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來了,然後走了。





  女神,來了,也走了。





  小天使,來了,不過是個男天使。





  我該哭嗎?是該哭,但是我哭不出來。





  記得之前在一個網路小說看到一句話:「不流淚並不代表不傷心,原來



一個人傷心到一定程度後,是流不出眼淚的。」





  忘了是哪一部小說了,好像叫什麼我不帥的樣子,算了,那不是重點啦









  每每聽到愛情來敲我的心門,而我做好一切準備,愉快的想去開門時,



愛情卻走了。





  難道愛情都是那麼急性子嗎?





  看著西子灣的海景,我還真是想跳下去,讓海水沖掉我一身的哀怨。





  不過我沒有,因為一方面海很深。另一方面,我還要在樂咖的葬禮上致



詞,所以我不能英年早逝。





  話說,傷心歸傷心,日子還是要過,考試還是要考。





  而且大二開始接觸到一些專業方面的科目了,自然不像大一那麼輕鬆了









  不過我還是不怕,因為我愛化學,而且王永慶是我的偶像,即使王永慶



他請了很多外勞,喜歡穿短褲慢跑。





  喜歡穿短褲慢跑,不行嗎?馬英九也常穿著一件短褲跑來跑去的啊。





  就在開學不久後的某一天,我在校門口遇到了胖學長跟我的直系學弟。





  遠遠就看著胖學長很熱情的搭著學弟的肩膀,臉上掛著彌勒佛的笑容,



很慈祥的一個笑容。





  「嘿,我正想找學弟去喝杯咖啡欸,一起去吧。」胖學長看到我後,熱



情的說著。





  喔,這一幕好熟悉啊。





  後來,我跟著胖學長以及學弟,到附近的咖啡店開小型家聚,因為胖學



長要請客。





  我們三個就喝著咖啡,聊著男人的話題。





  學弟雖然看起來很像個女孩子,不過對於日本愛情動作片女星的知識,



竟然不輸給樂咖那隻種馬,佩服佩服。





  「學弟,進來快一個禮拜了,有沒有發現喜歡的女孩子啊?」就在我跟



學弟聊最近來台灣的一個AV女優,聊到一半時,胖學長突然問學弟。





  喔,好熟悉的一個問題啊。





  「嗯?我覺得四年級的綺妮學姊不錯欸。」學弟羞紅的臉說著,臉紅紅



的學弟還真像Qoo,不,是像孫燕姿啦。





  學弟的回答也蠻熟悉的。





  「喔?是歐學姊啊?」我攪拌著眼前的咖啡,緩慢的說著。



  「嗯?綺妮學姊不是姓方嗎?怎麼學長你叫她歐學姊。」學弟問。



  「等到時機成熟了,你自然就會了解了。」我說。





  我終於知道,之前小舅跟胖學長為什麼都喜歡這樣回答我了,因為,好



爽。





  接著只見學弟露出了十分疑惑的表情,不發一語。我想,他應該是在想



著,當初我想著那個問題吧。





  一段時間的沉默後,我喝了一口咖啡,對學弟說:「學弟,歐學姊不適



合你,這是我的忠告。」





  「為什麼?當初我沒得選擇,現在我只想談戀愛,為什麼不給我個機會



?」學弟說。





  靠杯啊,這個學弟怎麼那麼多話。





  「好,去跟胖學長說,看他給不給你機會。」我說,要玩就來玩啊。



  「等到時機成熟了,你自然就會了解了。」胖學長還是一貫的回答,真



是浩呆。



  「那就是要我死囉?」學弟看來很迷無肩帶,不,是無間道。



  「對不起,我是學長。」我說,其實我真的很想叫他去死。





  就在學弟無奈的表情下,我們結束了這個小型的家聚。唉~希望學弟能



了解我的苦心啊。





  很快的,我們度過了慘烈的一次期中考。





  「靠!偶這次完蛋了啦,都不會寫。」考完有機化學後,阿村說。



  「我昨天兩點打給你,你不是說要讀書?」我疑惑的說。



  「啊就我昨天粗個泡麵,到三點想看書的時候,隔壁突然傳來咿咿啊啊



的聲音啊。」阿村說。



  「喔,那關你考差什麼事。」我問。



  「啊我就一直聽啊,後來發現牆壁上的插孔聽的最清楚,我就想說把插



孔拔掉能不能看到。」



  「喔,結果呢?」我好奇的問。



  「結果什麼都沒看到。」



  「然後你就這樣一直聽隔壁在咿咿啊啊?」



  「對,我就這樣貼著牆壁聽了40分鐘。」





  啊,靠!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有這麼白痴的人,而且竟然偏偏是我的



朋友,這是上天給我的考驗嗎?





  原本我還想問,那40分鐘之後阿村又幹了什麼,不過看整個人虛成那樣



,我想,一切就自由心證吧。





  就在期中考過後沒多久,我在停車場附近遇到了學弟,只見他開心的向



我跑了過來。





  「學長,我終於知道你們為什麼要叫學姊『歐』學姊了,原來她喜歡『



歐彼塞』啊!」學弟像是發現了新大陸般,開心的說著。





  喔,不錯嘛,學弟比我聰明多了,發現的比我早。





  我對學弟微微一笑,一方面高興看到學弟慢慢的成長,另一方面則是為



學弟即將面臨的傷心而擔憂。





  看著他,就像看到一年級時的我,靠!真是五味雜陳啊。

  



  不過,我也不方便直接點破學弟,畢竟小男生是要靠自已一步步成長為



男人的。就算是神奇寶貝也是慢慢進化的,不是嗎?





  就這樣,我看著學弟為了歐學姊開心,難過。這一切我都看在眼裡,卻



一點忙都幫不上。





  我總覺得,我很注意這個學弟,想照顧他。





  難道我是gay嗎?靠!當然不是!





  是因為在學弟身上,我看到了一個人的影子,那個人就是小可愛。





  沒想到,已經那麼多年了,我還是忘不了小可愛。





  不過,我一直壓抑著對於小可愛的感情,因為我怕我會移情到學弟身上



,然後變成一個gay。





  終於,時候到了。





  期末考的最後一天,我看到學弟一個人落寞的走在堤防邊,手上拿著一



團紙。





  我想,那團紙裡面應該包著「彼賽」吧。





  後來我找來了胖學長,我們買了一些啤酒,在校園內的堤防上喝起酒來



,因為學弟說想一醉解千愁。





  不過學弟還真是「一」醉解千愁,他才喝一瓶就醉了,然後開始胡言亂



語,然後倒在堤防上呼呼大睡。





  後來,我跟胖學長只好照著通訊錄上的地址,載學弟回家。





  喔,我發現,原來學弟就住在我讀的國中附近,說不定他國中就是我的



學弟了呢。





  到了他家後,我按了按他家的門鈴,過了一會兒,一陣腳步聲慢慢傳來









  在門打開後,由於胖學長檔在門前,所以我看不到來開門的是誰。





  「啊?我弟弟怎麼了?」聽聲音,是個年輕女性,似乎是學弟的姊姊。



  「抱歉,他喝了點酒,好像喝醉了,我們只好送他回家,能夠先讓我們



送他回房間嗎?」我在胖學長的後面,不好意思的說著。



  「喔,好的,麻煩你們了,他的房間是一樓那一間。」學弟的姊姊領著



胖學長,跟他指示著學弟的房間方向。





  我跟在他們後面,慢慢的走著,同時不好意思的說:「真的很不好意思



,我們不知道他不會喝酒,以後不會了。」





  「不會啦,還麻煩你們送他回來,你們是我弟弟的學長嗎?」學弟的姊



姊客氣的說著,並慢慢的轉過身來。





  啊,我傻了。





  因為眼前的人,好熟悉。





  我在國中每天都會看到她,而最後一次看到她,是在高中畢業典禮那一



天的麥當勞。





  原來,學弟的姊姊,就是小可愛。





  「我……妳……妳……」啊,我又口吃了。





  看到我,小可愛的表情起先有些疑惑,接著慢慢的綻開了笑容。





  「請問有事嗎?」小可愛甜甜的笑著,並說著一句我彷彿很熟悉的話。



  「我……我……妳……」而我,依然還是口吃,很熟悉的口吃。



  「嘻~我現在穿拖鞋,沒鞋帶喔。」小可愛說。





  啊,難道?





  「而且,我現在不賣大可喔。」小可愛俏皮的說著。





  啊,難道她還記得我嗎?而且她也還記得我以前丟臉的樣子欸,好羞喔









  此時的我,雖然覺得很丟臉,臉上熱熱的,但是我卻彷彿聽到了鐘聲,



是幸福的鐘在響嗎?





  我想是吧,因為啊,我的天使,回來了。





                            -End-














-----
創作者介紹

小嚕:迷路飛行。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