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什麼?」女孩雙手撐下巴,問著男孩。





  「嗯?」男孩沒有抬頭,眼睛始終盯著雜誌。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女孩每個字都加強語氣,



並提高音量對男孩說。





  「喔~」男孩輕輕的回應了一聲,接著抬起頭對女孩說:「南極到北極



吧。」





  男孩說完後對女孩賊賊的一笑,隨即又將目光移回手上的電影雜誌,留



下女孩呆然的坐著。





  「沒情調!」女孩嘟著嘴,接著又對男孩說:「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女孩說完後,眼睛直盯著男孩看。





  男孩這時才終於停下翻閱雜誌的手,眼睛也直視著女孩,他緩緩的說:



「這句話是誰寫的?蠻美的。」





  女孩瞪大雙眼,不知如何回答的看著男孩,並在心裡為男孩的遲鈍懊惱



,接著索性不再理會男孩。





  「那句話是張小嫻寫的。」不知何時,又來了一個高大的男孩,站在男



孩的背後說。





  「哼!還是耀輝比較有常識。」女孩嘟著嘴對男孩說,而男孩則是對身



後高大的男孩咧嘴笑著。





  「呵,君兒妳就別再為難弈修了啦,他的興趣在電影嘛,要是說到電影



他一定比我還行。」高挑的男孩邊說邊拉了張椅子,在一旁坐下。





  女孩悶哼一聲後轉身面對一旁的電腦,將目光專注於電腦上的數據。





  林弈修,也就是看著電影雜誌的男孩吐了吐舌頭後,又將目光移回雜誌



,不發一語。





  女孩的名字叫陳怡君,弈修都叫她君兒,他的理由是「陳怡君」這個名



字太菜市場了。





  君兒對弈修幫她取的名字也沒什麼抱怨,除了這個小名很好聽外,她也



喜歡讓弈修這樣叫,她喜歡那種感覺。





  弈修抬起頭來,看著君兒跟耀輝兩個人靠在電腦前討論著專題實驗的數



據,心中不知覺興起一股奇怪的感覺,接著起身對兩人說:「我要去買飲料



,妳們要喝什麼?」





  「青茶半糖。」幾乎是同時間,明君跟耀輝一起說。





  「嗯。」弈修帥氣的對兩人比了個手勢後走出實驗室。





  弈修慢慢的騎著車,讓風輕拍著臉。已經到了飲料店他卻沒有停車,也



沒有絲毫停車的意思,只是一直在路上緩慢的馳著,彷彿沒有目的地一般。





  在微風中他想到了剛才君兒說的那些話,那是暗示嗎?也想到君兒後來



生氣的樣子。





  弈修跟君兒認識在高中升大學的補習班,想想也認識四、五年了,在旁



人眼前他們像對小冤家,也是對無話不說的異性朋友。





  類似剛才的暗示,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弈修說來也是個浪漫胚子,不可



能聽不出君兒如此明顯的表白。這麼說來,難道是君兒落花有意,弈修流水



無情?





  答案是否定的,弈修的心中有著顧慮。





  他顧慮的是耀輝,他大學才認識的朋友,他們不但是死黨,更是同一個



專題論文研究的好夥伴。





  耀輝是一個很照顧朋友的人,平常朋友有什麼需要,只要一通電話一句



話,他總是二話不說的幫忙到底。





而且弈修知道,耀輝從大一開始就迷戀著君兒從沒有變過。





  如此的一個濫好人,又專情的好男生,弈修找不到理由橫刀奪愛。





  身為死黨的弈修,自然也常常聽耀輝傾吐心中的思念與愛意,或是抱怨



君兒又再度拒絕他的邀約。





  弈修也總是對耀輝傾囊相授,一直都玩世不恭的他有著許多追女孩的方



法。





  當然弈修本身也喜歡著君兒,甚至或許早在他們第一天相遇,弈修第一



眼看到君兒時,他就喜歡上她。





  只是當時的他並不知道,什麼是喜歡,什麼是愛。





  她們的第一次邂逅,一點浪漫的氣氛都沒有,甚至有些火藥味。





  「對不起,我要進去裡面。」君兒留著短髮,面無表情冷然的說。





  「嗯?」留著紅色中長髮的弈修慢慢立起趴在桌上的身軀,疑惑的看著



眼前的女孩。





  「我的位置在裡面,請借過。」君兒又說了一次,表情顯得有些不耐煩









  「喔……」弈修懶散的起身,放任瀏海帥氣的散落於額前。





  弈修起身後撥了撥瀏海,臉上掛著微笑並以手勢對君兒示意著「請進」









  至於君兒只是瞪了眼前的男孩一眼,輕哼一聲後往裡面的位置坐下。





  高中時期的弈修有著帥氣的紅色頭髮,他總是會在補習的時候有意無意



的轉頭偷瞄旁邊那個脾氣不好的女孩。





  高中時期的君兒有著一頭俐落的短髮,臉上總是沒有任何笑容,但是在



那看似嚴肅的臉上卻有著一股獨特的羞澀,也是那股羞澀在吸引著弈修。





  「欸。」弈修用手指敲打著君兒面前的桌子。





  君兒只是瞪視著弈修,沒有說話。





  「妳叫什麼名字啊?」弈修問,接著又說:「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林



弈修。」





  君兒沒有回答,只是回頭繼續看著桌面上的課本,弈修無奈只好從書包



拿出漫畫,自顧自的看著。





  當時的他並不知道,林弈修三個字已經深深的烙印在陳怡君的心中。





  幾個禮拜下來,弈修跟君兒之間維持著很奇妙的關係。弈修總像是喃喃



自語一般的跟君兒天南地北的聊著,君兒也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回應著,或



是用眼神回應弈修,甚至有時連理都不理他。





  直到一天,君兒主動開口,她依然面無表情的看著桌上的課本說:「我



叫陳怡君。」





  「嗯?」弈修一臉錯愕的看著君兒。





  「我說,我的名字叫陳怡君。」君兒轉頭看弈修,提高音量又說了一次









  「喔~」弈修低著頭若有所思的想著,接著微笑的說:「以後我就叫妳



君兒吧,妳的名字太菜市場了,哈!」





  君兒先是一楞,心想著怎麼有那麼沒禮貌的人,不過不知為何也跟著笑



了開來。





  這是他們初次的邂逅,愛情也在那時播下了種子。





  回到實驗室後,弈修將飲料往桌上一放轉身便往門外走去,坐在系館前



的階梯上,點燃一根煙。





  君兒不喜歡他抽煙,所以當他煙癮犯時,總是找個地方迴避君兒,痛快



的點燃一根香煙,一解煙癮。





  他到現在都還記得君兒第一次看到他點煙時的表情,那時的他們是即將



面臨聯考的高三考生。





  「你抽煙?」君兒瞪大了雙眼看著弈修。





  「對啊。」弈修吐出煙霧後回道,彷彿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





  弈修身邊幾個要好的朋友幾乎都會抽煙,他起初是因為考試壓力太大,



加上朋友的慫恿才抽了人生的第一根煙,哪知就這樣上了癮。





  在他的生活裡,抽煙就像大小便一樣平常;但是對君兒來說,弈修卻是



她第一個會抽煙的朋友。





  那天之後君兒沒再跟弈修說話,理由是因為他會抽煙。





  弈修自然不知道原因,他只以為君兒是因為生理期所以心情不好。





  只是一個禮拜過去,兩個禮拜過去,直到他們之間的冷戰即將屆滿一個



月時,弈修才發現異樣。





  他為此還去網路上查資料,想知道一個女生的生理期有沒有可能影響心



情一個月。





  「喂!」他像第一次見面那天一樣,用手指頭敲了敲君兒面前的桌子。





  君兒還是沒有理會,依然看著桌上的課本,好像弈修擋在眼前的手不存



在一般。





  得不到回應,弈修費盡一切心思想讓身旁這個面無表情的女孩看他一眼



,他扮鬼臉、唱歌、說笑話,無奈君兒還是一張撲克表情。





  不過弈修竟有著過人的毅力,面對君兒的冷淡,他依然像是老萊子娛親



一般在一旁使盡渾身解數,只為了求美人一笑。





  只是君兒這個美人不但沒笑,反而以高分貝音量大吼:「你不要吵了好



不好!臭煙蟲!」





  這一吼不但讓全班的學生都看向他們,也吼醒了弈修,他終於知道君兒



這段時間跟他冷戰的原因了,原來不是因為生理期啊。





  他從包包裡掏出一包香煙,一口氣將裡面全都的煙都抽出來握在手中,



接著咧著嘴笑著說:「原來妳不喜歡我抽煙啊!早說嘛!」





  語畢,他握拳將手中的香煙都揉爛,往地上一丟。





  「同學!你怎麼可以在教室抽煙!還亂丟!」帶班導師見狀大喊。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抽煙了!我這是在宣示戒煙好嗎!」弈修話才說完



,全班傳來哄堂大笑,他看著君兒也傻傻的微笑。





  看到弈修痴傻的笑容,君兒終於笑了,睽違了一個月好不容易笑了。





  那之後,弈修被補習班的主任叫去訓了一頓,只是他並不在乎,因為君



兒笑了,跟以前一樣甜美的笑了。





  那之後,弈修的確戒了煙,好一段時間都沒在抽煙。只是不知何時,他



又開始吞雲吐霧,用香煙麻痺自已的神經。





  「我是從什麼時候又開始抽煙的呢?」弈修吐了個煙圈,喃喃自語的說



著。





  「好像是上了大學,耀輝進入我跟君兒的生活之後吧。」他心想著,如



果沒記錯的話。





  「你又在偷抽煙了!」一個聲音從弈修的背後傳出,順著聲音弈修回過



頭。





  不知道何時,君兒竟站在身後,只見此時她手插著腰,臉上帶著些微怒



意的瞪視著弈修。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