真實的故



事。」小藍看著前方慢慢的說著。



  「我在你的故事裡看到了那種簡單又真實的感動,也在你的演出看到了



相同的感動。」在喝了一口手中的啤酒後,小藍接著說。



  『呵~不愧是小藍啊。』我看著手中的啤酒,沒有喝,因為今天的啤酒



,感覺上特別的苦澀。





      『啤酒之所以變苦澀,是因為加了思念嗎?』





  當時的我想著如果叉燒飯加了洋蔥,會讓人有感動的味道。那麼,啤酒



加了思念,或許就是加倍的苦澀吧。





  之後,我們兩人就這樣靠著欄杆,一語不發的看著遠方,只有偶爾會傳



來啤酒罐敲擊欄杆的聲音。





  不知道過了多久,身邊的小藍大口的喝光僅存的啤酒後,突然唱起了歌









  --



  帶走迴盪的回憶 妳像流浪的流星

  把我丟在黑夜 想著妳

  妳要離開的黎明 我的眼淚在眼睛

  下定決心 我決定

  用恆星的恆心 等妳 等妳



  --





  小藍唱完後,很滿意似的看著我,用一種像是等我對他說什麼般的表情



看著我。





  『你……發酒瘋了嗎?』當時的我,只想問這個問題。



  「喵的!這個時候我們應該感性一點。」

  



  聽到小藍的話,我板起了姜育恆唱歌時的感性表情說:『您發酒瘋了嗎



?』



  「很好,這樣感性多了。你知道這首是什麼歌嗎?」小藍對於我的表情



似乎非常滿意。



  『這首不是五月天唱的“恆星的恆心”嗎?』我記得小藍是五月天的歌



迷。



  「對,那是我唯一想對你說的。」小藍說完後,帥氣的將空罐丟進垃圾



筒裡,便離開社辦,留下呆呆站在陽台的我。





  唯一想對我說的?什麼鬼啊?我毫無頭緒的一個人站在陽台想著,想著



想著,突然想到社辦裡有那張專輯。





  於是我又跑進社辦,找出那張CD,直接選擇連續播放“恆星的恆心”









  --



  我 只是沒發現 故事已結局

  妳早已離去 我還在堅定



  老了 累了 倦了 變了 那不會是我 不會是我



  --





  聽到最後一段歌詞時,我又迷惑了。





  小藍他到底是想要暗示我放棄?還是暗示我要拿出恆星般的恆心來追求



幸福呢?





  我就這樣,隨著阿信的歌聲,一個坐在社辦裡,呆呆的想著,想著想著



,我終於想通了。





         『我還是要繼續的等著小容!』





  雖然沒有解讀出小藍話中的奧妙,但是我還是放棄了。畢竟一個人類想



了解文明發展遠勝我們的外星人,實在是太傻了。





  做出決定後的我,如釋重負般的喝光手上的啤酒,並且帥氣的將空罐丟



向垃圾筒,只是沒想到那個罐子也很帥氣的打到垃圾筒邊緣,彈了出來。





  我暗自在心裡罵了一句『馬的』後,豪邁的離開社辦,只留下啤酒空罐



孤獨的躺在冰冷的社辦地板上。





  後來,也不知道是誰八卦放出消息,說那是改編自我身上的故事,從那



天起,我總是會收到很多寫著叫我加油的卡片。





  有時走在路上也會遇到一些死小孩,一些五專時期就認識的學弟,半開



玩笑的跟我要簽名。





  「學長,幫我簽名好不好!」一個土木科的學弟說。



  『呃,但是我現在身上沒帶筆欸。』我不好意思的說。



  「喔,等一下,我進去拿粉筆。」學弟說。





  接下來,我很自然的送給他一記「降龍十八掌」,心想著現在的小孩子



真是越來越沒禮貌了。





  學弟們一直沉迷於這種奇怪的惡作劇當中,後來我也欣然接受了,畢竟



人類真的是很容易習慣的動物。每當他們又來要簽名時,我會很自然的拿出



粉筆為他們簽名。





  直到了期末考,我在前往停車場的路上,又遇到了一個捧著花,等待著



我的女孩,我想著,這是新的惡作劇方式嗎?





  「小路學長……」小萱手上捧著一束桔梗,怯生生的看著我。



  『唔……有事嗎?』我問。



  「我喜歡你!你能跟我交往嗎?」小萱在一口氣說完她的表白後,將手



上的桔梗捧到我的眼前。





  她的舉動,使得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一方面是因為這是第一次有女孩



子送我花,另一方面則是小萱的主動。





  她的主動,讓我想起了小容,讓我回憶起小容在我們聯誼的時候,衝出



來在眾人面前向我表白的可愛模樣。





  『妳知道我喜歡桔梗呀,是阿龍那渾小子說的嗎?』我說。



  「嗯。」小萱對我點了點頭後,低著頭不敢看我。



  『那麼妳一定也知道,我跟小容的事情吧。』我微笑著說。



  「我知道,但是……」小萱急忙的似乎想解釋什麼。



  『嗯,妳什麼都不必說了,我除了小容,心中早就容不下其他女孩了。



妳很可愛,應該要找個比我好的對象。』我慢慢的對小萱說。



  『這束桔梗我就收下了,謝謝。』在微笑的對小萱道謝後,我起步準備



離開。



  「小路學長!我能當你的乾妹嗎?」身後的小萱大聲的說。



  『我不認乾妹的,我們當好朋友就好了。』我背對著小萱說,『以後就



叫我小路吧,叫學長太生疏了。』



  「一輩子的好朋友嗎?」就在我又起步準備離開時,小萱又在身後說著



,我心想這學妹還真煩。





  這次我頭也不回的背對著小萱,舉起我的右手比了一個OK,那時我覺



得,我真是帥呆了。





  就在小萱的勇敢表白後,我的二技一年級邁入了歷史。如今的我,已經



不再是過去那個對愛不確定,對愛懦弱的臭小子。





  還記得過去阿森在系館頂樓對我說的:「你實在要好好想想,你真的喜



歡的是什麼。」





  如今的我,終於找到了我的答案,我這一生真的喜歡的人只有一個,就



是有著桔梗香味的小容。





  接下來迎接的暑假跟二年級時光,就沒有一年級那麼豐富了,因為我將



大部分的時間都投入於研究所的準備中。看著阿森、阿怪、阿文跟駭客,各



個都考上了自已喜歡的學校,我自然也告訴自已,不能輸他們。至於我的目



標是成大土木所跟中山材料所。





  相對於我的忙碌,老姐顯得輕鬆不少,最近她常常跑日本採買貨物,因



為她覺得店裡要走國際化。所以她常常到日本買一些女孩子喜歡的東西回來



,順便在日本觀光。





  由於阿森他們都已經畢業,加上想分散小容不在身邊的痛苦,我可以說



是完全投注精神於研究所考試中。最後放榜,雖然成大土木所落榜,但是正



取了中山材料所乙組。





  五月二十四放榜那天,我接到了臍帶剪斷以來單日最多通的祝賀電話,



在跟就讀中山資工所的駭客通完電話,約好改天一起逛校園後,口渴的我起



身準備到廚房拿飲料。





  在經過老姐房間時,我無意間聽到了她跟別人通電話的內容,其實想不



聽到也很難,因為老姐講電話的聲音實在很大。





  「小路他考上了中山大學材料所喔。」聽到老姐說的話,我心想應該是



在跟老爸或老媽聊天吧,「妳也為他感到高興吧,小容妹妹。」





  『小容妹妹!難道說……老姐現在是在跟小容通電話!難道她們一直都



保持著聯絡!』此時心中充滿著無數錯愕的我,也不顧老姐是不是全身脫光



光在講電話,用力的將門推開衝了進去。





  好險,老姐有穿衣服。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