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著眼前微瘦了點的圓圓,頗為驚訝的「哇」了一聲。目前在

我眼前的圓圓雖然還稱不上苗條,但是感覺跟照片中的她又多了幾分

相似。



  「妳瘦了多少啊?」



  「也沒多少,十公斤左右吧。」圓圓有些不好意思,搔著頭說。



  「十公斤很多欸!去菜市場買十公斤的豬肉,連我都不一定搬得

回來。」或許是感染了圓圓的喜悅,我高興的說話開始語無倫次起來

,等話出口,我才發現不對,尷尬的用手捂住嘴巴。



  圓圓似乎不太在意,臉上依然是掛著原先的笑容,或許對於這類

的取笑,她已經習慣了吧。



  「怎麼突然想減肥咧?」我問。



  圓圓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其實應該說是意外吧,有一次跟家

人出遊,吃壞了肚子,急性腸胃炎住院,好一段時間都難過的吃不下

東西。出院後,也不知道為什麼,胃口突然變差,時間一久就瘦下來

了。」



  原來圓圓在暑假還有那麼戲劇性的一段,雖然很不幸的生了場大

病,不過卻因此瘦了下來,也算是因禍得福。看到圓圓一臉的喜悅,

頓時間我也忘了一天下來的疲憊,也忘了要洗澡,直接往沙發一坐,

跟圓圓兩個人聊起天來。



  就在我們聊到圓圓旅遊時所發生的趣聞時,一樓停車間傳來機車

的引擎聲,一會兒後,祈惟走了上來。他的身上穿的是某間咖啡連鎖

店的制服,這小子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換了一個新工作。



  原先吹著口哨的祈惟,在走進客廳看到圓圓的時候,楞了一下,

然後直盯著圓圓看。祈惟的反應就跟我剛才看到圓圓時差不多,他應

該也發現了圓圓的改變。



  一段時間沒見到祈惟的圓圓,就跟剛剛看到我的時候一樣,熱情

的打著招呼,祈惟則是老樣子,沒禮貌的說道:「肥婆,我的紀念品

咧?」



  聽到祈惟所說的話,我走到他的身邊,搭著他的肩膀暗示道:「

嘿!你沒發現圓圓有什麼改變嗎?」



  祈惟聽完我的話後,盯著圓圓看了好一下子,接著轉過頭來對我

說:「有嗎?」



  「圓圓變瘦了啦!」我用力拍了祈惟的後腦一下,對他的遲鈍感

到十分驚訝,難道他不知道十公斤的肉有多大塊嗎?



  「瘦?」祈惟的語氣帶了點質疑,又看了看圓圓,接著說:「還

是個胖子嘛。」



  說完後,祈惟大剌剌的吹著口哨離開客廳,往樓上走去。我不敢

置信的站在原地,心想著這小子怎麼那麼沒禮貌,接著我又看了看圓

圓,她雖然依然笑著,但是臉上的笑容卻淡了不少。



  「那小子的話聽聽就算了,妳也知道他那個人的個性嘛。」



  我試著幫祈惟圓場,也試圖讓圓圓的心情好一點,圓圓只是對我

咧嘴笑了笑,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原先融洽的氣氛在剛才的事件後

,感覺像是蒙上了一層霜一般冷了起來。看著圓圓僵硬的笑臉,我感

到自已的存在似乎有些尷尬,於是又簡單的說了幾句話後,也離開客

廳往房間走去。



  坐在房間裡,我越想越嘔,總覺得應該叫祈惟節制一點。等待祈

惟洗完澡後,我隨後進去浴室。洗澡的時候,腦中想的依然是祈惟沒

禮貌的話語,還有圓圓有些失望的表情。



  就在我洗完澡,決定跟祈惟好好聊一聊的時候,祈惟房門的門縫

透出來的一抹黑暗,正向我宣示著他就寢的消息。於是我只好放棄,

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兩天後,假日不用排練話劇,又不用工作的我,半躺在客廳的沙

發上看著電影。電影很難看,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時候,藍宇泰突然大

包小包的出現,他一見到我,立刻從隨手的手提袋裡拿了一個木雕大

象遞到我的手上。



  我先是看著手上那個體積不算小的木雕大象,又一臉疑惑的看向

藍宇泰,只見他用一貫的死人臉對我說:「我跟攝影協會的朋友去了

趟泰國。」



  說完後,他又大包小包的往樓上走去。我將木雕大象放在桌上,

這才想到似乎好幾天沒看到藍宇泰了,原來是去了趟泰國。



  看著藍宇泰送我的禮物,心裡的感覺其實挺怪的,跟我一向沒什

麼交集的他竟會送我禮物,頓時間讓我有點不知所措。



  就在我看著木雕大象傻笑的時候,突然一陣急促又大的腳步聲從

三樓傳來,或許是圓圓吧,我心想著,沒想到她的腳步聲還是那麼的

驚人。我的猜測沒有背叛我,只見圓圓手裡也拿著一個木雕大象,上

氣不接下氣,站在我面前似乎想跟我說些什麼似的。



  我用手指了指一旁的沙發,示意著要她先坐下來休息一下,然後

我到廚房倒了杯水,放在圓圓面前。



  已經沒那麼喘的圓圓,在喝水的時候,又因為喝得太急而嗆到,

對她完全摸不著頭緒的我,只能坐她一旁看她猛咳嗽。等到舒服點後

,她拿起放她旁邊的木雕大象,一臉愉悅的看著我。



  「藍宇泰送的啊?」我說。



  「你怎麼知道?」圓圓有些驚訝的問道。



  我指了指剛剛被我放在桌上的木雕大象,然後對圓圓說:「我也

有啊,還比妳的大咧!」



  圓圓先是看了看她手上的木雕大象,又看了看我放在桌面上的那

個,接著看了看我,我正露出一個勝利者的笑容看著她。



  「我們交換好不好?」圓圓問。



  「不要。」我想都沒想就回道。



  無法如願的圓圓,鼓著臉露出一個生氣的臉,樣子有些可愛。如

果是照片裡的那個圓圓露出這個表情,不知道能迷倒多少男生,我心

想著,如果祈惟在這裡,應該又會對圓圓目前的表情有其獨特的言論





  「拿去啦。」玩膩的我,將木雕放在圓圓的面前。



  圓圓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我,遲遲不敢下手,似乎怕又掉進我的

圈套裡。我看到她那個想拿又不敢拿的表情,一股笑意湧上我的心頭

,我沒好氣的對她說:「我要給妳啦,還不拿。」



  「真的可以嗎?」圓圓的態度依然有所保留,「這個不是宇泰送

你的?」



  「唉唷!既然送我,就是我的啦,我要給誰是我的自由吧。反正

藍宇泰又不是我『喜歡』的人,他的禮物看有誰『喜歡』,就送給誰

囉!」我在說到喜歡的時候故意加強語氣,然後對著圓圓賊笑。



  被我這麼一損,圓圓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臉紅的跟蕃茄一樣,我

看了以後又訕笑的說:「臉怎麼紅成這樣啊,很熱齁?」



  「你不要亂說啦!等下被其他人聽到!」對於我的玩笑話,圓圓

完全無法招架,只能將食指放在嘴巴前,示意要我閉嘴。



  看到圓圓那個尷尬的樣子,我一邊大笑一邊走向廚房,拿了兩瓶

可樂,一瓶給圓圓。自已則是打開瓶蓋灌了一大口後,又對圓圓說道

:「臉紅成那樣,喝點飲料退火吧。」



  對於我多次的訕笑,圓圓似乎已經麻痺,只是輕輕的哼一聲,沒

有多加理會。於是我將注意力又移回電視上播到一半的電影,電影依

然很無聊,但是已經看到一半,我心想著就乾脆看看結局到底是什鬼





  沒想到這是部倒吃甘蔗的電影,越到後面電影的節奏越是緊湊。

就在我的坐姿從躺臥到坐正,到現在的微向前傾,整個人完全的融入

劇情時,身旁的圓圓突然開口叫了我一聲。



  「可樂。」



  「啊?」專心於電影的我,有些敷衍的答道。



  「你覺得我有變漂亮嗎?」



  「嗯啊。」我依然敷衍的回答。



  「那……」圓圓想了一下又問道:「那你覺得,現在的我有資格

當宇泰的女朋友嗎?」



  「什麼?」她的問題將我的注意力又拉回到現實,我驚訝的看著

眼前困惑不已的圓圓。



  「我……我……」圓圓的語氣有些結巴,一會兒後才遲疑的說:

「我想跟他表白。」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