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小翠說完後,她低著頭不發一語的看著自已的腳,就在我依然不知所



措時,身旁的駭客慢慢的走向前,拉開小翠前方的一張椅子,接著回頭對我



微笑。





  『小容,我們到裡面走一走吧。』駭客的微笑就像是個暗號,我牽起小



容的手,想帶她離開。



  「嗯?為什麼?」雖然小容並不知道駭客的微笑代表著什麼,但是還是



跟著我一起離開。





  就在我們剛走不久,小翠的朋友也跟在我們後面走來。尷尬的對我們笑



著說:「嗨,我叫小彩,小翠說她想跟你朋友說清楚,所以叫我先離開一下



。」





  就這樣,我、小容跟小翠的朋友,我們三個人一邊走著,一邊聊著關於



小翠的一切。





  「我跟她是大學的同學,也是很好的朋友。小翠原本是個很開朗、很活



潑的女孩,也是學校內的風雲人物,十分的受歡迎,如果不是因為那個車禍



……」說到這裡,小彩像是想著什麼般的停了下來。



  「那場車禍讓小翠的雙腳癱瘓,不僅奪去了她的行動能力,也奪去了她



的開朗、活潑以及她的自信心,甚至是她的求生意志。她曾經自殺過,還好



我們及時發現,不然她也不可能會遇到駭客吧。」



  『她……喜歡駭客嗎?』聽到這裡,小翠對於駭客的感覺,讓我非常的



好奇。



  「我可以很確定的告訴你,小翠她愛著他,我還曾經因為這個跟她鬧得



很僵,因為我覺得網路上的人都不可信。」小彩用著憤世忌俗的語氣說著,



小容則在一旁直點頭,「只是當時的小翠只是微笑著對我說著他的好、他的



溫柔、他的幽默,他的一切在小翠的眼中感覺都是最好的。」



  「小翠在遇到你朋友之後,變得比車禍後的她開朗很多,臉上也比較常



掛著微笑。直到你朋友跟她提出見面的請求,她才又開始煩惱,因為你們也



知道,她跟正常人不太一樣。她擔心見了面之後,她會因此失去這個關心著



她、對她溫柔的人。」



  『或許,不是每個男生都像你們想的那樣。』我說。



  「我也希望能夠…啊!」小彩說到一半,突然驚訝的大喊。





  我往小彩所看的方向看去,竟然看到小翠從輪椅上跌了下來,整個人攤



坐在地上,而駭客則是跪在她的旁邊。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直覺情形不對,我很快的往他們跑去。





  就在快接近他們時,我聽到了他們的對話,於是我停下了腳步,並擋住



想上前的小彩。





  「你在幹什麼!我要去扶小翠起來。」小彩大聲的說著。



  『這是他們兩個人的事,我希望妳不要插手。』我慢慢的說著,並看著



前方的駭客跟小翠。





  此時駭客上前想扶起小翠,但是卻被小翠用力的推開。





  「為什麼妳不肯讓我照顧妳?」駭客激動的說著。



  「你不在乎其他人的眼光嗎?」小翠看著四周看熱鬧的路人,低聲的說



著。



  「我不在乎其他人想什麼!我在乎的是你如何的看我,我不是那種膚淺



的人!」駭客依舊激動。



  「小彩,麻煩妳扶我起來,我想走了。」小翠低著頭無力的說著。



  「這……」小彩面對這一切的突然,不知所措的站著,



  「小彩,我想回家了!」小翠再一次對著小彩說。





  小彩扶起跌坐在地上的小翠坐上輪椅,並推著輪椅慢慢的離我們遠去,



只留下我跟小容、依然跪在地上的駭客,以及在一旁竊竊私語的路人。





  『看個屁啊!』看著四周看熱鬧的路人,我憤怒的大喊著。





  在看熱鬧的路人都慢慢的走光後,跪在地上的駭客顯得更加的落寞,就



在安靜許多後,我聽到了駭客跪在地上,哽咽的聲音。





  「為什麼……為什麼她不肯相信我?」駭客跪在地上無力的說著。





  這個時候,小容突然牽起我的手,我轉過頭去看她,只見小容紅著眼框



,看著駭客。





  看到小容這個樣子,我握緊牽著小容的手,深怕她從我的身邊逃開,就



像小翠離開駭客一樣。





  駭客在回家之後,又寫了一封信給小翠,希望小翠能了解他的心意,了



解他想照顧她的決心。只是一個禮拜很快的過去了,駭客寄出了無數的信,



卻連一篇回信也沒收到。





  駭客像是將靈魂附在信裡寄出去一般,隨著信一封封的寄出,他也越來



越消沉,我們這些朋友看在眼裡,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看他隨著時間



越來越消沉。





  直到有一天,阿怪終於看不下去,衝進駭客的房間,將坐在電腦前的駭



客用力的拉了起來,狠狠的往他臉上揍了一拳。





  「你他馬的清醒一點好不好!」阿怪說。





  而駭客卻還是一語不發,慢慢的站起來看著阿怪,眼睛裡一點精神都沒



有,更別提怒意了。





  看到他這個樣子,阿怪更加的火大。





  「你打算一輩子窩在他馬的電腦前面是不是?別傻了,她不會回信的,



她如果真的回信,你印出來,老子我吃掉!」阿怪大聲的說著。



  「小翠她一定會回信的……」駭客坐回電腦前無力的說著。



  「靠!只不過是個瘸子,值得你這樣嗎?」聽到阿怪說出的話,門外的



我們都露出驚訝的表情。





  阿怪的一句話,像是一把鑰匙,打開了封鎖住駭客靈魂的那個鎖,釋放



出了駭客的靈魂。





  駭客像發了瘋似的衝向阿怪,將他撲倒在地上,揮拳死命的打在阿怪的



臉上,直到我們上前將他們拉開。





  「哈哈哈哈!就是這樣,這樣才是我認識的駭客嘛!」阿怪坐在地上,



擦著嘴角流出的血,大笑的說著。





  看到阿怪的樣子,我才明白他的用意,這一激的確激出了我們之前認識



的駭客,我扶起坐在地上的阿怪,拍了拍他的肩膀,並對他比了個大拇指。





  「記住剛剛揮拳打我的那個力道跟精神,我希望你能一直維持著那個樣



子,繼續等待小翠回信。不要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你那個死樣子,能夠照



顧小翠,能夠保護她嗎?」阿怪指著駭客,抽動著臉說著,我想剛剛那幾拳



打的一定很用力。





  聽完阿怪的話,駭客突然整個人跪坐在地上,像是要宣洩什麼似的,大



哭了起來。





  我們拍了拍他的肩膀後,離開他的房間,我想,他現在應該需要好好的



整理一下他的情緒吧。





  大約是過了兩個禮拜後,駭客終於收到了小翠的回信。看著駭客臉上的



笑容。





  我想,駭客跟小翠的結局是完美的,因為我在駭客的臉上看到了幸福的



微笑。





  當天,阿怪也帶著微笑,吃下了駭客印出來的回信,看到阿怪在大家的



起鬨下,慢慢的吃下那張A4的印表紙,我很慶幸,我能認識這幾個好朋友



,這幾個一輩子的死黨。





  在發生「駭客版網路愛情故事」這一段期間,阿文還是一直以阿森的名



義跟龍兒通信,而我也一直充當著幸福的郵差。





  每次幫他們傳信時,心中總有兩個遺憾,一個是因為龍兒喜歡的是阿森



,不是我而存在著一點點的遺憾。





  而另一方面,則是對阿文的痴心,感到非常大的遺憾跟不捨。





  同時也因為擔心會東窗事發,所以對於龍兒、阿文跟阿森之間,我也非



常小心的處理。直到元旦那一天,店裡來了一個不速之客,他的出現竟擾亂



了龍兒、阿文跟阿森間那看似微妙又平衡的關係。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