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怡跟機車助教看到我的時候,臉上也都滿是驚訝。我將目光轉

回前方看向教授,只見他得意的笑著,我又看了看早就擺放於辦公桌

前的三張椅子,心裡開始有個底。



  這個時候我實在很想對教授比中指,只是我的理智不允許我做出

如此不要命的行為。



  在欣怡她們就座之後,教授也拿了兩本相同的劇本給她們,此時

我開始感覺到一股不自在,心裡有股衝動想將手上的劇本丟下往門外

衝去。



  「這是我負責的英文話劇表演,妳們兩個飾演茱麗葉跟提伯特。

」教授不等兩個人回覆,以命令的口氣說著。



  這個時候我心裡生起了一股莫名的興奮,欣怡不用說一定是飾演

茱麗葉。至於機車助教的那個角色,是茱麗葉的堂哥,最後死在羅密

歐的劍下。



  「那羅密歐由誰來飾演?」機車助教問。



  「你自已不會看在場有哪些人嗎?」對於機車助教的問題,教授

頗為不屑,「難不成是我嗎?」



  於是,機車助教將他的目光轉向在場唯一有可能的我身上,我原

本想給他一個勝利的笑容當作反擊,只是表情過於僵硬,反而有點像

NONO的招牌陽光男孩笑容。



  「這個結果我不太能接受。」機車助教不滿的說。



  「那你大可劇本一丟走人啊!」教授的態度依然高傲。



  最後,機車助教還是留了下來,他的理由是,他要在排練現場監

督我,避免我對欣怡亂來。



  亂七八糟,都不知道是誰先在別人背後亂來!我在心裡怒罵著。



  「那麼,」輕鬆解決了一個難題後,教授對我們下達命令:「其

他的角色由你們去找,找你們認為適合的對象,至於要怎麼分配工作

就讓你們自已私底下去決定。」



  聽到教授說到「私底下」,我的心裡又是一楞,開始想像著三個

人在咖啡廳或麥當勞裡,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情況。



  「能不能你找啊?」我向教授提議。



  「你現在是在指使我做事嗎?」教授瞪了我一眼,冷然的說。



  「不敢……」



  後來,我們在辦公室外草草的分配了人物名單,我負責找人飾演

羅密歐的朋友跟家人,跟勞倫斯神父,欣怡她們則負責找其他的角色





  「別找些笨蛋來扯我們後腿啊!」離開前,機車助教不客氣的對

我說,我則是在他轉身後,回覆給他一個中指。



  後來,我找班上一些比較熟的朋友演羅密歐的豬朋狗友,又找了

長青演神父。長青知道後,突然從包包裡拿出袖珍版的聖經,有模有

樣的跟我傳道,天知道他把那種東西放在包包裡幹什麼。



  接下這個工作,我其實有些惶恐,我不是一個專業的演員,所以

不確定自已是否能夠在舞台上,跟欣怡自然的對戲,說出莎士比亞寫

的那些噁心巴拉的台詞。



  只是目前的我,並沒有太多的精力,可以用來煩惱這些還沒發生

的事。對我來說,當務之急是必須找到新的工作,以填補因為個人因

素造成的財務危機。於是在回孤單小築的路上,我走進巷口的便利商

店買了份報紙。



  回到孤單小築後,我坐在客廳,報紙攤開就開始沒頭沒腦的在一

格格的徵人廣告中找尋著。



  看了老半天,每個工作感覺都不錯,但是卻又似乎不對味。翻了

又翻之後,我開始興起放棄的念頭,心想乾脆兼職當個米蟲算了。



  「找工作啊?」



  不知何時,祈惟突然出現在我的背後,冷不防的問道。一直專注

於報紙上的我,被他這突然的舉動給嚇了一跳,楞了一下之後才點頭

回覆他的問題。



  「我這邊有個工作喔,你要不要去看看。」



  「什麼?」我驚訝的問道。



  「工作。」



  「廢話,是什麼工作啊?」



  「在我們學校附近,有一間唱片行在徵人。」



  對音樂還蠻有興趣的我,一聽到是唱片行的工作,立刻向祈惟問

道:「在什麼地方?」



  「那間唱片行在我們學校對面的巷子裡,是私人開的那種。」



  「唱片行的名稱咧?」



  「去你媽的。」



  「幹什麼罵人啊!」



  我循著祈惟說的位置,很快就找到那間唱片行,我站在門口,抬

頭看向掛在頭頂上的店招牌。



  「去你媽的」



  我看了看店門口,並沒有看到徵人的海報,心想著老闆是不是已

經找到人了,於是撥了通電話給祈惟。



  「店門沒有貼徵人啟事欸。」



  「沒那種東西啊。」祈惟理所當然的說著。



  「那你又知道他們在徵人了!你不會是在誆我吧?」



  「我如果誆你,今天晚上我就跟圓圓表白給你看!」語畢,祈惟

掛上電話。



  我心想著,他都下了如此重大的毒誓,應該是不會騙我才對,於

是我走進『去你媽的』。



  一進門,一陣讓人亢奮的重金屬馬上竄進我的耳朵。老闆站在櫃

檯裡,是個走龐克風的男人,頂著一個大光頭,在店裡還帶著墨鏡,

身上穿了件黑色無袖的T-Shirt,T-Shirt的正面有一個比我的頭還大

的中指。



  我看著眼前這個頗像摔角手的男人,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生怕一

說錯話會被他抓起來十字固定。



  我就這樣一直站在櫃檯前,不知該如何是好。老闆也酷勁十足,

只是看了我一眼,就開始忙他自已的事,好像我不存在一樣。我心想

著這樣不是辦法,於是鼓起勇氣說:「祈惟叫我來應徵。」



  聽完我的話後,老闆抬起頭面向我,由於帶著墨鏡,所以我不是

很清楚他是不是在看我,一會兒後,他問道:「你會殺人嗎?」



  「啊?」聽完他的問題,我無法置信的張大嘴巴,心裡懷疑著自

已是不是聽錯了。



  「Just a joke .」老闆咧嘴笑著,接著問:「好笑嗎?」



  我無言的看著老闆,心想著該不該跟他說不太好笑。



  「既然你是祈惟推薦來的,那我也相信他的眼光,我帶你到店裡

看看,順便跟你說一下平常要做哪些工作。」老闆走出櫃檯,領著我

在店裡逛,我這時才發現,T-Shirt的後面寫著斗大的『去你媽的』

,我心想著那會不會是制服。



  就這樣,我在祈惟的幫助下,輕鬆的找到一個唱片行的工作,待

遇比想像中好很多。離開前老闆遞給我一包東西,我攤開一看,是一

件跟老闆一模一樣的衣服。



  「那是我們的制服。」老闆微笑的說,似乎很滿意衣服的設計。



  回家的路上我開始懷疑著,那麼好的工作為什麼祈惟自已不做。

於是好奇心旺盛的我, 一回到家便往祈惟的房間跑去。



  「我找到工作了。」我先跟祈惟說這個好消息。



  「真的嗎?那個老闆人很幽默吧。」祈惟微笑的說。



  對於老闆的黑色幽默不予置評的我,當作沒聽到祈惟的話,對他

提出了我心中的疑惑:「待遇那麼好的工作你幹什麼不做?」



  面對我的問題,祈惟沒有直接回答,他只是在衣櫥裡翻弄著,接

著他拿出一件衣服攤開在我的面前,衣服的正面有一個比我的頭還大

的中指。



  「我最近才剛辭職。」祈惟咧嘴笑著。



  我無言的看著祈惟手上的那件唱片行制服,心裡滿是好奇,於是

我問:「那麼好的工作幹什麼辭職?」



  「說來話長啦。」



  「那你長話短說啊!」



  我的糾纏似乎起了作用,祈惟在想了一下後,說:「你想知道原

因?」



  我點了點頭,心想著莫非唱片行有什麼秘密。



  「好吧……」接著,祈惟輕輕的嘆了口氣。



  我專心的看著祈惟,等待著他說出那個讓他難以啟齒的秘密。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