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樂章 起點



               回到起點

             沉澱心裡的塵埃

              將一切回歸





  沒有預警,櫻櫻姊就這樣離開我們,出國去了。





  好吧,或許一切都是有跡可尋,只是我沒發現罷了。





  「她信裡寫了什麼?」老爹的頭從雜誌裡探出來,用眼神跟我打暗號,



示意我看桌上的信。





  我打開信封,取出裡面的信,信裡有著很工整的字。





--



  嗨!



  不知道你這隻懶豬什麼時候才會起床,當老爹把這封信交給你的時候,

或許我還在台灣,也或許我人已經在前往歐洲的飛機上了吧。



  我會先到德國找我爸媽,接著再到義大利。記得我跟你說過的那間音樂

學院嗎?那個屬於我跟威智共同的夢想,我決定去實現它。



  過去的我一直都在逃避很多事情,就跟你一樣。不過現在的我已經決定

選擇面對了,你呢?



  我想你應該也看到那個戒指跟項鍊了吧,那應該算是我跟威智的訂情信

物,項鍊是我的,戒指是威智的,現在我將那個曾經屬於我們的幸福交到你

的手上囉。



  我相信你一定聽老爹說過「時機成熟論」吧,不過我想告訴你的是,有

些事情要及早以自已的力量去追尋,不要等到時間一久,無法挽回後才來後

悔。你比我幸福多了,至少你還有愛情可以追尋,不是嗎?



  當然,你的愛情是已經消失在過去,還是存在於未來,你到底追尋的是

什麼也只有你知道囉。



  嗯,不多說了,選擇面對過去的我,現在的心情很愉快喔。我彷彿已經

能聞到拿坡里海港的海風,還有扥斯卡尼艷陽的味道了。如果你來義大利找

我,我再帶你去看比薩斜塔吧,你們土木科的一定都對那很有興趣吧。



                          祝,一切順心。



                               櫻櫻



--





  「喔,內容寫得不少嘛。」老爹說。





  在我專注於信件上的文字同時,老爹也把頭靠近,在一旁看著。





  「偷看別人的信很沒禮貌欸。」我瞇著眼,看著老爹,連忙將信折起。





  「唷~」老爹很欠扁的唷了一聲,坐回椅子。





  我隨手拿起正方盒中的海豚戒指,問著老爹:「戒指該戴哪個手指比較



好啊?」





  「既然是訂情的戒指,應該是戴左手的無名指吧。」老爹漫不經心的說



:「聽說無名指好像有條血管直通心臟,然後右手是在擦屁股的,所以戴左



手,哈哈哈~」





  接著他就沉溺於自我愉悅的笑聲當中。





  我將戒指套上我左手的無名指,感覺鬆鬆的。接著又套了幾個手指,才



發現左手食指感覺最舒適。





  「戴左手食指有什麼涵義嗎?」我問。





  「挖鼻孔比較不方便吧。」老爹回道。





  「…………………」





  從那天起,我的左手食指上多了一隻海豚,也是從那天起,我的生活裡



又少了兩個女孩,一個是明君,一個是櫻櫻姊。





  也是從那天起,我的心中再度興起了一股莫名、沒來由的思念。





  在櫻櫻姊離開台灣後不久,暑假也隨之到來,緊接著我晉升為專四生,



算半個大學生。





  我們專四時,學校改變很多。多了一個巨型的多樓層停車場,原來的破



爛圖書館也移至新建的圖書科技大樓,那是一棟除了圖書館外,還兼具多間



上課教室及部分科系系館地點的多功能大樓,頂樓還設了一個很大的國際會



議廳,偶爾能讓我們舉行大型的KTV大賽或舉辦對外大型演講。





  此外,學校裡也多了很多大學部的學生,常常在都能在學校裡看到滿滿



的人潮在流竄著。





  不過我不得不說的是,高雄的夏天真的很熱,熱到我幾乎離不開有冷氣



的室內。只要一到外面全身的汗水就會猛冒,好像我是一個即將被融化的雪



人一般。





  暑假的某一天,室外一如往常的熱,正值中午的馬路上,瀝青路面被陽



光曬得冒出陣陣熱氣。





  我也一如往常,趴在咖啡屋的吧檯上一動也不動。





  「你也到外面晃一晃啊,找阿村他們去打籃球還是打個棒球。」老爹喝



了口咖啡,看著我說。





  「神經病,誰要跟我頂著一個大太陽打棒球啊!」我趴在桌上,瞪著眼



睛說。





  話才剛說完,背後的店門隨即被用力的打開,我不用回頭就能知道進門



的是什麼人,因為他們正誇張的大聲喊著:





  「天擎出來玩~~」





  我對背後比了個中指,接著轉身對阿村及隆乳兩個白痴說:「你們是小



學生啊?出來玩個屁!」





  不過他們那幼稚又低級的舉動倒是勾起我腦海裡的一個回憶,回憶裡的



我還是個小孩子,那時我總是在午睡過後跑到小詩家門前,喊著:「小詩出



來玩~~」





  「走啦!我們去吃海之冰啦!」阿村拉著短褲,對著我說。





  我轉身看向老爹,只見他對我點了點頭,我心想,這種天氣去吃個冰應



該不錯,於是我躍下吧檯前有點高度的椅子,跟老爹支會一聲後便跟著阿村



他們出門。





  海之冰,高雄人應該都很熟悉的一個名稱,特色是大到嚇人的巨無霸份



量的挫冰。我們幾個人浩浩蕩蕩的頂著大太陽騎機車到達海之冰後,只見偌



大的店裡滿滿的都是人,等了好一下子才好不容易等到了位置,一口氣就點



了個十倍大的水果冰。





  吃完夭壽大碗的冰之後,身上的熱意散去不少,甚至風吹來還覺得有些



涼。





  「我們去旗津吧。」吃完冰後,阿村提議。





  接著,我們驅車前往旗津,不過我們捨棄一旁的渡船場,繞了一大圈到



前鎮的過港隧道。





  「靠!幹什麼不坐船過海就好了!」坐在阿村後座的我怒罵著。





  「年輕人就是要衝啊,哈哈哈!」阿村無法遏止的邊騎車邊大笑。





  好一番折騰,我們終於到了旗津的秘密基地,「鮑魚洞」。





  那其實是一個通往不知名沙灘的涵洞,不過我們班都稱那叫「鮑魚洞」



,至於是誰取的名稱已經不可考了,或許是阿村吧。





  至於為什麼叫「鮑魚洞」呢?這個問題我自然也問過。





  「因為幾百年前這裡是鮑魚的盛產地。」阿村說。





  一聽就知道在唬爛。





  今天的旗津沙灘很熱鬧,一群群的人聚集在一起玩樂,似乎是在聯誼。



聯誼群裡的男生有幾個熟面孔,好像是系裡二技部的學長。





  我們幾個人坐在堤防上看著人群,看著海浪。





  海風很涼,一切都很平靜。





  平靜到讓我幾乎要忘了該死的炎熱。





  「你不可以親她!」一個女孩的喊叫聲。





  我順著喊叫聲的方向看去,是聯誼的那堆人群,原本騷動玩著遊戲的一



群人目前正靜止著,大家都圍著中間的兩女一男。





  「因為我喜歡你!」那個女孩又再次的喊叫。





  在女孩大叫後停頓了數秒,突然沙灘上響起巨大的掌聲,連一旁的阿村



跟隆乳也站起來歡呼大叫。





  「水喔!」阿村拍著手,吼叫著。





  歡呼過後,阿村一屁股坐下,很滿足似的表情看著那群聯誼的男女。





  「呵~沒想到能看到那麼精采的表白。」阿村說。





  我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那群人,剛剛喊叫的那個女孩已經被一個



系裡的學長拉到一旁。





  「蠻大膽的表白方式。」我說。





  「愛情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喜歡就衝!難不成要等到喜歡的人成了別



人的老公老婆才來後悔嗎?」阿村轉過頭來,對著我痴傻的笑著說:「怕就



是怕,連自已到底到底喜不喜歡都不確定。」





  對於阿村所說的話,我頗為驚訝,想不到他說得出如此精闢的愛情道理



,而且說著大道理的同時竟還笑的跟個白痴似的。





  「愛情是一個衝動,考慮太多就不好玩了。」阿村說。





  「順從你的渴望!」一旁的隆乳附和似的說了句飲料的廣告詞。





  我沒有回話,只是微微一笑,起身往堤防的最末端走去,坐在那裡看著



彷彿沒有邊際的大海,腦中則是反覆想著阿村所說的話。





  「怎樣的感覺才叫喜歡呢?」回到咖啡屋後,我問老爹。





  「你在乎她的感受嗎?」老爹思考一下問,接著我點頭。





  「你會無時無刻的突然想到她嗎?像是刷牙、大便、停紅綠燈、上課發



呆、吃飯、剔牙,等奇奇怪怪的時候。」老爹又問,我遲疑了一下,點頭。





  「嗯……」老爹皺著眉,接著點了支菸,吸了口後嘴裡吐出煙霧,說:



「那就是喜歡的感覺了。」





  「喜歡一個人其實很簡單,不需要想那麼多。」老爹又吸了口菸,接著



說:「你這小子有時候就是太龜毛了。」





  聽完老爹所說的話後,我趴倒在吧檯上,腦中想著阿村所說的話,還有



剛才老爹所說的話。





  我總覺得自已懂了,不過卻又好像在一個地方卡住一般,一個障礙讓我



無法確定我的感情。





  一股懊惱,我雙手握拳捶了下吧檯,接著將整張臉埋於手掌當中。





  「如果未來還有希望,就別讓過去給牽制住自已。」老爹說。





  突然的一句話,讓我為之驚訝,我抬起埋在掌中的臉,睜大眼睛看著老



爹。





  只見老爹不急不徐的吸一口手上的菸後,看著我緩緩的吐出煙霧:「死



去的人,就讓她永遠活在心中就夠了。」





  「想想我們三個還真是他媽的同病相憐,心愛的人都死了。」老爹將菸



頭熄滅,苦笑的說。





  他說的,應該是指他、櫻櫻姊跟我吧。





  此時的我,彷彿心中一個死結被打開了一般,我終於透徹了內心,了解



自已的想法。





  於是我再度踏上台北,面對曾經逃避的過去。一切回歸,回到起點。





  台北,我回來了。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