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一個活動所寫的短文。其實內容有點偏激化,比我真正的想法還要來得強

烈很多,不過為了主題的明顯以及張力,只好把內容硬是弄成這樣一篇既悲觀又偏

激的東西。所以,文字工作者寫的東西是不能相信的。









其實我一點都不相信真愛:

             以創作愛情嘲諷愛情







  我的血液其實沒有顏色,眼球也早已乾涸。

  

  如果真要從人的身上說出幾個代表人類情感的物品,無非是血液跟眼淚,至

於一個缺乏上述兩項物件的人,是否也算是個缺乏情感的人?我想是。一個無血

淚的人缺乏情感的波動,無情感波動的人不相信真愛的存在,如果上述兩項皆成

立的話,再以恆等式來旁證,將可得證的結果是,真愛之於我為無物。



  以指尖彈跳於鍵盤那方型表面的組合上,逐字逐句拼湊出一個個文字連結成

的作品,已經有兩三年的時間,其中又有約八成的時間,九成的字數都花費在我

視為無物的愛情上面。



  對於不喜愛的人事物容易焦慮的我,竟把自己陷在那可怕的愛情議題迴圈裡

而沒有達到情緒潰堤的窘況。我想是因為我選擇以嘲諷的創作方式來看待現代人

的愛情觀。



  愛情存在於社會,由眼睛所見的各項事物可發現其重要性,電視劇、電影、

音樂、小說,各項媒體出版品無不在讚訟著愛情的美麗及真愛的偉大。說來我也

算是這個龐大社會發揚愛情組織裡的一個細胞,只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我這個細

胞也逐漸的壞死、異變。開始從揚頌真愛甜美偉大的良性細胞,轉變成為以冷眼

看待世間男女小情小愛,再以嘲諷及惡搞的心態及語調寫譯的惡性細胞。



  在我的世界裡,我就是神,彷如希臘神話裡那花心風流的宙斯,以眼睛觀看

浮生萬物的情情愛愛,再變化成各種的形體,親自到世間體驗愛情。與其說我書

寫讚頌真愛,換個角度想,不如說我像是在奧林匹亞山的頂端笑喊著:「所謂的

真愛承諾,不過也是一句由人的嘴巴所說出的話語。」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