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女孩因為一陣急促又響亮的雷聲而放聲尖叫。





  『妳在鬼叫什麼啦?』男孩不解的看著女孩問道。





  「打雷很可怕欸!」女孩嘟著薄薄的嘴唇,無辜的對男孩說。





  『真沒用。』男孩則帶著嘲諷的表情看著女孩。





  「啊~~」女孩再度因為突然的一陣悶雷而尖叫:「你管喔!我是小女

生啊!」





  台上老師說著工程在施工規劃上的基本原則,底下的同學有的認真的抄



著黑板上老師隨意寫下的筆記,有的則是倒頭呼呼大睡。至於我則是介於以



上兩者之間,眼睛盯著黑板發呆,思緒則亂飄,甚至飄到了五、六年前的國



中時代,想到一個讓我淡忘許久的女孩。





  那是國中坐在我旁邊一個活潑的女孩。而回憶中的男孩當然就是我,一



個滿臉的痘痘還留著一個極短的中分頭,十足的悶葫蘆。





  如果把國中的我跟現在的我擺在一起,國中的我感覺比現在還老。





  就在我還沉溺於國中那純真的時代時,突然感覺到有人在敲著我的桌子



,向左一看原來是我旁邊的女同學在呼喚我。





  「老師在叫你啦!」旁邊的女同學低聲的說





  我慢慢的將頭轉向前,果然老師又帶著異常期待的眼神看著我。





  「你能回答一下我剛剛那個問題嗎?」老師用著關愛的眼神跟聲音雙管



齊下的對我施壓。





  『什…什麼問題?』我滿臉的疑惑





  「你上課都沒在注意聽嗎?」老師威脅的說。





  我沒有回話只是尷尬的看著老師,老師在對我搖了搖頭之後轉身走回講



台。





  接下來老師又開始批哩啪啦的說著關於施工規劃上的重點,原本抄著筆



記的同學還是抄著筆記,睡倒的同學依然還是死命的將他們的頭鑲在桌子上









  好不容易熬過了這兩節「營管」,又熬過兩節「結構」到了放學時間。





  中午我們都會到朋友租的房子裡吃飯,我在去他家前,晃到了附近的亞



藝,想買本每個月都要看的電影雜誌。我將機車騎到熟悉的亞藝前停好,走



進那間熟我很熟悉的亞藝。





  「歡迎光臨!」女店員用著甜美又有精神的聲音招呼著顧客。





  我很自然的往櫃檯的方向看去,雖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發現店員好



像又換人了,總感覺這間亞藝常常換店員,每次來看到的都不同人。





  『這次的店員感覺還蠻可愛的。』我心想著,一頭俏麗的中長髮燙小波



浪,白白的皮膚,雖然她因為低著頭工作而看不清楚她的臉,但是我的直覺



告訴我,她應該可愛,而我的直覺有時候會跟我開玩笑,所以我只敢說「應



該」很可愛。





  我拿起一本電影雜誌往櫃檯的方向走去,一路上邊走邊看著擺於一旁架



上的DVD,將雜誌擺上櫃檯後,又低頭在我的皮包中找看看有沒零錢,最後發



現差了10塊錢,只好拿出一張500元。只是當我將錢拿給店員時,卻發現她盯



著我一直看,沒發現我已經將錢放在她的面前。





  『呃,小姐,這個。』我指著桌上的鈔票。





  「啊!對……對不起!」那個店員突然回過神來,拿起我的鈔票並開始



操作收銀機。



  

  這個時候我才真的看清楚那個店員的臉,不看還好,看了之後我整個人



都傻了。因為,她就是我回憶中的那個女孩,國中坐在我旁邊的活潑女孩。



我心想著會不會認錯人,可能只是長的很像。要是真的認錯,被當成用老招



數搭訕的怪男生,那我應該會想挖個洞埋了自已吧。我就這樣一直看著她,



一直猶豫著該不該叫她的名字,直到她開口。





  「先生,先生,這是你的零錢。」她將零錢放在雜誌上遞到我的面前。





  『喔…喔!謝…謝謝!』我將雜誌用左手拿著,右手拿起零錢往口袋一



塞便急忙的走出店裡,剛剛我一直盯的女生看的樣子應該很糗。





  拖著尷尬的腳步一步步的走出大門後,離開前我眼光掃了櫃檯一下,發



現那個女店員也正看著我這邊。但在又看一眼後,卻發現那個店員依舊低頭



在忙著。我便驅車離開,一路上想著那個女孩到底是不是我回憶中的女孩,



為什麼她卻好像不認識我呢?儘管那位亞藝女孩給我的感覺是那麼的相似回



憶中的女孩。





  今天的天氣還是跟平常一樣悶熱,也跟平常一樣,死黨們吃完飯後各自



有各自的休閒活動。





  大斌躺在地上摸著他的大肚子,阿鳥跑到豆豆龍的房間看存在電腦裡的



A片,豆豆龍躺在侯a的床上看電視上轉播的棒球賽,土豆在跟豆豆龍聊著棒



球,侯a在偷讀書,我則因為很無聊跑到陽台去吹風,看樓下來來去去的行



人,看能不能看到美女。





  美女是沒有,但是因為今天是附近的陽明國中段考,所以一堆國中的毛



頭小子在底下跑來跑去,正當我覺得無趣想進屋裡的時候,一群邊跑邊踢著



足球的小男孩吸引住了我的目光,我看著他們嬉鬧遊玩的樣子,回憶又慢慢



的飄回了過去。





  國中的時候,體育老師幫我們排的課表非常的豐富,比起其他老師千篇



一律的籃球跟排球課,跟偶爾出現的長跑或短跑訓練外,我們老師常常會讓



我們上一些其他的課程,像跳高、跳遠、跳箱、丟鉛球、壘球、足壘…等,



甚至偶爾還會回味一下國小的時光,丟丟躲避球。儘管籃球跟排球還是我們



常上的課程,但是那些多變化的課程內容,就夠讓我們期待體育課的到來了









  今天老師又排了我們意想不到的課程「足球」,因為我們學校只有手球



門,場地又很小,我還認為永遠都不可能上足球了,所以當老師叫我們去借



足球時,我們還自作聰明多借了壘包。





  因為場地很小,所以今天老師叫女生在旁邊加油,男生分成兩隊比賽。



沒意外的我跟阿凱還有阿Ben又是同一隊的,我們三個因為什麼事都碰在一起



,作業沒寫也在一起,被罵跟受罰也都一起,又因為都姓許,所以被班上的



同學跟一些比較熟的老師稱為許氏三兄弟。





  比賽的哨聲一吹我便將球傳給了前線的阿Ben,不出所料他很快就射門,



或許是全班的女生都在旁邊看,讓他更想發揮吧。只是那一球瞄準的角度不



夠好,硬生生被守門員擋了出去,此時女生群傳來了很巨大的嘆息聲,看來



阿Ben的支持者不少。





  比賽沒過多久就在老師的指示下重新開始,阿Ben在球門的右方準備踢角



球,我對他比了個手勢,要他傳一個高吊球給我。我跟他小學同班,有著絕



佳的默契,他很熟練的踢了一個很漂亮的高吊球到我的上方,我瞄準球門的



左下方並起跳準備頭頂,以對方門將180的身高,這種低方向的球接起來應該



有點難度。





  就在我頂到球的那一瞬間,突然有一隻手伸到我的面前,那突然的神來



一手害我整個人在空中失去了重心,就在女生那邊又傳來一陣不小的尖叫聲



後我應聲撲倒在地。





  我因為額頭莫名的疼痛而用手去摸了一下,摸了之後才發現額頭竟然都



是血。那隻突然出現的手是對方後衛阿廷的手,他的指甲劃過我的額頭,劃



出一小條血痕。





  突然間,我的身旁多了好多的人,阿Ben衝向阿廷想找他算帳,只是很快



的就被老師拉開。





  「你沒有事吧?」老師在拉開阿Ben跟阿廷之後,跑來關心我的傷勢。





  『嗯,只是流了點血。』我用手摸著傷口。





  「我看找個人陪你到保健室擦藥吧,手不要再摸傷口了。」老師說。





  『不用了啦,我自已去就好了。』說完,我起身往球場外走去。





  就在我要前往保健室的路上,經過我們班上那些女生的旁邊,她們每個



人都看著我在竊竊私語。不知道為什麼,每當有在看我之後跟朋友在說悄悄



話或竊笑,我總是會認為是在取笑我或說我的壞話,讓我渾身不對勁。





  看著班上的女生,我又感到莫名的不自在,於是加快腳步想離開現場,



我想她們是在笑我跌個狗吃屎的樣子吧。就在我快走到校大樓的時候,後面



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我轉過頭一看,原來是小樺。





  『嗯?有事嗎?』我好奇的問道。





  「你……沒事吧?」小樺微皺眉頭看著我說。





  『嗯,只是點小傷,我現在要去擦藥了。』我尷尬的摸摸額頭的傷。





  「不要用手摸傷口啦,等一下傷口發炎。」她突然伸出手撥開我摸著傷



口的手。





  『呃……對不起。』她那個突然的舉動著實嚇了我一跳。





  「嘻~你幹什麼跟我說對不起啊?我陪你去保健室吧。」小樺微笑的看



著我。





  『不用啦,我自已去就好了,妳回去看比賽吧。』





  「囉唆啊!我那麼可愛的女生要陪你還不好啊!」小樺突然間兇了起來









  『喔………』被她這麼一兇,我也不敢再說什麼。





  我們兩個人肩併著肩慢慢的走在前往保健室的路上,國中時候上課期間



全部的人一定都是在教室裡,所以學校的穿堂顯得非常的安靜,整個穿堂裡



只有我們兩個人的腳步聲。





  「你剛剛表現的蠻帥的。」就在安靜了一陣子之後,小樺突然開口。





  『呃,會嗎?我剛剛跌了個狗吃屎欸,你們女生不是都在笑嗎?』我的



腦中又出現女生們竊竊私語的樣子。





  「沒有人在笑啊?你為什麼這樣想呢?」小樺微皺眉頭的說,她的這個



表情還蠻可愛的。





  『不知道,我覺得我剛剛那樣子應該很糗吧。』我不悅的說。





  「嘿!你怎麼會這樣想呢?你剛剛用頭去撞球的那個樣子很帥啊,有自



信點啊!」小樺微笑的說。





  『嗯,多謝妳的安慰囉。還有,我剛剛那個動作叫頭頂。』我若有所思



的說。





  「我那並不是安慰,好嗎!算了,隨便你想囉。」小樺的口氣似乎有點



差。





  就在我再度沉溺在國中的回憶時,身後的房間裡傳來了豆豆龍的聲音。





  「嘿,有沒有人要喝飲料?」豆豆龍躺在床上說。





  「好啊!」大斌躺在地板上回應。





  「那你去買吧,我要純喫茶。」豆豆龍帶著詭異的笑容對大斌說。



 

  『我去買啦,反正我無聊的要死。』我走進屋內,拿起我的鑰匙。





  就在我騎著機車到附近的7-11,停好機車打算進去時,鞋帶因為踩到而



鬆脫,就在我在門前蹲下來綁鞋帶時,突然有個人從我的旁邊很快的跑過,



我站起身後好奇的往那個人跑掉的方向看了看,只見一個穿著亞藝制服的女



生往一旁的亞藝跑去。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