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我的大腦呈現無政府狀態,混亂的程度讓我完全無法思考,



我只能毫無頭緒的將我的疑問一股腦都丟出來。





  『怎麼可能?我的角膜不是一個瞎子捐的?我明明是到美國開刀的?怎



麼可能是小容的?老爸他們怎麼可能答應用小容的角膜?而且明眼人的活體



移植不是不合法的嗎?』我一口氣的說完一堆問題,希望老姐知道我在問什



麼。



  「在外國只要雙方皆同意,就能進行手術。因為你太聰明了,所以我們



才安排你到美國,還撒謊騙你是一個眼球萎縮的盲人捐的。小容為了捐角膜



給你,甚至拿自殺威脅我們,我們才不得不答應的,你以為我們願意這樣嗎



?」老姐說。





  此時的我,完全聽不下了老姐所說的話,只是傻傻的望著小容,小容由



於發現跟老姐來的人是我,錯愕的她正用被子矇住自已的臉。





  『妳為什麼要那麼傻?』我拉開被子,對小容說著。



  「是我害你瞎掉,所以這是我應該為你做的。」小容低著頭,緩緩的說



著,「而且,為了你,我並不覺得自已很傻……」



  『妳沒害我!我的眼睛會瞎掉是因為我想保護妳。為了妳我連命都可以



不要,瞎掉又算什麼!』我激動的說著。



  「但是那個時候你說……」小容慢慢的說,我想她指的是我趕走她那天



說的話吧。



  『那都是騙妳的……因為我愛妳,捨不得妳留在我這個廢人身邊,才故



意說的氣話,妳怎麼那麼傻……』此時的我咒罵著上天,為什麼要這樣作弄我們。



  「你……真的愛我嗎?」小容抬起頭,眼睛望著前方說著。



  『我愛妳!這兩年來我沒有一天是不想著妳的!』我牽起小容的手,大



聲的對她說著。



  「但是現在的我是個瞎子,你……還愛我嗎?」小容問。



  『我不在乎妳變的怎樣,我只知道我要照顧妳一輩子!』我激動的抱著



小容,在她的耳邊說著。



  「噗嗤!」只是在這個時候,我的耳邊竟傳來一陣因為忍不住笑意而發



出的聲響,接著後方又傳來了老姐沒氣質的巨大笑聲。





  我疑惑的放開原先緊抱的小容,只見小容用她銅鈴般的大眼直盯著我。





  『這是多少?』我用右手比“一”,接著問小容。



  「一!」小容說。



  『那這個呢?』接著我比了個“二”。



  「二!」



  『那一加二等於多少?』我用右手比“四”。



  「四!」小容開心的說著,接著才發現被騙了,嘟著嘴巴說:「啊!你



怎麼騙人家啦!」





  這個時候,我以一種不知道怎麼形容的表情,對著眼前因為受騙而懊惱



的小容說:『喂~妳根本就看得到嘛!』





  此時的小容吐了吐舌頭,轉動著她精靈般的大眼睛看著我,不好意思的



說:「嘻~被發現了。」

 



  『妳們以為開這種玩笑很好笑嗎?』我生氣的說。



  「我們覺得不錯笑啊,對吧,小容妹妹。」老姐在身後說著。



  『妳們串通好的?』我怒目看著小容。



  「你不可以生氣喔!你答應過小敏姊姊,不管我做了什麼,都會原諒我



!」小容嘟著嘴巴說著。



  「對啊,你認了吧,誰叫你在美國的時候也騙人。哈哈哈!」老姐說。





  現在的我,深深的體會到「上了賊船」及「現世報」這兩個老祖宗的智



慧。





  原來這一切都是老姐跟小容早就計劃好的鴻門宴,只是這個鴻門宴未免



也太浩大了吧,特地跑到日本設宴。





  『妳為什麼會跑來日本?』我疑惑的問小容。



  「你那個時候趕人家走,我只好回日本找爺爺奶奶囉。」小容用無辜的



表情對我說。



  『那妳為什麼要辦休學?』我心想,要騙我也不一定要辦休學吧。



  「因為你趕我走,我很生氣啊!於是我想說你不準我辦休學,我偏偏就



休學給你看,氣死你!」小容孩子氣的任性說著。



  『那……妳還生我的氣嗎?』我問。



  「一開始我真的很傷心,也很生氣,打算一輩子都不要理你了。但是我



回日本才發現,我很想你,我會一直擔心有沒有人照顧你,陪你。」小容看



著我慢慢的說著。



  『小容……對不起……』我看著小容傷心的樣子,再一次對她表示我的



歉意。



  「算了啦,反正我也騙到你啦,就原諒你囉。只是……你以後不能再這



樣對我了喔。」小容牽著我的手,微笑的說。



  『對了!妳為什麼將近兩年沒跟我聯絡?妳知道我很想妳嗎?』我提出



我最大的疑惑。



  「呃……其實…我回日本之後才發現,我的手機在飛機上不見了,所以



也不知道怎麼聯絡你們了。」只見小容無辜的說著,這的確很像她會做出來



的事。



  『那我老姐是怎麼跟妳連絡上的?』我問。



  「其實我也是半年前來日本採買,順便到京都玩的時候才無意間遇到小



容的。」老姐說。



  『那妳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我問。



  「因為那個時候你正在研究所的最後衝刺時期,我跟小容就決定先不要



打擾你囉,順便給你一個小懲罰。」老姐理所當然的說著。





  聽到老姐說的話,我終於體會到什麼叫“小丸子額頭的三條線”了。





  我瞇著眼睛看著眼前的小容跟老姐,在心裡暗自的咒罵,直到老姐用力



的打了一下我的頭。





  「發什麼呆啊!回家了啦!」老姐說,只見小容迅速拿出一大袋的行李



,我更加確定這一切都是預謀的。





  在離開前,我們跟著小容去向她爺爺和奶奶道別,當小容的爺爺看到我



時,非常客氣的感謝我那個時候救了小容,並在最後像是請求般的對我說:



「慧容這個小孩兒從小就被她奶奶寵壞了,比較任性,希望你能好好的包容



她。」





  小容的爺爺國語說的非常標準,該捲舌的地方都捲的很好。





  『嗯,她真的是非常的任性。』我才剛說完,身旁的小容馬上用力的捏



了我的一下,而老姐也對我的後腦呼一巴掌。





  『不會!小容是個非常可愛的女孩兒,怎麼會任性呢!』迫於情勢所逼



,我不得馬上不改口,並跟著小容的爺爺一起捲舌。





  雖然中了老姐跟小容的詭計,但是我內心卻是充滿了喜悅。這趟日本行



也算是成功了,因為我帶回了小容,找回了屬於我的幸福。





  當我們再度踏上小港機場時,機場又出現了不輸給上次我手術歸國的歡



迎隊伍,只見之前那一大群的人又到機場來迎接小容,我不禁懷疑,該不會



他們也全都知道這個計劃吧。





  阿怪跟朱熊兩個人依然還是很幸福的在一起,聽說朱熊最近也開始學烹



飪了。





  而阿森跟Amy姐依然幸福的牽著對方的手。





  小翠也甜蜜的站在駭客身旁。別懷疑,小翠的確是站著,之前在我的開



導下,小翠開始進行復健,現在的她已經進步到能用柺杖走路了,真是可喜



可賀。





  至於龍兒還是跟阿文兩人形影不離,只是,此刻的兩人臉上都掛著幸福



的笑容,這樣說,相信聰明的大家應該能了解他們目前是什麼關係了吧。





  當天晚上,我的床頭不再需要桔梗,因為我的懷裡,就抱著一個身上有



桔梗香味的女孩,一個愛我永恆不變的女孩。





  第二天,小容要我帶她到我未來的學校,也就是中山大學逛逛。敵不過



小容的撒嬌攻勢,我只好暫緩手邊的工作,開著老姐的車帶她到西子灣看打



狗八景之一的「西灣夕照」。





  在海風的吹拂下,我輕輕的摟著小容,看著火紅的太陽慢慢消失於海的



另一端。我突然發現這個景象好熟悉,我看了看懷中的小容,竟然穿著白色



無袖上衣跟短褲。我的腦海裡慢慢浮現過去常作的那個夢,如此的巧合,讓



我忍不住大笑。





  「你在笑什麼啊?」小容轉過頭來,嘟著嘴唇疑惑的問我。



  『我想啊,說不定我們上輩子就註定要在一起囉。』我說。



  「你好老套喔,以後不準對別的女生這樣說喔,會被笑死的。」小容指



著我說。



  『是!親愛的小容大人,奴才遵命。』我笑著對懷中的小容說。



  我就這樣抱著小容,聞著她身上的桔梗香,看著眼前的落日美景,心想



人生如此,又夫復何求呢?





  就在我神遊於美景跟美人之間時,懷裡的小容突然對我說:「路~你說



要照顧人家一輩子,是真的嗎?」





  『嗯?我有說過嗎?』我問。



  「吼!有啦!你在日本說的啊!忘記了喔?」小容突然推開抱著他的我



,嘟著小嘴,生氣的對我說。



  『喔,我是說妳瞎掉的話,我要照顧妳一輩子啊。』我假裝想起來的說



著,其實我根本就沒忘記過。



  「那我沒有瞎,你就不照顧我一輩子了喔。」我看著小容嘟起的嘴唇,



心想應該能吊個幾斤豬肉吧。





  看到眼前小容可愛的模樣,我忍不住用額頭輕輕靠著她的額頭,接著慢



慢的對她說:『我要妳照顧我一輩子,就跟我瞎掉的時候一樣,陪在我身邊



,照顧我。』





  「你臭美啦,我才不要呢!」羞紅了雙臉的小容,輕輕的將我推開。





  只是我馬上將她拉回我的懷裡,用我的嘴唇,輕輕的在她的嘴唇吻了一



下,接著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我會用一輩子的時間來愛妳,照顧妳。』





  西子灣美麗的夕陽,此時正炫目的在海面上閃耀著,彷彿正在微笑的見



證我對小容許下的承諾,一個期限為一輩子的承諾。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