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小容拍了拍我的肩膀說。



  『走去哪?』



  「看你要去哪啊。」



  『我要去國小的同學會啊。』我很自然的說著,說完後才發現自已說了



不該說的話。



  「吼~我就知道!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啦。」小容拍著我的肩膀任性的



說。



  『那是我的同學會,妳跟去幹什麼啦!』我下車面對著小容,口氣有點



差的說。





  被我這麼一吼,小容雖然安靜了,但是卻癟著嘴,一附快哭出來的樣子









  很快,她的眼睛慢慢的變紅,眼框裡也似乎泛著淚光。看到她那可憐的



樣子,我的心又軟化了。





  『唉~』我輕嘆了一口氣後,坐回機車前座,並對身後的小容說:『真



受不了妳,坐好吧,要出發囉。』





  身後的小容在破悌為笑的「嘻」一聲後,緊緊的抱住我,一路上開心的



跟我聊天,一點都不像剛剛那個快哭出來的小容。





  她就是一個這樣的女孩,總是能輕易的變換自已的情緒,也總是能輕易



的變換我的情緒。





  說真的,這次的同學會集合地點還真是夠遠了,要不是有小容在跟我聊



天,我想我可能會騎到睡著,然後騎到西子灣,接著摔下海。





  到了約定的燒肉屋後,門口已經有幾個好久不見的老同學在聊天。我跟



小容的出現,當然引起了一陣騷動,只是他們是為了小容騷動,而不是為了



我。





  在我還在鎖車的時候,小容就被一堆女生圍起來八卦了。當我鎖完車後



,接著是一堆男生把我圍起來八卦。接著進到燒肉屋之後,則是一堆男生跟



女生一起把我們圍起來八卦。





  「你們交往多久啦?」超級八卦的小文問我。



  「小路這個臭小子平時對妳好不好啊?」宏賓問小容。





  面對老朋友們的一連串問題,我都沒有做直接的回應,只是低著頭淺淺



的一笑,是沉默的接受?還是沉默的否認?我也不知道。





  見我都沒有回應的小容,也安靜的坐在我身邊,淺淺的笑著。





  看著眼前老朋友們的反應,我想,他們都認為我跟小容是情侶吧。





  我跟小容是一對情侶嗎?其實我心裡希望是,只是我不敢隨意的表達出



我的想法,因為我害怕獲得。





        『如果從未獲得,就不必害怕失去。』





  曾經親眼目睹失去的痛苦,所以我害怕失去。要避免失去,我想,都不



要獲得是最好的辦法吧。





  曾經讓我親眼目睹失去的人,是老姐。





  她曾經失去了她的最愛,天人永隔的失去。





  老姐曾經有個很要好的男朋友。長相漂亮,身材又別緻的老姐,一年級



入學便是眾多學長追求的對象,而最後她選擇了阿真學長。





  總是一頭長髮的阿真學長,在教官面前是問題學生,在老師面前卻是重



點栽培的資優生。





  阿真學長的放蕩不羈、瀟灑、幽默,對當時還是一個國中生的我來說,



簡直是一個偶像的代表。





  也因此,我也跟著進學校的土木科,看能不能跟阿真學長一樣屌,一樣



帥。





  只是,後來發現進了土木科,我好像也沒變帥多少,計劃宣告失敗。





  當時的老姐其實不像現在,是一個能夠獨立自主的人,當時的她就跟小



容差不多,是個天真可愛,常依賴在別人身邊的小女生。





  我之所以崇拜阿真學長的原因,大概是他身上那股亦正亦邪的氣質吧。





  所以我學習著他,模仿著他,就像小男孩崇拜偶像一樣,差別在於,我



的偶像就存在於我的生活裡。





  每當我看到靠在阿真學長身邊,臉上充滿幸福的老姐,我總是認為,這



或許就是老姐這輩子最大的幸福吧。





  誰知道眼前的幸福,有一天竟會像泡沫般的消失。





  就在我專二的那一年的2月13號,老姐的幸福竟在一夜之間成空。





  那一天,阿真學長的朋友在PUB跟一群混混起了爭執,重朋友情義的



阿遊哥,很自然的為朋友挺身而出。





  雙方人馬後來在PUB外面打了起來,最後,阿真學長為了幫朋友擋刀



,重傷不治。





  噩耗傳來的時候,老姐正開心的包裝著隔天情人節的禮物。





  那一天晚上,老姐把自已關在房裡,一步都沒有踏出房間,直到第二天



才出來。





  我想,她應該是哭了一整晚,因為她的眼睛好紅又好腫。只是從那天起



,我沒再看過老姐落下任何一滴淚。





  那天起,老姐變了。她變得又獨立,又堅強,不再依賴任何人。





  因為,能讓她依賴的阿真學長,已經走了。





  那天起,我也變了,我變得更加的成熟、也更加的堅強。





  因為,我想變成能讓老姐依靠的人,至少,不能讓她為我擔心。





  那天起,老姐不再喜歡上任何人,我也不再崇拜上任何人。





  因為,在我們的心目中,阿真學長是沒有任何人能取代的。





  『阿真學長……』



  「什麼阿真學長啊?」身旁的小容小聲的問我。



  『嗯?沒什麼啦。』對於無意識說出的話,我沒有直接答覆小容。



  「哼!每次都隨便敷衍我。」再次淂不到解答的小容,又生起了悶氣。





  看到小容的樣子,我摸了摸她的頭,接著輕輕的牽起她的手。





  小容對於我突然的舉動,似乎有些驚訝,眼睛盯著我不放。而我只是輕



輕的給她一個微笑,便跟宏賓他們聊了起來。手,還是牽著小容的手。





  最後在大家的提議下,我們又轉戰到KTV,雖然我不是很喜歡唱歌,



但是因為不好意思掃興,我也只好跟著大家一起走。





  一方面也因為,小容一聽到要唱歌,似乎非常的興奮。





  我到今天才知道,小容唱歌真的好好聽,只見她拿著麥克風唱著王心凌



的「當你」,眼睛則直盯的我看。





  好像是唱給我聽一般,小容一邊看著我,一邊甜甜的唱著。





  --



  當你的眼睛瞇著笑 當你喝可樂當你吵

  我想對你好 你從來不知道 想你想你 也能成為嗜好

  當你說今天的煩惱 當你說夜深你睡不著

  我想對你說 卻害怕都說錯 好喜歡你 知不知道



  也許空虛讓我想得太多 也許該回到被窩

  夢裡會相遇 就毫不猶豫 大聲的說我要說

  當你的眼睛瞇著笑 當你喝可樂當你吵

  我想對你好 你從來不知道 想你想你 也能成為嗜好



  啦~ 啦~

  我想對你說 卻害怕都說錯 好喜歡你 知不知道

  啦~ 啦~



  --





  而我,竟然也無法自拔的看著小容,連我都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深怕一



個恍神,她就會消失一般。





  接著在KTV一定會出現的幾首必唱曲屋頂、勇氣、分手快樂…等歌曲



都出現後,突然響起了「我心動了」的前奏,接著小容遞給我一支麥克風,



自已也拿著一支,微笑的看的我。





  雖然我不是很喜歡唱歌,但是看到小容的微笑,我竟很自然的開口,接



在她後面唱。





  或許,我是想擁有跟她一起合唱的回憶吧。





  --



  我怎麼形容 妳給我的感受

  不只像朋友 比知己濃

  不會錯 不會錯 我心動了



  只有你的吻能解開 我 過往的憂愁



  我們都嚐過 愛情 給的挫折

  流過了淚 躲藏過

  直到心癒合 冷靜 等待結果

  誰能真懂我(只有你 懂得我) 讓我心動



  只有你的手能撫慰 我 多年的寂寞

  只有你的吻能解開 我 過往的憂愁

  只有你的手能撫慰 我 多年的寂寞

  只有你的吻能解開 我 過往的憂愁



  --





  在我們合唱完之後,全場不免又傳來了一陣喧鬧,小容靜靜的坐在我身



旁微笑,我則是繼續跟宏賓他們在「喇賽」。



  

  我的手,則是很自然的牽著小容的手。





  很快的,同學會在幾個同學說要先離開的情況下,宣告解散。在跟幾個



老同學交換了聯絡方式後,我載著小容離開。





  深夜的高雄很安靜,坐在後座的小容也很安靜,就這樣,我們很安靜的



在深夜的高雄街頭騎著,一句話都沒說。





  一直到了小容她的宿舍樓下,我們還是很安靜的看著對方,一句話都沒



說。





  不知道經過了多久,小容開口說:「你……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在我正思考著該說什麼時,突然吹來了一陣冷風,我恍然大悟的說:『



今天蠻冷的,睡覺記得保暖。』





  「不是這個啦!再給你一次機會。」小容臉上掛著好氣又好笑的表情看



著我。

  



  『唔……』我再度思考著是否忘了什麼該說的話,接著揮了揮手說:『



掰掰。』





  看到我的動作,小容忍不住笑了出來,接著罵了我一句「傻瓜」後,在



我的臉頰吻了一下。





  最後,她在我的耳邊輕輕的說了一句「我真的好喜歡你」,然後轉身上



樓,留下我一個人坐在機車上發楞。





  我一個人看著前方,手摸著剛剛小容親過的地方,想著小容最後說的話



,嘴角自然的上揚。





  如果問此刻的我,覺得幸福嗎?我想答案是肯定的。





  只是此刻的幸福,竟讓我想起了老姐跟阿真學長,想起她們曾經也是那



麼的幸福。





  也想起了,老姐在阿真學長墳前說過的一句話。





       『越是幸福的男女,老天就越容易眼紅。』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