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聽到祈惟親口說出要離開,立刻上前抓住他的肩膀說:「你

是開玩笑的吧?」



  祈惟對我搖了搖頭,依然是微笑著,有別於祈惟臉上的微笑,我

的表情一直都很沉重,而且感覺心情越來越差。我心中的沉重,一方

面是為了即將到來的離別而難過,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祈惟臉上的笑容

,讓我覺得他對於分別一點都不難過。



  我無奈的放開我的雙手,鬆開箝制後,祈惟放鬆似的捏了捏他的

肩膀,接著對著我說道:「聊聊好嗎?」



  我沒有回應他,或者可以說,我不想回應他。



  「我真的有事要跟你聊。」祈惟接著又補充道:「我相信,談完

以後你會支持我離開!」



  對於祈惟的話,我充滿了好奇,於是便跟在他後面離開,現在我

倒想看看他有什麼理由能說服我。



  在我跟著祈惟來到樓下,打算進他的房間時,才發現欣怡正一臉

尷尬的跟在我們旁邊。看她的模樣,我知道她猶豫著不知該跟我們進

去好,還是回自已的房間好。



  「我看我先……」欣怡一臉歉容的笑著說,似乎打算回她的房間

,只是在她離開前,祈惟將她擋了下來,咧嘴笑著說:「沒關係,妳

也一起進來吧,反正我跟可樂說什麼,他也會跟你說嘛。」



  說完後,祈惟看著我們詭異的笑了笑,不知該怎麼回話的我只能

臉紅的回了句「囉唆」,接著牽起一旁臉也紅透的欣怡進祈惟的房間





  祈惟坐在桌前,指著床示意著我跟欣怡坐下,待我們坐定後,祈

惟從他的抽屜裡拿出一疊本子,遞給我跟欣怡。那是疊有些破舊的筆

記本,我隨便挑了一本翻開來看了看,才發現這原來是圓圓之前寫的

小說。



  「你拿圓圓的小說給我幹什麼?」我問。



  祈惟沒有立即回話,他手上也拿著一本筆記本,正微笑的翻閱著

,一段時間後他才闔上他手上的那本筆記本,抬起頭來滿足的看著我





  「在圓圓離開後,我每天都看著這些小說,後來發現,我的真愛

或許是圓圓。」



  對於祈惟突然說出的話語,我張大嘴巴遲遲說不出話,這實在是

太讓我震驚了。我瞪大雙眼直盯著祈惟看,好不容易才慢慢的說:「

你……開玩笑的吧?」



  「我很認真。」祈惟的語氣雖然平緩卻堅定。



  「可是圓圓她……」我停頓了一下,思索後才遲疑的說:「你也

知道,她的身材……」



  「那不是重點好嗎?」對於我的話,祈惟驚訝的回道:「我真沒

想到你是那麼膚淺的一個人!」



  被一個曾經只會追在漂亮女生後面跑,卻聲稱自已在追求真愛的

小子,指著頭罵「膚淺」,這實在是個很差勁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像

你走在路上,迎面而來的豬突然站起來,指著你說「你好胖」一樣。



  我氣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祈惟也用一個鄙夷的眼神一直看著我

,雙方的交談也因此中斷,直到欣怡問道:「你怎麼發現,你其實是

喜歡……」



  「圓圓。」我幫欣怡補充,接著又對祈惟說道:「就是你以前一

天到晚叫肥婆的那個圓圓!」



  祈惟楞了一下,似乎對我的話起了反應,看他的樣子我在心裡竊

喜著。接著,只見他又拿起一旁的筆記本翻了翻,沒有回答欣怡的問

題,我則是沉默的看著他,等待他給我們一個動聽的答案。



  「你知道,圓圓寫的那些小說有什麼共通點嗎?」祈惟指了指我

放在一旁的那疊筆記本。



  我搖頭,才看一本的我,根本說不出什麼道理。



  「這些小說,不管是裡面的主角生在什麼環境,又愛上了怎樣的

人,每部故事一定都有一個相同的信念。」



  祈惟說完後,微笑的看著我。我看著祈惟的微笑,突然一句話閃

過我的腦門,接著我緩緩的說:「付出真愛,對方也回報真愛?」



  祈惟點了點頭,接著對我們說:「即使小說裡的情節都是虛構,

但是當在創造故事的同時,創作者一定會不小心將自已的想法放進去

,所以我相信,小說裡的愛情觀,一定參雜了圓圓的愛情觀。」



  到此,我了解了大部分的事情,唯一不懂的是,祈惟為什麼要搬

走,於是便向他提出了我的疑問。



  「不為什麼,只因為我已經達到我的目標了,接下來的我想離開

這裡,往下一個目標繼續前進。」



  祈惟之前說對了,當我聽完他的話後,我果然不再拒絕相信他要

離開的事實,相反的,我打從心底支持他的決定。



  看著眼前的祈惟,我不但看到了一個找到方向,不再迷失的祈惟

,也看到一個成長後的祈惟。



  有鑒於上次圓圓擅自離開後,教授的不悅,於是我建議祈惟在離

開前先跟教授說一聲。當教授一聽到祈惟打算搬走時,並沒有說什麼

,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幾天後的早晨,在教授、欣怡跟我的送別下,祈惟離開了孤單小

築,有別於上次圓圓的黯然離去,這次缺席的只有藍宇泰。



  這是祈惟的要求,對於藍宇泰使圓圓傷心離去這件事,祈惟依然

無法釋懷,他們兩人之間依然有片陰影存在,這或許是唯一不圓滿的

地方吧。



  對於祈惟的離開,我們並沒有多餘的時間來懷念跟感傷,因為在

他離去後,11月也緊接而來,這也表示,話劇驗收的日子只剩十來天





  想當然,在欣怡跟機車助教分手後,機車助教也撇掉這個他完全

不放在心上的話劇演出。起先我們對於缺少飾演提伯特的演員十分煩

惱,雖然這個角色在中途便離場,但是卻有其重要性,台詞也不在少

數。如果臨時要找人來遞補,只怕有合適的人選,也沒人能夠短時間

記下台詞,並確實演好這個角色。



  只是這個讓我們煩惱的問題,卻被長青給輕易的解決。一天休息

的時候,長青拿著劇本翻閱了一段時間後,突然站起身來對我們說道

:「我來演提伯特看看吧!」



  對於長青的毛遂自薦,劇組裡所有的人都質疑著,只有教授在思

索一下後,馬上叫我跟長青對戲。沒想到長青又再度展現奇蹟,他除

了劇本還有些問題外,大致上都非常好,比起機車助教甚至有過之而

無不及。



  加上勞倫斯神父跟提伯特的出場並沒有衝突,所以這個機車助教

留下來讓我們煩惱的問題,輕易的就被一人分飾兩角的長青解決。同

時在機車助教離開後,他的那些死忠朋友,在沒有反抗的理由,以及

教授的利誘之下,每個人都一反之前的態度,合作的不得了。



  看著劇組的每個人等待公演日的到來,以及期待溫泉之旅的愉悅

神情,我不禁在腦海裡想像著機車助教因計劃失敗而咬牙切齒的模樣

,心裡好不開心,也開始期待著跟欣怡的溫泉之旅。



  就這樣,每個人以教授為中心領導人物,齊聚一心的排練,直到

公演的前一天,在大家的合力下,我們將所需的佈景全部完成,整部

話劇的準備終於算是大功告成。



  當我看到佈景擺放在舞台上,等待著明天派上用場時,心中有的

盡是喜悅,看了看四周圍的人,似乎每個人的心情都跟我差不多。長

青甚至開始約隔壁班的辣妹書蘋,溫泉之旅的時候一起泡混湯,看到

他也走出失戀陰霾,身為朋友的我為他高興。



  晚上,我跟欣怡聊著即將到來的溫泉之旅直到半夜,才不得不為

了話劇演出就寢。躺在床上的我還因為興奮,好一段時間才進入夢鄉





  隔天,我跟欣怡坐著教授的車一起到學校,當我們帶著喜悅又緊

繃的複雜心情來到舞台上時,卻看到讓我們震驚不已的一幕。



  舞台上擺設好的佈景被破壞的亂七八糟,幾乎只剩下幾塊殘骸可

憐的掛在上面。就在我不敢置信的面對眼前的殘破景象時,長青跟幾

個男生從舞台後方走了出來,手上捧著一堆破爛的布料。那堆破布還

依稀看得出來,是我們昨天才剛試穿過的戲服。



  就在我們一群人都站在舞台上不知所措時,長青突然對大家說道

:「昨晚有準備社團活動晚歸的人看到,那個畜生助教帶著一群人進

了大禮堂。」



  原先站在一旁態度淡然的教授,臉上的表情突然起了變化。



  這還是我跟他相處的這段日子裡,頭一次看到他出現如此憤怒的

神情。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