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圓說話時的表情非常的認真,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這讓我感

到非常訝異,我驚訝於她為何會有那麼突然的決定。我看了看桌上擺

放的兩個木雕大象,在心裡盤算著會不會是因為藍宇泰送的禮物,給

了她錯覺。



  我有點想跟圓圓說,她或許想太多了。



  此時,圓圓正盯著我猛看,眼神裡充滿了希望,我知道她希望得

到我的建議。一時間我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努力的轉動我的腦袋

思考著。



  首先閃過的是藍宇泰有喜歡的人,這個訊息告訴我,圓圓有一個

對手存在。接下來閃過我腦袋的,是藍宇泰跟一堆貌美的模特兒在一

起打鬧的畫面,這個訊息告訴我,由藍宇泰的生活圈顯示,圓圓的對

手或許很強。我看了看眼前的圓圓,瘦是瘦了點,不過跟那些鎂光燈

下的女孩比起來,還是差了一大截。



  對於圓圓想要的建議我是有個底了,不過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才

好,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圓圓解釋,其實藍宇泰老早就有喜歡的人了。



  也許是表情過於僵硬的緣故,給圓圓識破了我心裡的難處,就在

我遲疑著不知該怎麼回覆圓圓時,她的表情突然從期待轉換成失望,

並說道:「還是不夠嗎?」



  雖然不知道她話中所指的不夠是什麼意思,我還是拚命的點頭,

心想或許她指的是身材吧。



  得到我的回應後,圓圓沒再說什麼,臉上又掛上一貫的微笑,簡

單的跟我說了聲「謝謝」後,就起身往樓上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看著她的背影,總覺得有些黯淡。



  只是,圓圓真的是個很會心裡建設的女孩,在那天頗為低潮的對

談後,才不過經過了一個晝夜,她就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臉

上又是那個開朗的笑容。一樣動不動就跟祈惟你來我往的鬥嘴,一樣

像個陽光似的照耀著孤單小築的每一個人,只是這個陽光似乎有些偏

心,總是多加諸了些光熱在藍宇泰身上。



  或許圓圓還沒有放棄吧,我心想著。對於圓圓的天真,我的態度

其實頗為正面,畢竟這也不是什麼壞事,人都是懷抱著天真的夢想慢

慢成長的,不是嗎?



  只是讓我感到頗為奇怪的地方是,圓圓在那天之後,越來越像那

個我們所熟悉的圓圓。她的身材在回到孤單小築後,開始緩慢的向上

攀升,逐漸逼近那個暑假前的圓圓。



  雖然我對於圓圓體重的不減反增充滿了疑惑,但是也沒多加探討

,一方面由於對這種尷尬的話題,我實在不像祈惟那麼在行,另一方

面則是因為,話劇的演出時間越來越近,排練的壓力也逐漸變重。



  慶幸的是,那些機車助教找來的狐群狗黨,態度開始有逐漸軟化

的跡象,不再像之前鬧翻時那樣強勢。開始有幾個責任心比較強的人

認真的投入話劇排練,接著慢慢的合作的人越來越多,直到目前為止

,除了幾個機車助教的死黨級人物外,大多的人所扮演的角色都已進

入軌道。



  讓人擔憂的是,直到現在我都還不能跟欣怡還有機車助教直接排

戲,對於我們之間的部分,一直都還停留在我不斷的背頌台詞,不斷

的跟空氣對戲。這種消極的做法其實沒什麼幫助,欣怡我倒還不擔心

,至於機車助教,他到底有沒有用心在這上面,都還是個謎。



  眼看著開學日終於來臨,這也意味著將來排練的時間會變得更少

,尤其我還必須多花費些精力在課業上。



  我坐在書桌前,拿出一張票根,並在日曆本上打上一個叉,眼見

的時間已經是九月初。話劇演出的時間,也就是校慶的日子在十一月

中,時間只剩下兩個多月,我拿起一旁的劇本翻閱,心想著我們目前

的進度到底算不算安全。



  有別於我的擔心,教授倒像個局外人似的,總是一個輕鬆的樣子

,就連有時一整天幾乎都沒有進度增加,只是一直排練舊進度,他也

依然是一派的悠閒。



  或許他早就佈好必勝棋局了吧,教授就是這樣的一個奇人,總是

能在危難的時候出奇招,讓那些想看他笑話的人碰一鼻子灰。



  就在時間又過了約莫兩個禮拜,教授把我跟欣怡一起叫到辦公室

,當然機車助教跟在旁邊。教授見到我們後沒說什麼,只是叫我們兩

個坐下,由於只擺放了兩張椅子,機車助教那個跟屁蟲只好站在一旁





  教授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要讓機車助教站久一點,他也不管眼前

的我們,只是自顧自的忙著煮咖啡。好一段時間後,他才端了兩杯咖

啡到我們面前,然後又自顧自的品嚐他手上的那杯咖啡,不發一語。



  又是好一段時間,他才坐正看著眼前的我們,這個時候機車助教

的臉已經臭到了一個程度。



  「你們兩個可以開始一起排練了嗎?」教授不愧是教授,一開口

就直接切入主題。



  我先是停頓了一下,接著馬上給教授一個肯定的答覆,一旁的欣

怡則是想了一下子,似乎在考慮什麼似的。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一

旁臉很臭的機車助教,有些了解欣怡心中的疑慮。



  接著,欣怡也給教授一個肯定的答案。教授似乎早預料到這個結

果,只是微微一笑沒說什麼,反而是機車助教的臉上充滿了訝異。看

著機車助教那個複雜的表情,我的心裡竟有著無比的快感。



  讓我意外的是,我跟欣怡之間的排練竟意外的順利,有很多地方

都像是早就私底下排練了數次一般,總是一次OK,也沒之前想像的那

麼尷尬。



  對於這個結果,教授的臉上依舊是一貫的自信,彷彿一切都在他

的掌握中一樣。有別於教授的得意,機車助教的臉則是一天比一天臭

,都快可以報名金氏記錄了。



  眼看話劇順利的進行,教授還順勢推了一把,提到如果話劇順利

結束的話,要招待所有人到台灣某高級溫泉旅館渡假。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教授這招果然犀利,形勢馬上有了極大

的轉變,原本對立的兩邊人馬突然變得跟兄弟一樣,唯獨機車助教一

個人,依然是拉不下臉。面對這種情形,欣怡顯得有些左右為難,對

於她的處境,我也頗為擔憂。



  沒想到,即使是相簿裡的票根已去了三分之二,我依然還是放不

下對欣怡的關心。



  時間依然悄悄的跑著,不會因為人們的憂喜而有所改變,不知不

覺間,日子偷偷的走到一個台灣人頗為喜愛的節日,中秋節。



  這一天,孤單小築的每個人好不容易又聚在一起,也應景的升起

爐火烤肉。看著眼前的一切,我想到了剛搬來時的火鍋歡迎會,也想

到了九份的烤肉大會。這一些聚會的背後,都有著歡樂作為背景音樂

,我天真的想著,今晚應該也會一樣吧。



  「Fat Girl!Fat Gir!妳不要再繼續吃雞排。Fat Girl!Fat

Girl!快跟肥肉說ByeBye。」



  祈惟在圓圓烤雞排的時候,大聲的唱著改編阿妹〈Bad Boy〉的

歪歌,搞得我笑的人仰馬翻。今天的教授心情似乎不錯,也跟著我咧

嘴笑著,連藍宇泰都露出難得一見的微笑。



  反倒是圓圓,臉上一點笑容都沒有,也沒像以前一樣跟祈惟鬥嘴

,她從一開始就一直蹲在烤肉架旁,自顧自的烤著肉,連動筷子把食

物送到嘴裡都很少。



  她的臉上一直都沒什麼表情,整個晚上都是一副無神的樣子,好

像在想什麼事一樣,讓我覺得有些反常。唯一沒有失常的,應該是她

對藍宇泰的關心,因為她整個晚上都一直夾食物到藍宇泰的盤子裡,

甚至連教授都給遺忘了,害得我跟祈惟必須一直幫教授夾食物。



  圓圓就這樣失常的過了一個晚上,直到大家都祭完五臟廟,在一

旁喝酒聊天時,她才突然站了起來。



  就在我們驚訝的看著圓圓,想知道她下一步的行動時,只見她向

藍宇泰走去,接著兩個人又走向天台的另一角。



  這一切我、教授還有祈惟都看在眼裡,疑惑在心裡,三個人都想

知道她們在聊些什麼東西,卻都無法得知。



  我們只知道,最後圓圓一個人往樓下跑去,臉上似乎帶著淚。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