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你在想什麼啊?」轉頭一看,原來是曉菁。



  『我哪有在想什麼,阿翔那個死人咧??』



  「他在停車啊,剛剛遠遠就看你一個人在發呆,想什麼那麼神秘啊?」



曉菁不放棄的繼續逼問。



  「真的沒什麼啦,阿翔來了,我們走吧。」好險阿翔及時來到,讓我有



機會逃脫曉菁的逼問。





  時間過的好快,佳佳離開台灣已經快一年了。這一年裡我不斷的想著她



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想著她的病是不是好了,甚至想過她是不是已經不在



這個世界上了,但是這個想法很快就被我趕出我的腦袋。這一年裡,除了佳



佳不在我的身邊外,其他的生活倒也沒什麼變化。我跟阿翔還是一樣的麻吉



,一起作弊、一起翹課,一樣的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如果真要說有些微的不



同,就是我們的生活圈裡多了一個曉菁吧,她雖然沒有答應阿翔的追求,但



是這幾個月來他們總是常常形影不離,我想是因為上一次的失戀帶給她的傷



害太大了,讓她不能輕易的接受一段新的戀情,看來阿翔需要多多加油了。





  我們今天看的電影是魔戒二部曲,在之前我就一直很期待這部片了,但



是不知道為什麼,一進到放映廳中,我整個人就忽然覺得好累,頭感覺昏昏



沉沉的,我想說利用前面的預告片閉上眼睛小憩一下。當我再度張開眼睛時



,我竟然出現在一間充滿了白色的房間,一片沒有生氣跟血色的白,好像是



醫院的病房。而我的前面有一張病床,病床前座著一個女生,當我想走近去



看清楚時,忽然一股力量把我往後拉。





  「阿傑!醒一醒啊!」



  『嗯??這裡是哪裡??』我滿臉疑問的問坐在身旁的曉菁。



  「這裡是電影院啊?你怎麼問這種問題啊?」曉菁的臉上掛著一個更大



的問號。



  『那剛剛………』我想起剛剛病房裡的場景。



  「剛剛?你在說什麼啊?剛剛你睡著啦。」



  「對啊,你竟然會在看電影的時候睡著,我看高雄要下雪了。」阿翔露



出招牌的痞子笑容損我。



  『囉唆!走吧,我可能是睡昏頭了。』我站起身伸了個大懶腰。





  離開電影院後,我們到熟悉的中世紀,再這將近一年中,這裡還是我們



熟悉的樣子,一點都沒變,只是這一年中,我的座位旁邊不再坐任何人。對



面的阿翔跟曉菁互相玩著對方的飲料,而我的心思又飛回了剛剛那個怪夢,



那個女的到底是誰?而病床上的又到底是誰?難道是佳佳出了什麼問題嗎?



一瞬間,我又陷入了心靈的黑色區域,開始往不好的方式胡思亂想。





  「你又一個人在那邊發什麼呆啊??」阿翔拿著一隻湯匙在我面前晃,



打斷了我的思緒。



  『沒什麼啦。』我無精打采的回答他。



  「阿傑今天怪怪的,從剛剛就這樣了。」曉菁的臉上充滿了擔心。



  「靠,他的大叔公來了吧。」阿翔又開始在喇賽了 。



  『操,最好我的大叔公來了啦!』



  「大叔公?阿傑的大叔公很兇嗎?為什麼他來了阿傑會無精打采啦。」



看來曉菁一點都不了解阿翔的白爛幽默。



  「啊哈哈哈哈,對啊,每次他大叔公一段時間來找他,他都不爽。」我



真的想一拳從阿翔那小子的臉上打下去。



  『妳別聽他在那邊死哭啦,這些東西妳不懂,聽一聽就算了。』





  之後就在曉菁充滿了疑問的情形下,我們各自解散,我想曉菁一定會繼



續逼問阿翔我家大叔公的事吧,算了,就當是給阿翔一個亂說話的懲罰吧。



回到家後,我還是覺得很累,好像三夜都沒睡趕完材料實驗報告一樣的累,



躺在床上不久,我又進入了夢鄉。





  在夢中,我又來到了那個白色的房間,只是,這次病床旁又多了兩個人



,我決定這次一定要看清楚床邊的人,以及病床上的人。正當我起步往前走



時,沒想到我卻離他們越來越遠,最後我開始用跑的,但是這只是加快我遠



離他們的速度,我一慌張,便想大叫結束這一切。





                  ※在電影院睡覺是很沒禮貌的唷※





                             -待續-
















-----

小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