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把即將開始排練的話劇大綱說完後,在場的人除了小容,沒有一個



人不露出厭惡的表情。





  「我們真的要演這部戲嗎?」學弟阿龍問,他是社長,負責跑龍套的高



手。



  『是的,我是導演,我說了算。』我學習前任導演小藍的精神。



  「我能不能負責美工跟器材,不要演?」學弟電電說,他是美工的人才







  『好吧,那這兩個工作就交給你了。』我說,後來我又分派了幾個人到



器材組。



  「那我也不想演!」阿文站起來對我說。



  『不行!你是最重要的男主角人選!』我說。



  「為什麼我是男主角!」阿文憤憤不平的說。



  『因為你看起來像得過疝氣。』當我一說完,全場響起了如雷的掌聲。





  就這樣,我繼續分配了其他演員的工作,阿龍以高超的跑龍套技巧,一



個人包了24個配角,此一創舉,被話劇社命名為「24個阿龍」,打算未



來搬上舞台。





  在交代了一切的工作後,身為編導的我宣佈解散,很巧的,上課鈴聲也



在此時響起。





  在上完兩節大地工程後,我在系館旁的小餐廳,讀著剛剛上課所教的一



些單字,等著小容。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總是習慣跟小容一起離開學校,我還有課時



,她也會等我。





  我們這樣算是在一起了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種感覺很好,我想,



就繼續維持這樣吧。我雖然知道小容在等我對她說,我也喜歡她,但是目前



的我,還是無法說出口,連我自已都不知道為什麼。





  就在我又陷入複雜的愛情習題時,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背。





  「哇!你在讀書啊?」看到我在讀書,小容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呃,沒辦法,剛剛被老師盯了。』我不好意思的笑著。





  因為時間還早,所以我們決定先到駭客那邊聊天,到他們家時,在客廳



看電視的阿怪來幫我們開門。阿文則是在房間寫著情書,看他煩惱的表情,



應該是在想,如果是阿森,會怎麼回答吧。





  而我們到了駭客的房門前時,小容很沒禮貌的沒敲門就直接開門,此時



,毫無預警的駭客,全身只穿著一件子彈內褲坐在電腦前。





  看到小容的駭客,嚇的馬上衝向我們將門關上,我想他真的是嚇壞了,



因為我後來開門進去時,他正急著把右腳穿進上衣的袖子裡。





  等到駭客終於穿好衣服後,我開門要叫小容進房時,輕輕的打了一下她



的頭。而調皮的小容則是吐吐舌頭,對我扮了一個鬼臉,她就是這樣的一個



女孩,讓我總是無法對她生氣。





  此時的駭客,依然盯著螢幕中的BBS畫面不放,感覺最近他常常泡在



BBS裡,跟以前的他不太像。





  大概過了30分鐘後,駭客突然從電腦前跳了起來大叫,讓此時正在玩



“猜拳打頭”的我跟小容嚇了一跳。





  『你是中邪了喔,叫阿文帶你去找阿嬤啦。』我說。



  「她肯跟我見面了!我們終於能見面了!」駭客開心的說著,而我跟小



容則是滿臉的疑惑。





  原來,駭客最近都在跟一個認識兩年的網友聊天,那個網友跟我們同年



,但是聽說在大二的時候辦了休學,理由為何,她並沒有告訴駭客。





  而駭客一直約她出來見面,那個女生總是找了一些理由拒絕,最後,因



為敵不過駭客的連環攻勢,那個女生終於同意見面了,只是根據駭客的說法



,那位女孩似乎不怎麼希望見面,駭客轉述她所說過的話:「或許,見面的



那天就是我們結束的那天吧。」





  『那個女生一定很喜歡看瓊瑤。』我心想。





  後來我們聊到了讓駭客心儀的那位女孩,她叫施翠夢,駭客都叫她小翠









  「她是個很特別的女孩,跟她聊天我總是會覺得很平靜。」駭客的臉上



,也掛著幸福的微笑。



  「你喜歡她嗎?你不怕網路不保險嗎?」小容問。



  「妳是指如果她是恐龍吧,我們交換過照片,雖然不知道她的照片是不



是真的。」駭客緩緩說著,「但是,我喜歡她,不管她外表如何。」接著堅



定的看著我們。



  「哼!你們男生還沒看到網友之前不都這樣說。」小容像在幫龍族申冤



般的說著,「路!你說對不對。」接著轉問我,我心想,我不也是男生嗎?



  『其實我相信駭客。』語畢,駭客給了我一個感激的眼神,『畢竟阿怪



都選擇了朱熊,我想這個世界上應該什麼事都可能發生。』





  接著駭客很大方的給我們看了小翠的照片,那是一張位於西子灣拍攝的



照片,根據駭客的說法,小翠原本是中山的學生。





  照片一開,我不禁讚嘆,駭客竟能在網路認識此等美女,西子灣美麗的



海景,不但沒有掩蓋過她的美,反而為她襯托出一種不平凡的氣質,就像是



人魚公主。





  『哇!真是美的冒泡。』人魚公主最後的確是“美的冒泡”。



  

  聽到我的我對小翠的稱讚,小容打了我一下,接著嘟著嘴說:「喂~在



美女面前稱讚別的女生是很沒禮貌的!」





  看到她的樣子,我心裡著實覺得這樣的小容真是可愛,讓人想好好的欺



負她,不,是疼她。





  我發現,小容的一舉一動似乎越來越能牽動我的心了。





  「欸,小路,你那天能陪我一起去見她嗎?」駭客說。



  『你幹什麼找我去當你們的電燈泡?』我心想,他是頭殼壞去了嗎?



  「因為她也會帶一個朋友啊,所以我想找你跟我一起去。」駭客帶著祈



求的眼神看著我。



  「我也要去!如果我沒去,路就不能去!我有去,路才能去。所以你一



定要讓我跟去,因為我沒跟去,路也不會去!我跟去了,路才會跟你去!」



小容一口氣說完一大堆沒人聽的懂的東西。



  『妳到底是在說什麼鬼啊?』我看著小容問。



  「我也要去啦!」小容又以她的高八度嗓音大叫。



  『我又沒說不帶妳去。』說真的,不帶她去還得了。



  「嘻~」此時的小容就像個拿到糖的小孩一樣,開心的笑著。





  駭客跟小翠是約在星期六,城市光廊外的露天咖啡廳,我跟駭客相約先



在那棟幾百年前燒掉的大統集合,接著在一起走到咖啡廳。





  我們遠遠的就看到其中一張桌子坐了兩個外貌出眾的女孩。





  『哇!她朋友也長的不錯欸。』我說。



  「哼!」小容輕輕的哼了一聲,並捏了我一下。





  當我們越來越靠近她們,也越來越確定,那就是駭客思慕已久的小翠,



因為她就跟照片中的人魚公主一模一樣。而小翠似乎也看到了駭客,緩緩舉



起她的手,跟我們打招呼。





  就在我們走近她們時,我慢慢發現了小翠跟別人似乎有些不同的地方,



也開始懷疑這會不會就是她不肯跟駭客見面的原因。





  此時的她,正坐在輪椅上,雙腿無力的垂掛著,上面覆蓋著一條毛毯。



乾脆讓我這樣形容吧,就像美麗人生裡的常盤貴子。





  小翠似乎發現我表情中的異樣,她對著我們微笑,並慢慢的對我們說:



「我在大二的時候發生車禍,從那個時候開始,我的行動就必須靠輪椅。」





  小翠很慢很慢的說著,以一種莫名悲傷的語調,緩緩對我們說著,說著



那一段傷心的回憶。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